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梦江湖之华山崛起 > 第7章 这波这波叫快雪时空

第7章 这波这波叫快雪时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日后,趁着夜色,众人悄然摸到了羡鱼水港口,身着夜行服。
  
  神秘女子和云鹰也跟了过来,这是最有实力的一批队友,两人没有别的选择,若是徐秋这波如前面那波出师未捷,那干脆就别救人了,回家洗洗睡吧。
  
  “呐,这是暗器,一人分一些,用法在这玉简之上。”只见神秘女子分发了一批批暗器给众人,特别关照了花言言和兰渝两人。给了花言言透骨针。透骨针,这是专门打断敌人攻击的暗器,可以使敌人无法进行攻击。同样也给了兰渝一些。剩下的全是削减敌人攻击的和防御的,还给了一些短时间增强内力的丹药。可见这次,是下了血本了。
  
  徐秋拿到了五毒天水,看着效果,还是很满意。是虚弱敌人的攻击的。想来这是神秘女子考虑到圣药的威力。才准备了这东西。配合徐秋的藏风流云式(藏风流云,华山弟子戏称:哈撒给,是凝聚所有真气的一招,可以瞬间清空敌人的真气,使得后续的攻击手段达到攻击最大化。)有着很好的效果。
  
  众人看着神秘女子和云鹰进退有度,各种因素考虑的很是全面,不由得对这次行动多了几分把握。
  
  “你们也知道,这次孤军深入羡鱼港,是很冒险的,希望你们能和我密切配合。不要节外生枝,一定要保留最好的实力,直到面对金刀刹!”神秘女子一脸严肃的说道。云鹰握紧了拳头,没有说话。显然对于神秘女子言听计从。
  
  “可以的,我们没问题的。”华无前认真的说道说罢对众人使了使眼色。众人皆默认,不在做声。
  
  “现在我们来分配一下各自的任务。”
  
  '“我们如此多的人,直直乱冲肯定是不现实的。说不定还没看见金刀刹就被漕帮弟子围的水泄不通了。只能另想对策。”神秘女子眼神闪烁,像是仔细在思考对策。众人静静的听着,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言和尚,无前大哥,你们和漕帮弟子形态相近,不如乔装打扮成漕帮弟子,咱们来一手混水摸鱼。”神秘女子继续说道。
  
  “不知女侠,怎么个混水摸鱼法?”无前出声问道。
  
  “简单,你们两,假扮漕帮弟子,抓住了我们,要求面见老大,发落我们。如此一来,漕帮弟子众多,多一两个陌生弟子,只要伪装到位,也不会心生怀疑。”众人听闻,皆称妙计。
  
  “但是如果我们争斗起来,外面的漕帮弟子,必然会赶来支援。这时就需要兰渝兰芝出马了。利用你们暗香擅长的潜伏身法,在我们发出信号时,制造骚乱。让外面的漕帮帮众自顾不暇,如此一来我们的胜算便可提升大半!”神秘女子,眼神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信心十足的说道。
  
  “但是如何制造大的骚乱,才能让漕帮众人自顾不暇?”兰芝疑惑的问道大大的眼睛充满了疑惑。
  
  “杀人放火啊,多简单的事。”兰渝摸着兰芝天真的脑袋,轻轻地说道。实在说不出什么黑暗的计谋了,简单四个字表明一切。
  
  “哦哦,晓得了。”兰芝若有所悟。打断了揉脑袋的手手。
  
  “那么剩下的人,就充当被捉拿的人质吧。开始动作起来吧!”神秘女子见众人没有了疑问。
  
  无言和尚作着佛礼,随后和无前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晕最外围巡逻的漕帮帮众,扒的他们只剩裤衩。无言口诵佛号,细节的还把自己光亮的脑袋用黑巾绑住,令看着的众人很是欣慰,大和尚看着老实,下手又细节又黑,不由得露出了大拇指。无言,仿佛看不见众人的表情,默不作声的弄好自己的装扮,显得看起来不那么不食人间烟火,更显得匪气十足。无前也许常在江南混迹,一番打扮下来不是漕帮人胜似漕帮人。片刻后,两人乔装完毕,互相打量着,还颇有默契的点了点头。
  
  拿着上好的麻袋,额不,上好得绳子,对着众人就是一顿捆绑,捆的结结实实的。神秘女子一头黑线,丫的有必要这么实在吗。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几个人被绳子串联起来,像是一串葫芦娃。也就只剩脚能移动了。徐秋在最后一个,中最中间的则是花言言和神秘女子。显然对于女士,众人还是很爱护的。前后都是很有保障的。但暗香两兄妹早已不见踪影,徐秋能感受到他们的气息,却看不见人影。不由对暗香的隐匿啧啧称奇。
  
  就这样,无言和无前大马金刀的,走上入了羡鱼港的地儿。站岗的漕帮汉子,远远的看着一群人走了过来,带头的身着漕帮的服饰,咋一看是自己人,但是显得很陌生。
  
  “站住!你们归谁管的,怎么看着如此面生。”站岗的汉子,盘查似的问道。
  
  “劳资,可是主母的人,奉命押解这些不开眼的家伙。耽误了主母的事,你们不怕后果?”无前大刺刺的说道,丝毫不惧。
  
  “这,这,老大您请便~是小的不识好歹。别跟小的一般见识,若是见到了主母,可要多多美言几句,小的感激不尽!”站岗汉子一听说主母手下的语气顿时就软了下来,好声好气的,打开了通路,让众人通行。
  
  “赶紧的别不知好歹,带你们见主母是你们的福分!”无前颇为得意的踹了踹花言言的屁股嚣张的说道。
  
  “唔~呜呜~"花言言被踹的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看着无前。
  
  无前使了使眼色,挨个踢了一遍,带着众人入了羡鱼港。
  
  “丫的,无前这货竟然敢动手动脚,忒过分了,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神秘女子气鼓鼓的,小声说道。
  
  “额,我觉得他演的过于真实了。”徐秋摸了摸自己还有疼的屁股。
  
  “哼,等会打起来,别理他,留他条命就行。言言妹子记住了!”神秘女子看着眼泪汪汪的花言言心疼的说道。
  
  “贫僧觉得尚可。”无言偷偷传声说道。
  
  花言言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正演戏兴奋的无前华仔丝毫不知道,因为他嚣张的做法,众人已经是准备给他下套了。
  
  正哼着小曲儿,一路驾轻就熟的探明了金刀刹的方位,打着主母的幌子,一路倒也颇为顺利。似乎主母这个名头十分好用。一路摸摸索索半个时辰,不得不说羡鱼港还是很大的。到了临近金刀刹的住处时,无前终于是遇到了麻烦。
  
  “你们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见舵主大人。”守卫是一个独眼龙,上身**,左胸有着一道显眼的疤痕,看起来是刀伤。神色不善的看着无前众人。
  
  “唉,大哥好,小的运气好,抓住一些不开眼得罪我们漕帮的人。想带着他们面见主母,想请求主母赏赐我点奖赏。”无前点头哈腰的说道。
  
  “哼,主母是你想见就见的?把人交给我,我带他们进去吧。”独眼龙带着侵略的眼光看着众人,特别是看到绑着的楚楚可怜的花言言,眼神一亮。
  
  “大哥,这样......不,不好吧。”无前看着独眼龙色对花言言那不可掩饰的占有欲,神色很是难看。
  
  “老子做事,需要你来教,你在那个手下做事?”独眼龙面色一沉,心想,妈了个巴子,现在什么小虾米都敢跟我讲条件了?
  
  “我,我是主母新招的手下。大哥你看能不能让我进去交个差,要是主母有所赏赐,我定全部孝敬给您,如何。”无前赔笑说道。
  
  “全部给我?当真?”独眼龙看着两人,拿住的可不少,要是主母手下的,可能一高兴赏赐圣药下来,那我岂不是......
  
  “当真!”无前肯定的说道。
  
  “这是你兄弟,他不会有意见?”独眼龙似乎是很心动,特意指了指无言和尚。
  
  “他是我的人,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放心不会有意见的。”无前嘿嘿一笑。示意无言回应一下。无言会意的弯了弯腰,表示一切听从吩咐。
  
  “行了你们进去吧。”尖见此独眼龙终究是贪欲战胜了色欲没有为难无前了。
  
  待得无前押解着众人从其身旁经过时。
  
  “老子,看你这小弟头巾不错,借我戴戴。”说罢,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和尚的头巾已经被摘了去。只见一个锃亮的光头,突兀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气氛突然就安静了,独眼龙也是一愣,看着面前的光头,显得很是迷惑。无前大惊,正想着法子弥补。
  
  “哈哈,原来是个秃驴,怎么?在少林混不去了,来我漕帮混口饭吃?”独眼龙反应过来,哈哈一笑,还手残的摸了摸和尚的光头。无言,瞬间太阳穴直突突,双拳握的死死的,正欲发作。无前眼疾手快的拍着无言肩膀,眼神示意不要冲动。
  
  “呵呵,大哥谁不知道我们漕帮的好啊,少林有什么好的,清心寡欲。我这兄弟实在待不下去,只能还俗跟我混了。”无前也是顺坡下了,接着独眼龙的话语,避免横生枝节。
  
  “既然大哥看的起小弟的东西,那我便代他做主了,送予大哥了,等我交了差事得了奖赏,还有重谢!”无前奉承着说道。
  
  “那我就收下了,行吧你们进去吧!”独眼龙挥挥手,很是满意的说道。
  
  众人绷紧的神色这才缓缓松了口气,看了看和尚的光头。锃亮的光头有个明显的五指印,这独眼龙也不知道之前干了啥手不是很干净,摸着和尚的光头留下了这么特殊的印记。徐秋见了,生生憋住了自己想笑得冲动,眼神示意众人。众人也是憋得很辛苦,不知道该怎么提示无言和尚,无前往后一撇也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没有多做言语,撕下自己的一截衣褂友好的帮和尚再次盖住了头。万一和尚发现自己的头上的巴掌印,估计要发疯。
  
  无前缓解了无形中的尴尬,押解着众人,进到了金刀刹的所在地。这是一片巨大的圆形决斗场可以容纳众多人集会,只见场上,最上方坐着一个魁梧非常的大汉,胡子花白型似弯月,一只眼翻着鱼肚白远远都能看见,另外一只被绑带蒙住看起来也是个独眼龙没错了。斗场的边缘则是木质的水牢。云鹰看着牢里的人,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却被神秘女子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去,咳咳~给我拿酒来~!”金刀刹指着刚进来的无前说道。身前到处是东倒西歪的酒坛子。
  
  “是是是,老大,我这就拿。”无前眼看金刀刹醉的迷迷糊糊心道,是个好机会!抱着酒坛,计划先稳住金刀刹,并示意无言解开众人束缚,营救云鹰的众为长辈。
  
  “老大,来酒来了。”无前抱着酒坛,缓慢走进金刀刹。金刀刹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无前,感觉到身上的气息并不是漕帮熟悉的人。但是人也看不真切,心中却是存了疑心。踉踉跄跄的接过无前送上的酒坛,似乎醉的很了。
  
  “唔,你这小子~似乎~面生的很~隔儿~哪里来的,我不是说过这里不让外人进来吗?”:金刀打了个酒隔儿,装模做样的说道,实际上内心已经提起了警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