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梦江湖之华山崛起 > 第3章 下山

第3章 下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已是三月初春的时节,本应是万物复苏,百花待放但是在华山丝毫没有春的影子,对华山弟子来说,华山的地界只有日夜和寒冬,没有春夏秋。
  
  徐秋,正在浩然台练剑,周围空无一人,专心致志心无旁骛,一招一式徐秋都做到了精准而又优雅,似起舞的谪仙,身影晃动,剑影缭绕,飘飘欲落的的风雪始终落不到台上,随着徐秋的剑势凝集,蜿蜒如龙,这是徐秋最喜欢玩的把式,感觉这样看起来很帅。挥舞而动,徐秋舞着雪龙,向着远空而去,远看就像一条巨大的白龙腾空而起,确实很帅。
  
  徐秋收式而立,凝望着华山更高处的雪山,那里似乎有一座若隐若现的楼阁,位于誓剑石的上方,徐秋心血来潮想上去看看,想罢,提气御剑而行,飞的越高越是要经受更冷厉的风雪,风刮着脸很是刺痛,不多时待得徐秋将力竭时终于登上了这座阁楼,木门关着,经过风雪常年摧残竟然还是丝毫不损,但这座阁楼阁想来已是罕有人知了。徐秋站定,看着阁楼旁有一座石碑,此石碑竟然讲述的是兰陵老人早年醉书绝壁的事迹,原来誓剑石,竟然是开宗之人的杰作,徐秋心里感叹真是“牛皮。666”
  
  徐秋如是想。石碑之下也有后来人的足迹,更是写下了“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绝妙诗句,令得徐秋读完豪气顿生,从这楼阁望去,整个华山尽在眼底,心里不由得想道了那句千古名句: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如此,徐秋也是凝气运剑,在这石碑之下用剑气刻下了这两句传世名句,想着不枉我来此一趟。
  
  此时,华清清,手里正捏着一封书信:
  
  清清小妹,见字如晤,不知近来可否安好,自将徐秋托付于华山两年有余,不知可否给你们添了麻烦,上次门派会武,吾远远可见,徐少侠进步颇为明显,令人欣慰。如今金陵似有乱象频生,在下力所不能及,请求派遣门下弟子协助于我,前往调查。待得办事完,在下在登门拜谢......
  
  华清清一手捏着信件,面露深思,心想,这小子也是时候下山了,不经历红尘磨练那算得了真正的华山弟子。就是不知道,凭着他这样的性格又会有什么样的际遇,罢了罢了,该教的已经教的差不多了。想毕,华清清招招手,唤来一个执剑堂弟子,示意前去找徐秋,说有事相商。
  
  徐秋此时正看着华山的大好风景,抒发自己有限的知识底蕴来表达的豪情壮志呢,次日徐秋受到了执剑堂的传唤,知道是掌门姐姐要见他,连忙就赶去了。
  
  站在执剑堂门外,徐秋敲门而进,迎堂看见正站在穿前的掌门姐姐,还是那身束袖长衫,显得平平无奇,但是徐秋总觉的掌门姐姐很好看,侧脸简直秒杀他的内心所有对于御姐幻想但也只是单纯的欣赏。
  
  徐秋上前恭敬的说道,“掌门姐姐,可是需要我做什么吗?”
  
  “没什么,通知你可以下山了。”说着华清清素手一挥,一块玉制的玉佩扔给了徐秋。
  
  “这是传音佩,在江湖历练的华山弟子,执此玉佩可以向门派发出信息,还可以查看同门师兄弟的门派消息,到了江湖可不是一个人的世界了,你可要好好听听门派师兄们意见,”
  
  华清清说的很详细,像是嘱咐将要出门孩子。徐秋翻了翻玉佩,发现注入真气,就出现了很多讯息,好家伙,很像聊天群啊?但是信息都是用意念读取的很是方便。徐秋好奇的发了一个门派讯息
  
  “萌新报道!”
  
  发现短时间不能再发了,应该是有冷却说的时间的,倒也是不长几分钟而已。徐秋很喜欢这个东西,向掌门姐姐称谢,华清清淡淡点点头,不在意的问道“你可否认识,清涯公子?”
  
  “清涯公子,我知道啊,我的命就是他救的呢。”徐秋点点头回答。
  
  “嗯,你此翻下山,应当还是会和清涯公子有些交集,多多向他学习为人处事,这样你才能少吃亏。”华清清嘱咐道。
  
  “哦,好的掌门姐姐。”徐秋回答道。
  
  “好了,没什么事,收拾好东西准备下山吧。”华清清罢了罢手。不想继续在谈下去,双眼有神的望着窗外的风雪。徐秋缓缓告退。
  
  待得收拾好必备的衣物,徐秋一一向熟悉的好友告别,谷潇潇给了他一叠银票,嘱咐他别被骗了要好好活着,顺便拐几个云梦妹子来华山,苗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珍重。徐秋还是很舍不得的,但是还是下定了决心出了山门,身后则是好友注目,就连掌门姐姐都远远的看着他走出山门,目送了他一程。徐秋,身着纯白的长衫,衣服画有好看的云纹,面对的风寒料峭的雪山,身后是温暖的同门伙伴,身形坚定,但也并不孤单。因为金陵路远,坐马车不太现实,索性华山门下还有传送站点,只需要叫上交一定的费用即可,不消半日便可到达金陵。
  
  徐秋填好自己的身份信息,上交了些许银两,坐处在传送阵中,一阵晕眩过后已经是到了金陵近郊,此时野菊西风满路香,雨花台上集壶觞。徐秋迈着悠闲步调缓慢的向城门口走去,城门口有两位长枪侍卫,正在对过往人群进行常规的盘查,行至城门口,徐秋看着眼神不善的头头,打开了自己的包裹,要是聪明一点的可能会象征性的给点“红包,算是交个朋友。”但是徐秋没有,接受完盘查,侍卫头头,还是友好的提醒了一句“近来金陵可不太平,城内多有盗窃的美玉的盗贼,请少侠,保管好自己的财物!”声音清冷显得很官方,徐秋称是。迈步入了金陵。
  
  入了金陵城,徐秋算是对紧邻繁华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入眼净是亭台高楼,来往行人衣着都是非富则贵。站立大街之上,人声鼎沸。跟徐秋常居的华山,冷冷清清显得截然不同。心想,不妨施展轻功,从高处看看这六朝古都十里秦淮。想毕,纵身一跃,跃上了高高的楼阁,徐秋放眼望去,竟然都看不到尽头,远处可见高塔怂入云端,天空可见巨大的红色风筝飘摇。徐秋心里感叹,啊,都是金钱味道。徐秋不知道,在这个令人迷醉的古都,有纸醉金迷,也有肮脏丑恶。
  
  正感慨着,突然见大街一辆马车翻车了。出现了几个黑衣人,正准备杀人越货,为首的男子一身黑衣,带着兽角面具,手里拿着一块琳琅美玉,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几个呼吸便不见了踪影。徐秋心想,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人杀人越货,还有王法吗!眼看压车的镖师都要支持不住了,隔空大喊“来人啦来人啦,有人当街杀人啦!快来人!”结果喊了半天,没有一个人赶去帮忙,笑话,杀人越货的都是狠人,谁会出触这个眉头。徐秋心想,这些人实力也还一般,还是自己出手吧,纵身一跃而下,三招五式便击退了黑衣人,眼看黑衣人还不罢休,徐秋欺身而上,正要结果黑衣人的性命,此时面具男子冷冷说道
  
  “住手!你要是再动一下,我就杀了这个小美人儿。”
  
  徐秋回身,便看见面具男子一手正搂着一妙龄女子,一手持刀抵住了她的喉咙,已经渗血了。见此,徐秋缓缓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黑衣人见此,缓慢的退去,站在了面具男子身后。
  
  “哼。我们走!”
  
  面具男子见手下安然无恙,一掌拍在女子身上,撤身而退。徐秋连忙接住受伤女子,温柔的卸去了力道“这位姑娘,你,没事吧。”徐秋关切的说道。
  
  “少侠,我,我没事。他们是谁什么人好可怕!”女子惊魂未定的说道。
  
  “这,我也不知道,姑娘可是那里受了伤?”徐秋继续关心的说道。
  
  “我,并无大碍,感谢少侠救命之恩。”女子平定了心情,作了一礼。
  
  见女子无事,徐秋连忙查看了马车队伍的人,镖师连忙致谢“多谢少侠,出手相助。”徐秋罢罢手说,不妨事。
  
  “哎,这些贼人胆子真大,光天化日之下都敢越货杀人!”镖车头头恨恨的说道。
  
  “师傅们,可是丢了重要物品?”徐秋问道。
  
  “丢了价值连城的琳琅玉轩盆栽,这件物品干系重大,这趟镖算是栽了,哎。”镖头看了肯死伤的兄弟,面色痛苦。
  
  "程镖头,不要着急,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可以慢慢追回。既然我已经出手了,在下会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的。”徐秋安慰着道。
  
  说罢,回头望了望,咦,刚才救的女子不见了?是不是自己走了,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徐秋也管不了了。眼前最重要的事帮忙追回遗失的宝物。
  
  徐秋沉思,那个玉盆栽挺大的,贼人带着肯定还未走远,城门口的侍卫头头也提到过这个东西,不妨前去打听打听。想罢,徐秋神色急切赶忙前去城门口,上前知道侍卫头头拱手说道
  
  “捕头大哥,可否见着一伙贼人。”
  
  侍卫头头迷惑的说道“不曾见过。少侠神色匆忙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徐秋一五一十告诉了刚才所发生之事。
  
  “竟有此事?带我禀告城中刀捕头,他是城中最会查案之人想来会有些许眉目。”侍卫头头理解的说道。
  
  徐秋拱手告辞,想着自己应该也得做些什么,寻着血迹一路追查,之道了城西的小树林,竟然意外发现了一个杀手的尸体伤口不像是被杀反倒像是自杀而死煞是奇怪。往深处走去,发现尸体越来越多,树下还站立着一人,身着蓝色镶金边长衫,内村白衣头戴镶玉头带,银色竖冠。还未来的及询问,捕头已经赶到了,正团团围住了这男子顺带着徐秋也是,为首捕头见着四散的尸体,陡然一惊,一抽朴刀,
  
  “抓住他们,他们是凶手!”
  
  众捕头眼神凶悍,正狠狠的看着这两人。
  
  “哼,你才是凶手呢?想冤枉小爷我,没门儿!”紫色长袍男子忿忿不平的说道。
  
  “再说了,我只是路过,眼见这一行人走路踉踉跄跄,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想看看他们做什么,我才跟过来。”
  
  紫衣男子絮絮不停的继续说道“哪知道,他们像疯了一样的拿刀疯狂的自己砍自己,我曹,我活了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狠的人!还以为他们在做戏呢,走近了一看早就死透了。正看着呢,你们就到了,还未查看尸体,就说我是凶手未免太草率了点吧?捕头大人。”
  
  “而且,我要是能杀了他们还能被你围住?别搞笑了大人,凭空污蔑可要不得。”
  
  “全坡招,任你巧舌如簧。但是如今只有你一人凶案现场,就凭这一点,我便能捉拿你回府衙审问!”带头捕头烦躁的说道。
  
  “那个,两位大哥,可否听我一言。”徐秋此时也看不下去了,出声说道。
  
  “应天府办案,闲杂人等一律退避。”捕头冷冷的说道。
  
  “那个谁,你别打岔,应天府怎么了,应天府办事就可以不讲规矩了?我今天非得和你掰扯掰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一定要把这个事说个明白,我全破招怂过吗!”破招继续絮叨着。
  
  “二位,听在下一言,在下是为了追查琳琅轩玉盆景而来,既然二位互不相让,不如再调查一下尸体,看看是不是如破招小哥说的情况,在做决定吧。”徐秋好心的说道。
  
  带头捕头,神色迟疑不定。
  
  “哼,查就查,谁怕谁。”破绽满不在乎的说道。
  
  “说话可能撒谎,但是尸体上的证据不会说谎的。”
  
  徐秋一边说着一边检查尸体,发现尸体果真如破招所说皆是自杀但是表情可怖,像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但是尸体怎么会有这么多虫子?徐秋心里很是疑惑。
  
  “怎么说?”破招问徐秋。
  
  “这些贼人果然是自杀而死,但是很奇怪,他们伤口爬出了许多的虫子。”徐秋如实回答。
  
  “那么少侠要找的盆景呢?”捕头打断说道。
  
  “这倒是没见踪影。”徐秋回答道。
  
  “果然,我们赶到时就破绽一个活人,说不定盆景就在破招身上,只要搜他一搜便有结果了!”捕头冷笑着说道。
  
  “我都说了贼人不是我,你这捕头好生不讲道理,怎么硬要往我身上泼脏水?应天府就是这么办事的吗?玉盆栽失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刀捕头迟迟找不到线索,不会是你应天府故意包庇吧,呵呵。”破绽嘟嘟的像机关枪一样,只怼带头捕头。
  
  “住口,说不得你和那贼人是一伙的,一人销赃,你来善后,不过是被我门撞见了欲盖弥彰,再者,你一个无家可归之人,并无稳定收入来源,日子还能过得如此潇洒,你来路不正!”刀捕头青筋暴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