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梦江湖之华山崛起 > 第1章 在华山的日子

第1章 在华山的日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天是九月一日,某不知名大学,准大一新生徐秋,正迷茫的站在学校门口,这是一所位于泉城的大学,垃圾程度,三流中的二流。
  
  一眼望去,寥寥几栋教学楼,肉眼可见的大学面积,让徐秋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进骗子大学了,不免心生哀叹,这是自己作的孽啊!一路顺着指示牌,走进新生报到处,这学校在某人看来属实没有什么特色,唯一印象深的就是到处可见一楼多高的大石头,不免纳闷,学校干嘛弄这么多大石头,不会是辟邪吧。
  
  新生报道完毕,徐秋找到自己的寝室,自己铺好床铺,后友好的泉城舍友互相问候一波,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一个大学面积跟自己高中学校面积差不多地儿,让这位向往大学美好生活的徐秋感到备受打击。
  
  啊,自己选的学校,跪着也要读下去!徐秋心里如此想。
  
  翻来覆去不知道干啥了,徐秋索性,揣着自己的身份证,找到一家网咖,登录56号机,一台靠窗的机子,开始了自己刺激的峡谷之旅,一路连跪之后,暮色渐沉。激斗正酣的徐秋,肯定是不在乎时间的流逝,正如高中时代那样,一点没有改变,坐在电脑前就挪不动屁股了。再来报道前,这个狠人已经连续通宵三天了,这也是徐秋高考失败的根源—网瘾少年。
  
  再一次失败后,电脑前的徐秋,愣愣的看着游戏显示屏失败的字样,不太好受的心情,更加难受了,此时已是深夜,打的累了,徐秋翻着手机准备歇会刷会有趣的视频放松一下自己糟糕的心情。
  
  刷着刷着,也许是自己点的快了的缘故,偶尔点到了打广告的app,也不在意,手机自己后台下,后面游戏玩完了,自己有空再慢慢删。
  
  休息完毕,徐秋活动了一下手腕,顺便再到吧台买了一瓶红牛,又准备通宵峡谷干架了。拿出了自己拿手的射手英雄,准备好好玩一下,认真起来的徐秋,还真不含糊,一路连胜mvp,一直干到了深夜,网吧机箱的风扇呼呼的吹,苦逼的徐秋在峡谷玩命的推,推倒了敌人的最后一座水晶,宣告这把游戏的胜利。
  
  认真玩射手是很累的,所以,徐秋这货打两三把就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活动活动手腕,下意识的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凌晨两点了,打开手机,徐秋准备慢慢的删一下先前刷视频无意点到下载的app,好家伙,玩了这么久,这垃圾软件后台竟然把内存都下的快满了!
  
  徐秋慢慢的删除这些没用的软件,突然一款app《一梦江湖》,引起了这货的注意,自小喜好武侠仙侠的他,突然手指一顿,鬼使神差的没有删除,点了打开游戏。
  
  游戏的背景音乐是一阵好听的武侠风,彻底迷住了徐秋,封面是一个江湖侠客,背对着,风吹过,置身于此的侠客有些许飘逸之感。
  
  游戏提示:随机点击任何一处可踏入江湖。
  
  徐秋是个着急的性子,一直戳戳戳屏幕,终于进入了游戏界面,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正气凛然的门派,华山派,再点击进入下一步,发现竟然有捏脸系统,对于直男晚期的徐秋,顶着初始脸,毫不犹豫的点了直接进入游戏,随机名:华无邪
  
  九月二日,早晨七点半,网管像往常一样,进行交接工作,清洁工也是向往常一样打扫卫生,谁都没有注意,56号机,靠窗的机子,没有人,只有喝的空空如也的红牛瓶子,毕竟上到半夜困到顶不住的人回去睡觉的人多的是,没有人会在意……
  
  徐秋头脑昏沉,像是做了一个很长梦,梦中解救了一对侠侣,名叫谷鸣轩和兰绮云,一路躲避追杀在一艘大帆船上,和一个凶神恶煞,白胡子似月弯的大汉打斗,最后不慎落水失去知觉,迷糊可见一位玉树临风的,手捏折扇的风雅男子背对着他,徐秋知道被折扇男子救了,哎,管他呢只是一个梦而已......
  
  揉了揉昏昏沉沉的头,徐秋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的不是一台台电脑机子,一点没有网咖沉闷的气息,映入眼帘的是漫天的风雪,此时心中唯有一种植物“草”,来表达自己震撼的心境。我天,我这不会是还在梦里吧?徐秋使劲掐了下自己大腿,嘶~!徐秋倒抽一口冷气,拉开马车门帘,徐秋看到了一脸和蔼,身着朴素的赶车伙头。
  
  “少侠,你醒啦。”
  
  徐秋不明觉厉,友好的“嗯”了一声,思维清晰起来,看了无数穿越小说的憨憨,明白这是终于落到自己头上了,自我安慰了一番也渐渐接受了自己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人的事实,思考片刻,便对着伙头说,“谢谢您的救命之恩。”,伙头笑了笑,
  
  “少侠看我这行头哪像救你的人?救你的是一位有钱,潇洒的公子哥儿!他们都叫他清涯公子!”
  
  徐秋明白了,迷糊之间被人所救并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存在的事实,但是还是向伙头称谢。
  
  “少侠您也醒了,我这老胳膊老腿儿也帮不了你太多,前面有个驿站您前去歇息,自谋生路吧。”伙头无奈的说道,徐秋看着伙头明白,每个人都不容易,不能老麻烦人家,既来之则安之,再次道谢,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就一个钱袋,些许避寒的衣衫,估计是那位救了他的清涯公子哥给他留的,走到了不远处的驿站歇脚,顺便整理一下自己混乱的思绪。
  
  首要目的是要清楚自己现在身处何地,在这冰天雪地中,不找个地方住迟早冻死在大街上。
  
  思索之际,“啊,嚏!冷死我了......”
  
  徐秋紧了紧身上的粗布衣,才感觉暖和了一点,不经意间瞥见驿站角落的流浪汉,心想,这位大哥穿的真少,不会冻坏吗?流浪汉似乎看见了徐秋,回瞥了一眼显得漫不经心,直男的徐秋见状,难得高情商了一回,友好询问道。
  
  “大哥,有缘千里来相会,可否一起共饮一杯?”
  
  流浪汉,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酒量并不是很好的徐秋,不免心头有点打鼓,看着坐在对面流浪汉,想着要想交好,便不能流露出自己不会喝酒底细。
  
  "烧酒来了,二位客官请坐。"
  
  驿站是个有了年纪的老板娘,侧目看了一眼流浪汉,眼中净是尊敬。
  
  “齐先生,又来喝酒啊?”
  
  称流浪汉为齐先生,想来这是他的姓了,徐秋如是想到,流浪汉倒是没所谓,淡淡点了点头,两人坐定,待得酒水上桌,齐先生便抓起酒坛猛灌一口,一口喝罢,他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少年,略带关切的问道,“小子,你身上有伤,来华山,做什么?”
  
  徐秋沉思,心头想着原来这是华山的地界,便回答“晚辈也不晓得,只是路上被一位公子哥儿所救,醒来已在华山了。想来也许是救命恩人觉得我与华山有缘吧!”
  
  说着徐秋也是闷头干了一碗直觉喉咙火辣辣的,还有点上头,忍住不适,恭敬回道。
  
  “想来,也许是有缘吧。”
  
  齐先生淡淡说道。推杯换盏之间,徐秋只知道流浪汉姓齐,老板娘姓朴,聊得热络之际也算是有了进一步认识,朴老板娘,在这驿站经营了数年,生活倒也过得去,齐先生据说是华山派的人,但是何至于此,却是不愿多说,倒是颓懒之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傲骨之气令徐秋感觉有点“大师在流浪”的意味。正此时,驿站来了些不速之客,这些人背着长方形的匣子,徐秋见了好生好奇。
  
  驿站并不是很宽敞,所以来者人数众多皆身衣穿道袍,背上可见明显的太极图案,突兀的填满了驿站的有限空间,显得略微有些拥挤,流浪汉瞥了一眼众人人。
  
  这一瞥却被一位面色不太和善的道袍人看见了,怒气冲冲的道,“华山的狗东西,你看什么?”
  
  齐先生道,“你管我看什么,怎么着,看条狗也要向你汇报汇报?”
  
  徐秋暗感不妙,借着七分胆气三分酒气,也没有退缩,义无反顾站在了齐先生身旁。只见背着长匣子,手势一出,背后匣子竟然有好几把飞剑,直奔流浪汉而来,流浪汉轻蔑的撇撇嘴,突然动了,徐秋都没看见怎么动的,只觉得驿站内空气都冷冽了几分,眼睛一花,几人已经趴在地上了。
  
  “师弟!二位为何出手伤人?”后进来的一位也是背着长匣之人,看起来是各位的师兄了,处事还是比较清醒,只是责问。
  
  “你们武当的人,好大的威风,敢到华山地界来撒野?”齐先生淡淡扫视众人威胁着说道
  
  “齐无悔,我知道你辈分高但是出手对付小辈,不太好吧?”武当带头弟子面色难看的说道。
  
  “呵呵,你家师弟才威风,在华山脚下,辱骂华山弟子,我只是略施惩戒,让他长长记性。”齐无悔蔑视着看着武当带头弟子。感受到了齐无悔不屑一顾的神色众武当弟子恨恨的看着齐无悔。
  
  “今日之事待我回去禀告师兄,定要再来华山讨个说法!哼!”带头之人自知这是华山地界,眼前这人身手不凡,强行打斗只能继续吃闷亏,只得放下狠话也不敢再惹事生非,带着受伤的师弟灰溜溜的走了。
  
  这场风波看似已经被齐先生摆平了,徐秋也是松了口气,不由得对齐先生大感好奇,对武侠痴迷的徐秋心头不免生出了心思,尊敬朝流浪汉拱手道,“齐先生,想必是华山高人,晚辈自想去华山拜会,可否引荐一二?”
  
  齐先生撇撇嘴,“华山,早已不是以前的华山,如此你可还要前去拜会?”
  
  徐秋当是前辈言语的试探,笃定的道“晚辈下定决心了!”
  
  齐先生眼中有了些许欣赏之意,为了徐秋的酒水缘分,思索片刻,像是有了决断,便对徐秋说道:“你小子骨肉单薄,在我华山哆哆嗦嗦得像只拔毛鹅,看不出来,还有点胆量义气。也罢,我传你一套功法,只是不可提我姓名,也不许来烦我。也不可与他人说见过我。”
  
  徐秋恭敬称是,说罢,齐先生眼神锐利,剑随人走,婉若游龙,剑气四溢,剑式一气呵成,一套剑法已传授完毕在徐秋还未反应过来,突然一手剑指直奔徐秋眉心徐秋还未反应顿时觉得脑海多了很多不曾明白的东西又有些熟悉想来这便是齐先生传授的功法了,待传授完毕,徐秋坐定,思考片刻,便不由自主的跟随齐先生演练起来,不多时,徐秋愈发熟练,待得收发自如想来还要些许时日但已经很熟络了,齐先生见此不由得得露出了欣赏的神色心里想着,倒也是个练剑的好苗子,也罢,为门派招募一个有天分的弟子,也算是我做出的的一点补偿吧。
  
  再一次温习过后,齐先生止住了徐秋的动作,说道“徐少侠,用好你手中的剑,不要做自己后悔的事,咋们缘尽于此,后会无期。”
  
  说罢,齐先生已不见踪影,徐秋拿着手中的剑,这是齐先生送的,心中暗暗想到,前辈真是高人,如今偶遇华山高人,应当是与华山结了缘,此去华山找个出路吧.....
  
  华山,常年被冰雪覆盖,一路走来,山间具是银装素裹,目尽之处净是风寒料峭,数日以来,徐秋在客栈住下,修习了齐先生传授的功法,再也不觉着华山之地那么寒冷得令人发颤了。
  
  徐秋思索着,“如今身上钱财所剩无几,再在驿站住下去怕是难以为继了,是时候前去华山派了。”
  
  一念至此,徐秋便不在犹豫,收拾好东西,退了房,便慢慢朝着华山派的山门走去,辗转之际已是快到了到了华山山门前,山门两边可见两人多高的石狮,威风十足,狮子旁可见华山弟子伫立风雪之中,巍然不动,不免让徐秋心生敬佩。上前想问话,了解到山门前弟子正在守门,不得离开此处,只得作罢。
  
  只得站在山门前,大喊,“久闻华山盛名,晚辈徐秋,前来拜会!”
  
  山门中传出一阵回音“何人在此喧哗,前来拜会,请入山门找顾晴霜师姐。”
  
  徐秋听罢不在高声呼喊,一路问着门人弟子,寻找顾晴霜师姐的地址,穿过演武广场,终于找到了顾晴霜师姐。看着她高冷杵在演武场后,身着华山派校服虽然包裹的很严实,面色清冷,站在那里就给人感觉是冰山一样。想来这就是传音中说的顾晴霜了,徐秋见此心里直突突,感觉华山的人都不太好接触啊。徐秋硬着头皮,朝着高冷女子走去,站定拱手做礼。
  
  “生面孔......?烦请自报家门”,女子淡淡问道。
  
  “失礼了,晚辈徐秋,今日刚到华山。”徐秋恭敬的回道。
  
  “所来为何事?”女子皱了皱眉问道。
  
  “晚辈心有侠义,无亲无故,前来华山,想拜入华山门庭!”徐秋恭敬答道。
  
  高冷女子,听闻眼神一亮。眉间少了些许冷淡之气,语气稍微温和了一点,“掌门出山去了,这几日不在门中。不过你既有此意,我有三问,想听听你的真实回答。”
  
  徐秋低了低头,直对师姐眼眸,仿佛看不见那丰满的胸脯,眼里满是清澈之意,答道“请问吧,我必如实作答。”
  
  “如果路遇寒士,当如何?”“解衣衣之。”
  
  “如果路遇不平,当如何?”“拔剑斩之。”
  
  “对待同门袍泽,当如何?”“同进同退。”
  
  三问三答问罢,顾晴霜很是满意,面带欣赏的说道:“不错,心有浩然正气。让我看看你的身手,你找那边的练武弟子,切磋交流一下试试,记到点到为止。”
  
  “多谢师姐!”徐秋欣喜的点了点头。
  
  徐秋左顾右看了看练剑弟子,决定挑一个和自己差不多身材的进行切磋。
  
  恭敬上前说道“弟子出入山门,烦请师兄指教。”
  
  切磋弟子名叫苗剑,苗剑看了看徐秋应声称好,两人摆开架势,徐秋运转齐先生所传剑式,一来二去,竟然跟苗剑打的有来有回,腾转挪移之际,徐秋眼疾手快,赢了苗剑半招,顾晴霜静静看着,陷入沉思,这小子的剑法,怎如此像齐师兄的招式?
  
  徐秋拱手称“师兄承让了。”
  
  苗剑却没答话。捂着下腹,强忍痛苦,拱了拱手,原来是受伤了。因为徐秋学艺不精,致使没收住剑式,误伤了苗剑师兄。苗剑掩饰的很好,切磋中并没有发现受伤了。
  
  “对不起师兄,在下学艺不精,误伤到你了。”
  
  徐秋面露惭愧。心想应当赶快止血,但是自己并没有止血药物,苗剑指了指自己的衣袋,徐秋会意,从衣袋拿出了止血药。
  
  “师兄忍住!”
  
  徐秋拿着苗剑自己的金疮药进行止血,待伤口包扎完毕。徐秋起身,对着顾晴霜师姐诚恳的说道
  
  “师姐,是在下的错,误伤了苗剑师兄。”
  
  顾师姐撇撇嘴,“华山弟子切磋,受伤是常有的事,这点伤算什么。赶紧扶着你师兄去医馆处理一下伤口。”徐秋称是。
  
  “医馆在鸣剑堂,西北坡那边。我还要操练弟子练功,有事再叫我。”
  
  顾师姐看着他们走远,在后面不放心的传声说道。说罢转身继续去监督弟子练功了。
  
  徐秋是个典型的路痴一路七拐八拐压根不知道去哪儿,最后还是苗剑师兄指点方向才慢慢找到医馆,一路上和苗剑师兄因为此事非但没有产生隔阂,还热络了很多,谈及受伤的事,徐秋还是很愧疚,苗剑见此,反而安慰起了徐秋。
  
  “师弟所索性修为不是很高,没啥大碍。我是看着师弟的剑法有些熟悉,精神恍惚才被伤的,”
  
  “师兄,这其中可有说法?”徐秋问道。
  
  “那还是多年前,我们华山大师兄七剑之一齐无悔与另外身为七剑之一的风无涯师兄为门派的出路不同而有所争斗。后面为了公平,决定比武论胜负,两人都是成名已久,修为高深,两人切磋剑气纵横,风云变色,无人敢近身劝解,最后两人使出搏命的手段,风无涯师兄及时收手,而齐无悔师兄没收住剑式,致使风无涯师兄重伤,恰逢前掌门出关,大怒,一气之下将齐师兄逐出了师门。”
  
  徐秋静静的听着搀着苗剑师兄,进了医馆。
  
  医馆内。
  
  两位华山弟子,正阻拦着一位坐着轮椅的人,不让其动弹,还伴有争吵
  
  “师兄你不能去,你现在身体这么差!”两位弟子如是说道。
  
  “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找齐师兄,山下驿馆有他的消息,我对不起他。这么多年了,他还在躲着我。我要跟他说清楚。”坐在轮椅上的男子面色激动的说道。
  
  想必这就是传闻中的风无涯师兄了。此时徐秋正扶着苗剑师兄,进入医馆,听到了医馆中的哄闹,想起齐先生说的话“不要和任何人说见过我”思量间,有了主意。徐秋恭敬上前说道
  
  "师兄,晚辈今日入门,从山下来,近日不曾听闻有齐师兄的消息。"
  
  男子面色痛苦质疑道:“不可能!有人见过他了,肯定是他不想见我!”但是随后也放弃了挣扎,手扶着轮椅被两位弟子推进了医馆,徐秋看着,满是同情之色。
  
  进入医馆,随医馆人员,再次为苗剑师兄仔细处理了伤口,看着医馆内,坐着轮椅的男子,徐秋有话说不出口,面露惭愧。
  
  医馆主人柳先生像是与风无涯熟识,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当年七剑,现今只剩你了,就不能消停点?”
  
  “呵呵,就算消停了,我也只是个废人啊。”风无涯自嘲说道。
  
  “你呀你,就是太过固执!”柳先生无奈的看着风无涯说道。
  
  两人交谈间。苗剑朝着徐秋使了使眼色,徐秋陪着苗剑,两人窃窃私语,“风师兄的犟脾气没几个人劝得住,你在哪儿杵着也没什么用。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华山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海了去了,看你一脸迷茫,有什么问的,可以来问我。”
  
  徐秋沉吟片刻小声道“华山七剑?不是听人说早已经没有华山七剑了吗?”
  
  “七剑是华山传承下来的一个称号,至风师兄,已经是第三代了,前两代期七剑,其一在明月山庄一役七去其六;其二在护山之役中全部战死;这一代七剑,以齐师兄为首,又发生同门相争的惨剧,故而门内戏言,华山七剑自带不详,不吉利!”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若是能行侠仗义,为战而死,更可谓死的其所!”徐秋感慨说道。
  
  “你这小子,这脾气对我华山胃口。”
  
  苗剑豪爽看着徐秋眼神略带欣赏之意。随后苗剑又看了看颓然的风师兄低声说道:“当年那件事,风师兄始终认为齐师兄是过失伤人,一直希望他能重回师门。”
  
  徐秋深以为然,“苗大哥也这么希望吗?”
  
  苗剑回忆道:“齐师兄之前一直悉心指导我们剑术,风师兄更是他从小带大,实在不能相信他故意伤人。”
  
  徐秋赞同道“我也相信齐师兄一定不是有意的,毕竟刀剑无眼。”
  
  苗剑说道“要是能知道齐师兄在哪儿就好了,我们不知道当日和风师兄交手情形,但是齐师兄愿意说,我们一定会相信的!”
  
  徐秋心里想,虽然和齐师兄见过,但是我答应不能跟别人提起此事,正跟此时,忽然门外有华山弟子前来禀报风师兄,“风师兄,山门前有人闹事,让我们交出齐无悔师兄。”坐着轮椅的风师兄,手上青筋暴起,
  
  “我要去山门看看情况!”语气充满焦急。
  
  徐秋自知此事前因后果,便跟随众人,前往山门前,但还未到山门前,已经能听见闹事之人的叫嚣了
  
  “齐无悔在哪儿?让他滚出来,刚刚在山下不是拽的很吗?”
  
  “贵派做事,强势了些,我派有些事想找贵派讨个公道!”
  
  “交出齐无悔!”“这,这事没完!”
  
  “堂堂华山,敢做不敢当吗?”
  
  徐秋听着越闹越凶,吵的越来越难听,不得不站出来拱手说道“各位息怒,我曾在山腰驿站见过齐师兄,当时和武当的兄弟们颇有误会!各位可否听我一言!”
  
  “呸,原来是你这条疯狗,齐无悔在哪儿,是不是夹着尾巴抛下你逃了?”身着道服,头戴竖冠神情刻薄的男子挑衅说道。
  
  徐秋还未来的及答话,“这就是武当的教养?风某都忍不住手痒痒了。”风师兄见不得华山弟子受辱,帮着开口说道。
  
  徐秋见此上前,护住风无涯,对着为首的武当道长,看着面善一点的,上前交涉道“山下其实是场误会。”
  
  道长愠怒道“误会?我师弟被齐无悔那厮打成内伤,也是误会吗?”
  
  徐秋缓缓道“如不是你师弟先开口辱没华山,齐师兄也不会动手。”
  
  道长沉思,说道“我师弟妄自尊大,为人莽撞,确实有他的不是,不如叫齐无悔出来,我们恩怨当面理清,如何?”
  
  徐秋明白,他们见不着齐师兄是不算就这么罢休的,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透露齐先生的踪迹,便狠狠道“要人没有,要命一条,爱打打,不打滚!”
  
  武当众人听此怒从心起,剑从匣出,飞剑迸出直奔徐秋而来,徐秋见势不秒,连忙后撤。顾晴霜看不下去,出剑阻拦,单手一挥,执剑挡住武当的御剑式,纵身跃入人群,三招五式便是让武当众人趴下了。
  
  “屁大点本事,敢在我华山来叫嚣?”顾晴霜不写的撇撇嘴继续说道,
  
  “打架,我奉陪,敢欺负本姑娘的师弟,你们还不行!”
  
  说罢,顾晴霜气势再起,身旁风雪都感觉有短暂的滞住了,吓得众武当弟子哆哆嗦嗦。
  
  “华山顾师姐,名副其实,今日讨教了,这笔账日后再算!”带头武当弟子,满脸愤懑的说道。
  
  “呵呵,知道你们武当有钱的很,再来,就把钱带多一点。”
  
  不知何时,谷潇潇也到了,手里把玩着印有武当印记的钱袋,玩味的说道,被誉为黄金剑的她,财迷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徐秋见武当众人已走,觉着此事应当是彻底告一段落了。
  
  突然,一阵琵琶声起,听者皆是头晕目眩,徐秋也不例外,周围突然出现了众多黑衣人把徐秋众人团团围住,风无涯看着手挥琵琶的女子,暗道不好,即刻传声道,
  
  “是万圣阁鬼琵琶的人,快捂住耳朵,”
  
  说罢,拿着随身的萧,萧音婉转,护住了众人心神。顾晴霜见机剑式一出,包围的黑衣人还没动作,便被华山众人置之死地地,从没杀过人徐秋,顿时吓得有点手抖,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好少年哪见过这个场面,这些人可真的是顷刻可结果性命的狠人啊,便一动也不敢动,幸好华山众弟子人多,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手挥琵琶的女子,音色撩人,娇滴滴的说道,“齐无悔,现在还不出手,你还有等到什么时候?”
  
  说罢,之见女人身后跳出来一个持剑男子,正是徐秋山下遇见的齐先生!徐秋顿时不能自已,华山众人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徐秋忘了害怕,便上前质问齐无悔,
  
  “齐师兄,你,为何和万圣阁的人沆瀣一气,你叛变了吗?”
  
  持剑男子,淡淡看着徐秋,眼中多了几分不耐烦,“让开,别挡老子的路!”
  
  说罢持剑向前,剑影交错,这位被称为七剑之首的大师兄,面对华山众人,对拼起来毫不吃力,还稳稳占据上风,再加上万圣阁众人,华山众弟子体力渐渐不支,被制服在地。鬼琵琶,拿着琵琶停止了波动弦音对着身边的下属说,
  
  “鬼乙上去给他们一点教训!”
  
  身旁的黑衣那子,蒙着面,露出一双眼睛,众人看着他步步逼近风无涯,想挣扎也是无可奈何,黑衣人突然一脚踢中风无涯的轮椅,被掀翻在地,黑衣人伸出一只脚狠狠的踩住了风无涯残废的腿,狠厉道
  
  “跟万圣阁作对,死瘸子,你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风无涯忍住痛苦,一声不吭,狠狠的看着黑衣人,
  
  “还看老子?”
  
  黑衣人更加用力了,众人拼命的想去救风无涯但是被敌人压制的死死的,齐无悔握了握手里的邪剑青筋暴起,眼中净是纠结,突然剑式一起,被制住的众人浑身一轻,被叫鬼乙的男子,被齐无悔一剑毙命,不过瞬息之间,齐无悔不但解救了华山众人,还一剑结果了鬼乙,剑术实在诡异莫测。鬼琵琶面露愠色,
  
  “齐无悔,你是要背叛万圣阁?”
  
  “老子不干了,散伙。”齐无悔淡淡说道,
  
  “呵呵你说不干就不干,你说散伙就散伙,当我万圣阁是什么地方?别忘了你手里拿着的可是万圣阁给你的邪剑吃的是我万圣阁的圣药!”
  
  鬼琵琶面具遮住了半张脸,一只眼透出猩红光芒,看着齐无悔恨恨的说道。
  
  “老子想干什么干什么,天王老子也管不着。”齐无悔大刺刺的回应道。
  
  “背叛万圣阁的人,迟早都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算算时间圣药发作也快了,不消多时你就会明白什么是痛苦!”
  
  鬼琵琶说罢,还未等到片刻,齐无悔真的痛苦的半跪在地上,脸上全是冷汗淋漓,像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已经失去战斗力了。见此鬼琵琶怨恨的看着风无涯,
  
  “哼,现在看谁保得住你,风无涯!”
  
  说罢,鬼琵琶波动弦音,一股肉眼可见的音波直冲风无涯,现在无人能动弹,除了徐秋在这冲突之中受伤最小,但是,是人都知道,这音波一般人挡不住的,徐秋对风无涯有愧,因为没有将齐无悔的消息及时告诉他。而且此时也只有徐秋能动了,没容徐秋多想,他义无反顾的挡在了风无涯身前,就在音波即将到来之际,将要择人而噬,千钧一发!众人皆知这个才入门不到一天的少侠凶多吉少了,突然一道剑气横空而来,击碎了这道音波,
  
  “在我华山门庭放肆,你们是闲自己命太长了吗?”
  
  一道清冷冷好听的声音从四方传来,人未至,声先至,华山众人面露喜色,是掌门师姐!鬼琵琶还想借机结果风无涯性命,一掌直奔风无涯而来,华清清一声冷哼,迎着鬼琵琶而去,两人互相对了一掌,气浪四起,明显鬼琵琶落了下风,受了内伤,两人互退数步,鬼琵琶看着掌门华清清,
  
  “哼,华清清,这笔账咋们日后再算!”鬼琵琶已知事不可为,主动带人撤走,只留下一地狼藉。
  
  次日,经过门内众人决定,徐秋的入门礼,设在了浩然台上。
  
  这是一个很大四方平台,足以容纳华山众人,徐秋看着华山掌门,身穿白色束袖上衣,下着深蓝长裙,裙摆处点缀洁白冰霜,长靴干练,身后披着羽饰披风,披风正面则有闪亮丝线点缀,潇潇洒洒。始一出场,徐秋这个憨憨完全被迷住了,心中就四个字:掌门姐姐真是又a又飒!
  
  华清清迷惑的看了徐秋一眼,看着徐秋呆呆的眼神,心里缓缓打出了一个?
  
  见掌门看着他,徐秋自觉上前拱手一拜
  
  “弟子,徐秋,拜见掌门!”
  
  掌门沉思间,顾晴霜,上前与掌门附耳轻言,听着眼神一亮,
  
  “几日未归山门,不想华山新秀之中,竟有如你一般高义薄云之辈。很不错。既然入我华山门派,今吾予你授剑成礼,便正式入门,你可想好了?”
  
  徐秋恭敬拱手道“晚辈心意已决,请掌门为我行授剑之礼!”
  
  掌门严肃道“今天起,你是我华山弟子,当严于律己,一刻不得懈怠。你的剑就是你的道。”
  
  “弟子谨遵掌门教诲!”徐秋恭敬回答道。
  
  华清清很满意新来的弟子,赐给了徐秋一把专属配剑,微笑着说,
  
  “去吧,以后的日子还长,先和你的师兄师姐们亲近亲近吧。”
  
  “徐秋谨遵掌门教诲”徐秋拱手回应道。
  
  随后向各位师兄师姐见礼,第一位是顾晴霜师姐,师姐回了一礼笑眯眯的说道,“师弟怎么瘦骨嶙峋,要不去龙渊担水跑圈吧。”
  
  “师姐教训的是,师弟一定会去的。”
  
  徐秋恭敬的说道,随后向在场的各位师兄师姐见礼,随后慢慢走到风无涯和齐无悔身边,见两位师兄正在交谈也没出声打扰,静静等在一旁。
  
  “师兄信邪剑招厄这一说吗?”风无涯说道。
  
  “屁——不信。”齐无悔不在乎的说道。
  
  “我也不信。不过我替师兄折了它。如有厄运,就让我和师兄各领一半吧。”风无涯主动说道,“随你。”齐无悔不置可否。
  
  见两位师兄交谈完毕,徐秋上前恭敬说道,“弟子徐秋,参见两位师兄。”风无涯点了点头,齐无悔有趣的看着徐秋,直直的盯着徐秋,说道,
  
  “小子!你现在还不是真正的华山弟子。至少得完成洗剑洗心,完成龙渊的磨练,才算真正的华山弟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