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梦江湖之华山崛起 > 第5章 华山弟子的现代标准人工呼吸

第5章 华山弟子的现代标准人工呼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应天府倒也并不都是无能之辈,早已察觉此事蹊跷。徐秋,同破招做好了供词,经众百姓求情才为其免了擅闯地牢的处罚。徐秋看着金陵的天空,不由得长长吐了一口气,不善心机得他,险些被遭了计谋。心中暗暗想着,原来最难得不是修炼,而是人性得磨练。
  
  徐秋,破招,白水芝三人,各自有事即将分别。
  
  “幸好逃了出来,这金陵地牢当真是恐怖。”破招心有余悸的说道。
  
  “嗯”徐秋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徐少侠,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水芝朝着徐秋委身行礼。徐秋见状赶忙扶起,嘴里说着”白姑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华山弟子职责所在,请不必这么客气。“
  
  “那,那,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小女子唯有......”
  
  “哎,破招,你过来我有点事跟你说。”
  
  徐秋见着水芝如此说,看过无数英雄救美的桥段,那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语,突兀打断了白水芝的下文,拉着破招在一旁。
  
  “说什么话嘛,还得非在一边说。哎呀。白姑娘多好的姑娘呀。“
  
  "
  
  ”哎!别动手啊,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徐秋忍不了破招这货碎碎念了,稍微动一动手,才规矩了点,见破招不开玩笑了心中始终对刀镇恶这事有些意难平。着问道,“你对于刀镇恶这件事怎么看?”
  
  “唉,刀镇恶也是个可怜人,起初我认为他是拿我邀功,倒是忿忿不平。可是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破招无奈的说道。
  
  “终究是走错了路。”徐秋皱眉,神色有些纠结。
  
  “走错了又如何,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也许他不是个好捕头,但是一位好父亲,至少这一切他并未怀有私心,只是为了孩子。”破招总结的说道。
  
  “一切都源于吞金虫,这个关键的东西,倒是害人不浅,我在捕头的案桌找到了一些信件。”想来此事也有人有另外的谋划,看起来并不简单。“徐秋沉思着说道。
  
  “一切都告一段落了,幸好,吞金虫没有流落在外。不然可就麻烦了。”破招缓缓说道。
  
  “还有一件事,咱们第一次相遇时候,那些黑衣人为何自杀,如果是刀镇恶操纵的,他又何必多次一举,而且案子完结,咱们对于剩下的琅轩玉还是没有线索。”徐秋商量着说道。
  
  “哎,管那么干嘛,小爷我还没享受好人生的大好年华呢,都过去了,我要去找方莹姑娘畅谈心事了,再会再会。”破招拱手说道。
  
  徐秋虽然心有不甘,也知道,强行再拉着别人不太好,随即各自离去。而此时白水芝也不见了踪影。或许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怀疑过,一个叫白水芝的女子......
  
  回到租住的客栈,徐秋见自己的房间窗户打开了,徐秋感到奇怪,难道是大风吹开了?疑惑着关了们穿,回首一看桌上,竟然有一封信。徐秋拆开来看:
  
  徐秋亲启:
  
  金陵事吾已知悉,但琅轩玉一事并未完结,请少侠前往江南一叙。
  
  ——清涯
  
  徐秋读完书信,在房间里有节奏的踱步,像是在纠结什么,清涯公子倒是料事如神,好像一切尽在他掌握,也罢,去江南看看吧,也许清涯公子能解答我内心的疑惑。想罢,徐秋收拾好了行李,退了些许房钱。
  
  江南距离金陵并不算远,出了金陵城乘作小船,游行数十里便可到江南了,徐秋站在船头,一手持剑,腰间挂着玉箫,一席青衫白衣,看起来好不潇洒。船家在后卖力的划着船,平静的水面,被小船画出来了一道道好看的波纹,也许是将要下雨的缘故,水中的鱼儿不时的跳出水面,有的还围着小船,咕噜噜的吐着泡泡。
  
  半日后徐秋便到了目的地,江南的烟水渔村。
  
  船还未靠岸,江南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徐秋倒是颇喜欢这种微凉的感觉,一跃上岸,伸了个懒腰,看着渡口一帆帆好乌篷船整齐的靠在岸边,心想江南不愧为为鱼米之乡,处处可见打渔的人家。正想到处逛逛,徐秋迈着轻松地步子向乌篷船走去,想去看看他们如何打渔。很是好奇,是否如自己想象的一样,一撒网下去,提上来全是蹦跶的鱼儿。
  
  “哎!外乡人,这是漕帮的地头,最近这里不是很太平,你小心着点。”一蓑衣客好心的叫住了徐秋,只见他戴着斗篷披着蓑衣,徐秋看的不是很清楚,只看得下半边脸上胡茬子。
  
  “哦哦,多谢提醒,请问船家尊姓?”徐秋礼貌的回道
  
  “从小没了爹娘,没有名字,村里人都叫我“莫问”,你要是不觉得别扭,也就这么叫吧。”蓑衣客无所谓说道。
  
  “唉,在下晓得了。敢问这地方不太平,是何缘故?”徐秋拱手问道。
  
  “也没啥,这是黄林舵金刀刹的底盘,最近他们帮里乱的很,我是怕你不小心触了他们的霉头,热火上身。”蓑衣客说道,
  
  “金刀刹?黄林舵....。”徐秋陷入了回忆,好像被清涯公子所救之前,模糊只间还和黄林舵有些关系、
  
  “金刀刹,黄林舵,云永望,玄沙舵。嗯,我好像是他们有些交集。”徐秋不确定的说道。"那你可更不能到处走了,前面就是漕帮的人,蓑衣男子指了指远处的一行人。
  
  徐秋循着蓑衣客手指的方向,发现那些人正团团站在一起,徐秋仔细看了看,这些人围着的竟然是一些手无寸铁的渔民,像是再干什么不好的事情,见此,徐秋缓步靠近......
  
  “妈的,征用你的船是看的起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漕帮汉子很不耐烦的说道,眼神凶戾。
  
  “你们不能这样,这是我们吃饭的家当啊,你们要是征用了,我们可怎么活啊!”
  
  “以前云帮主在世的时候,可待你们不薄,也从未做出这种事情,才加入黄林舵几天,你们怎么如此行事!”身穿补丁的老头佝偻着身子,委屈的说道。
  
  “我可去你x的,还敢拿死去的人跟我说教!”那个凶戾的漕帮汉子一脚将老汉踹倒在地。
  
  “给你脸你不要,那就去死!”漕帮汉子显然还不罢休,还准备动手教训老头。
  
  “爹爹,你们不要伤害我爹爹,”一个妙龄少女挡在了老头身前,大声叫道。漕帮汉子见了眼神一亮,看着少女含苞待放的身段,露出了淫邪的神色,坏笑着看着少女。
  
  “放过你爹爹倒是可以,不过你得跟我回去,当个压寨丫鬟!”汉子色迷迷的说道。说完一只粗大的手伸向了少女。少女瑟瑟发抖,眼神充满恐惧。
  
  “哼,畜生不如。”徐秋看不下去了,气愤欲要出手。
  
  突然,少女面前闪身出现了一名神秘女子,头戴斗篷,背后背着双剑,身着淡蓝上衣脚蹬黑色长靴显得很是干练。神秘女子突兀的出现打断了漕帮汉子的动作。
  
  “你,你是什么人?阻拦我漕帮做事?”漕帮汉子眼神微眯,看着这个戴着斗篷的神秘女子,神色不善的说道。
  
  “哼,光天化日,强抢民女,好一个漕帮,好一个黄林舵。”女子冷冷的看着漕帮众人,怡然不惧。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兄弟们给我上!”漕帮汉子眼神闪动,退至众人身后,大声呼喝道。
  
  “嘿~哈~”
  
  神秘女子,身手倒是了得,五六个漕帮大汉硬是没拿下她,但也没有占到多大便宜。徐秋心中思量,若是漕帮的人结成战阵,估计这姑娘是凶多吉少了。徐秋握了握手中的剑,神色有些飘忽,关注着漕帮众人的举动。
  
  “蠢东西,带点脑子,这么久还没拿下一个娘们儿!丢人不丢人!”躲在后面的汉子发话了,漕帮众人听言,不在纠缠,欲结战阵,试探了这么久,准备动真格的了。
  
  徐秋见此不在犹豫,闪身而进,打断了漕帮众人的计划。神秘女子见此,眼神一亮,边抵抗着边向徐秋靠去。待得徐秋解决了一部分漕帮帮众过后,两人已经是背靠背,汇合在一起了。
  
  “多谢少侠出手相帮。”神秘女子持剑击退一名漕帮帮众,传声说道。
  
  “姑娘不必客气,当心,这些人不会轻易罢休的。”徐秋倒也不是嗜杀之人,只是击退这些人。漕帮众人,见两人未下死手,也没有逼迫的太紧,只是围而不攻。
  
  “一群废物,让你们征用一些船只,这么久还没搞定?”一穿着暴露的女子,缓步从漕帮众人身后走了过来,面带愠怒之色。漕帮众人,不敢抬头,好像面前站着的是洪水猛兽。
  
  徐秋循着声音望去,正好看见这个女子,女子一双暴露的大长腿,身上好像只是绑着一些简单的布条,**魅惑至极。浑身还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压迫之势。
  
  “主母,不是我们办事不力,是这两个点子确实扎手。”躲在众人身后发号施令的漕帮汉子看也不敢看这个女子,头低的很低解释着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