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梦江湖之华山崛起 > 第6章 奇怪的命格,我也是棋子

第6章 奇怪的命格,我也是棋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与莫问,神秘女子分别以后,徐秋一时半会也没有得到清涯的消息,只得在江南闲逛游玩。
  
  走在严州城的青石板地,看着街上来往的人群,徐秋有了些许恍若隔世之感。思考着,自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总是觉得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安排着所有。每个人都喜欢自由,徐秋这个异世之人更不用说了。本来内心还是不放心那个有过性命之交的女子,想跟着前去看看,但是徐秋出奇的背离了自己内心指示,选择了背道而驰。说不上来,但是又觉得不能再这样莫名其妙的掺和进一些事情也许徐秋不知道正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不太正常的选择悄然改变了一些东西。
  
  正走着走着,迎面过来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佝偻着身子,着一身破旧的黄色道服。颤颤巍巍的从徐秋身边而过,擦身而过的瞬间,老者像是被电击,霎时立在了原地嘴里喃喃道“奇怪,这个华山弟子怎么让我有一种不在此世的感觉。”
  
  待得徐秋走远一段距离,老者连忙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少侠,请等一等,等一等!”
  
  路人听闻,皆是侧目,徐秋听此也是回头一望,见道服老人看着看着他,“老人家您叫我?”
  
  “没错。少侠,我的确是在叫你。”老者缓步走向徐秋,嘴里喘着粗气。“可否让老朽为你算上一卦,不准不要钱。”显得很是胸有成竹。
  
  徐秋有趣的看着老者。这人像极了招摇撞骗的老神棍。但也是没有证据,顺着老人的话说道:“老前辈,您尽管算。”
  
  “少侠,虽然咱们素不相识,但是老朽观你命格,似乎,似乎超脱了这个世界之外,真是起了怪了。”老者看着徐秋的面相,掐着手指,眉头紧蹙。
  
  徐秋一怔,这老者说的自然是一分不差,不由得让徐秋大为感兴趣起来对他的卜算能力好奇了起来。
  
  “前辈,不如我们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慢慢聊,如何?”徐秋恭恭敬敬的说道。老者答应了,内心也是充满了疑惑,很是好奇这样一个奇特命格的人,为何看起来如此平凡,除了是华山的弟子的出身,其他倒也平平无奇。
  
  徐秋搀扶着老者,慢慢走进了最近的一家客栈,订好了一间包房。待得茶水上罢,两人进入了正题。、
  
  “老前辈,敢问我的命格,有何说法?”徐秋缓声说道。
  
  “少侠,每个人一出生,基本就注定了这一生的命格,有人碌碌一生;有人升官发财;有人得绝世武功,称霸一方.......这一切都是有冥冥中的定数。”
  
  “而少侠的命格给我一种奇特之感,不在此世中,却又饱含了无限可能。老朽依稀推算,从天机中只窥得这么一则信息:去留随心,万世沉浮,剑光灭世,劫后无生。”老者摸着自己的白胡须,缓缓说道。
  
  “劫后无生?”徐秋面色难看,难道,我要死在这个世界?
  
  “少侠,也不一定,你的命格太过不可思议,不可轻易揣度啊。”老者继续掐指谋算,一息只见仿佛又是苍老了十年。
  
  “少侠,你已入这江湖大局。引你入局之人便是这执棋之人。如何破局,还得看你自己怎么走啊。~咳咳。”老者说完,咳嗽了起来看起来身体状态并不是很好了。
  
  “老前辈,多谢提醒,在下不知如何感谢于您?”徐秋知道,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能做到这份上,已经是颇为不易。
  
  “不必感谢于我,只是得答应我一个请求。”老者欲言又止等待着徐秋的态度。、
  
  “老前辈,只要晚辈力所能及,必定竭力而为。”徐秋思量着,片刻后,果断的说道。
  
  “本来你的命格已经被人绑定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崩开了,老朽唯一的请求便是,若是你未来知道了这背后谋划你命格的人,饶过他一命,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老者诚恳的说道。
  
  “谋划,命格。”徐秋想了想着踏入江湖的种种,难道是华清清?齐无悔?清涯?罢了,摇了摇头。
  
  “老前辈,晚辈答应了~。”徐秋无论是面对哪一个,都没有想报仇的念头,草。都那么厉害,我也没什么特别的用处啊,利用我,我能搞个毛线啊工具人罢了,活着不好吗干嘛去找死。想到此处,徐秋便答应了老者。
  
  “感谢少侠,这个世界有望了,哈哈哈。”老者见徐秋答应了,感慨一笑,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随着他一笑,突然就凭空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徐秋看着老者从眼前消失,神色愕然。“我草,大白天活见鬼了?”,但是徐秋看了看桌子上得热茶还冒着热气。这不是鬼,是他娘的神仙吧......
  
  徐秋从来不觉得自己拥有拯救世界的能力,自己什么实力心里还是很有数的。管他呢,但是想到老者的话语,不由得对身边刚刚接触的人有了些许戒备之心。可怜的娃。徐秋感觉自己谁都不敢相信,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太大了。穿越过来什么金手指都没有,莫名其妙的还被算计,当真是江湖套路深啊啊......
  
  “奇怪,徐小友的命格怎么脱出了我所谋划的路线,算了,一个没有潜力的棋子,无关紧要影响不了大局。”一优雅男子,正在徐秋客栈的不远处,悄然而立,随后又悄然消失。若是徐秋再此,肯定会大吃一惊。
  
  徐秋出了客栈,望着江南的青天白云,长长吐了一口气。
  
  咕噜噜咕噜噜~
  
  徐秋摸了摸了肚子,无奈的苦笑,唉,自从和破招分别以后越来越像他的臭毛病看齐了,有事没事就想搓一顿好的。寻找着距离最近的一家酒馆。徐秋拿着一锭银子,示意,好酒好菜招待。小厮见了,点头哈腰,表示无论如何都要满足他的需求。
  
  “哎,你们听说了吗,最近金陵城那件吞金虫的大案子告破了。”
  
  “这事儿,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有什么说的,不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刀镇恶为了一己之私,戕害百姓么?”
  
  “唉,也算是事出有因吧。据说是救子心切才犯下如此错事。”
  
  “狗屁的事出有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能有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据说,城里的百姓是被华山下山的一位弟子所救,不知你们可否了解?”
  
  “有谁不了解,见过此少侠的人皆都是赞不绝口,真是侠肝义胆义薄云天之辈!”
  
  徐秋喝着小酒,听他们闲侃最近的事,作为当事人的他,反倒被这些说课夸的略微还有些不好意思,只顾着闷头吃饭,没有搭话。
  
  “这都不算新鲜得了,你们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
  
  “嗨,到真是不知道,要不您来说道说道?”
  
  “那我就给你说道说道。”
  
  “进来,漕帮两大帮主发生流血事件,据说金刀刹不讲道义出尔反尔,杀了他的大哥云永望,想借此吞并漕帮成为唯一的势力。”
  
  “但就在几日前,一神秘女子潜入漕帮,据说是背上背有双剑,不但打伤了漕帮的人,还把,云永望的遗孤救了出来,但是还有其他的长辈被金刀刹扣强行扣留在那里。”
  
  “那神秘女子只是救出了云永望,其他人力所不及,现在正向江南地区发布求助信息呢期望有侠义之士施以援手必有重谢,而且据说她的身份也不简单呐。”
  
  “嘿嘿,管那么多干嘛那等要性命的事情岂是我等可以掺和的?”
  
  “吃吃吃,喝喝。”
  
  酒楼众人人吃着小菜喝着小酒,说着最近发生新鲜的事你一言我一句,好不热闹。不知道的,也凑合着听纯当图个热闹。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徐秋一边吃着一边听他们说话,从中还是读取一些有用的信息,神秘女子,应该就是上次分别那位,像是遇到了难事。要不要掺和一下呢?徐秋思量着。不不不,算了,江湖事自有江湖人去摆平,那个神秘的漕帮主母实在太不简单了。
  
  哎,还是好好修炼罢~徐秋心中微叹。没实力说啥都不能去掺和,想罢,徐秋默默一个人,吃好了,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算是饭钱,便离去了。
  
  严洲城倒是个生活养老好去处。徐秋看着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江南,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徐秋凭着优秀的九年文化底蕴,硬是吟诗自我陶醉了一把。一边感慨着,一边找了个休憩的客栈。
  
  推开订好的房间,一开门,里面净是古色古香的陈设,还有淡淡的熏香,闻起来旷神怡。徐秋深一口气,觉得很是舒服。
  
  打开窗,不远处有一座石拱桥,下面还有过往的小船,徐秋看着,颇有小桥流水人家的味道。从包裹翻出一本华山剑谱,细细研读,远看倒也几分儒雅君子的味道。
  
  这几日,徐秋没事就是研究研究剑谱,乏了便去酒楼喝点小酒,过得倒也算惬意,直到一封信的到来。
  
  徐秋小友亲启:
  
  近日漕帮之事我已查明,皆因圣药而起,背后关联着万圣阁,漕帮主母也许另有谋划。徐小友,请前往羡鱼港,与众侠士结伴而行解救无辜之人,安全第一,切记切记!
  
  ————清涯
  
  徐秋自外而归,一推开门就看见了安安静静躺在桌子上信件。徐秋捏了捏信纸,想着算命老头的话,不由得有了几分怀疑。
  
  但于情于理,徐秋都不能无动于衷,于是反复思量间,决定先去找找之前那位神秘女子,再做打算。
  
  一路打听下来,终于探明,女子正在一处客栈歇脚,名为旺客来客栈。穿过长长的街,坐拐右拐,约莫一刻钟的路程便到了。进入客栈,徐秋发现里面全是各大门派的弟子,戴花的暗仔,拿着禅杖的少林和尚,还有背着匣子的武当和好看的云梦仙子。看着进门来的徐秋,徐秋一席白衫脚穿黑色长靴,手持长剑,腰挂玉箫,妥妥华山弟子装扮。看起来正气盎然,不由得令人心生好感。
  
  “各位,师兄有礼了”徐秋被看的不好意思,拱手做礼。
  
  “嘿嘿,师弟刚下山没多久,看起来年轻有为呢。来来来一起凑个桌?”一华山师兄,有趣的打量着徐秋友好的说道。说完不待徐秋答应,就拉着入了坐。
  
  这一桌但是一个门派不差,武当,暗香,云梦,华山,少林弟子都有,足足有六七个人
  
  “原来是华山的弟子。呵呵”白袍剑匣男子面带鄙夷,阴阳怪气。
  
  “华山弟子怎么了?死gay当,不服比划比划?”
  
  “华山的小师弟,有空一起打个架。”暗仔出声顶了武当一句,随即又友好的对徐秋说道。
  
  “有机会,可以一起切磋的。”徐秋拱拱手手。
  
  “敢问华山小师弟怎么称呼啊~?”云梦仙子软软的声音,听得徐秋心里一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