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梦江湖之华山崛起 > 第11章再入金陵 波澜再起

第11章再入金陵 波澜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日天气正好,诶,练个剑~”徐秋看着今日份的江南,天气是极好的,心情也还是不错。
  
  由于加入了帮派,自然再住在客栈已经不合适了。
  
  自己花钱在江南买了一套房,花了足足六七万银子,一块地,简单的青瓦房。
  
  徐秋推开门,自顾自演练起华山剑法来,华山弟子的道就是华山弟子剑,至快至险,与武当想比来讲,武当是走内家功路子,剑匣或者说飞剑只是承载功力的载体而已。而华山也不同,追求的是极致的剑道,他们的剑就是他们的道!
  
  只见徐秋踏着纷繁的步伐,剑影交错,每一击都显得举重若轻,冰冷的长剑如水一般顺滑,完全看不到一丝丝的阻滞的感觉,自我已经是步入了剑道佳境。
  
  咻咻咻~
  
  正演练着,突然一道信封朝着徐秋疾射而来,徐秋眼神一闪,双指刚好夹住信件。拿着信件,定睛一看,原来又是清涯公子的信。徐秋拿着信封缓缓思量最终还是决定打开来:
  
  徐秋小友亲启:
  
  漕帮一事我已知悉,现朝廷之人似有插手江湖之意,万事小心切记切记!免得触了霉头丢了性命。若有疑问,可前去金陵,寻点香阁的沈老板打探一二。
  
  —————清涯
  
  徐秋捏着手里的信件,陷入了沉思,朝廷?插手江湖之事,难道是要对江湖中人下手整顿了?
  
  清涯公子每发一次信件必然伴随阴谋发生,但是大多时候自己都是主动参与进去的,这次……我应该再去金陵一探么?徐秋陷入了纠结。去?还是不去,是个问题。
  
  罢了罢了,徐秋如此安慰自己道:“只是去打探个消息,我怕啥!”想通其中关键,徐秋便是已经准备前去金陵了。
  
  金陵与江南相隔也不远,正如徐秋上次来的那样乘船而来,现在也是如此回金陵,况且现在羡鱼港是我们聚贤阁说了算,还怕找不到船么?想罢随即,吩咐羡鱼帮的子弟,找个随时可前往金陵的摆渡人,准备出发了。
  
  徐秋来道羡鱼港的码头,挥手招来约好的船家,身影一跃,便是上了船。待得船家撑船开动时,徐秋这才发现此人竟然是之前有所交集的莫问,此时莫问依然一身蓑衣加斗篷,半露着下巴且胡子拉碴。
  
  “哟,又是你啊,莫问兄!”徐秋拱手笑着说道。
  
  “诶嘿,没错就是我,我又干上老本行了。”莫问撑着船嘿嘿一笑。
  
  “那咱们也是有缘呢。”徐秋回道。
  
  “那是那是,缘分大着呢!”莫问似乎略有深意的如此说道。
  
  “哦?哈哈哈。”徐秋和莫问相视一笑。
  
  两人又是就别重逢,又有过命的交情,莫问一路边说边划船,倒还游刃有余。徐秋细细观察着莫问的动作,一路撑船下来,连歇息都不带的。一般的船家绝对没有莫问如此好的气力,直觉告诉他,这个莫问并不简单。但是似乎从来对徐秋没有怀有恶意,也不好直面质疑他什么。只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不消半日,徐秋便能看到金陵的渡口了,趁着夜色,一艘小船逐渐靠停了渡口。徐秋向莫问道了个别,随即轻功提气而上。循着玲珑坊的方向飞去。他并没有发现,此时莫问,并没有摆渡回去,所在的小乌篷船则是渐渐隐没在了夜幕中。
  
  快到了的时候,徐秋远远看见了沈袖,正端庄的站在玲珑坊门前,仿佛早就知道徐秋要来似的。
  
  “早就接到清涯公子的来信了,说徐少侠今日会来我玲珑坊,果不其然啊,在下这厢有礼了。”沈袖还是那么的儒雅随和,朝着徐秋礼貌的拱拱手。
  
  “呵呵,清涯公子真是神机妙算啊。”徐秋眨巴着眼。
  
  “来来,我们进去再说。”沈袖做了个请的动作。徐秋点点头,跟随着沈袖进了内屋。
  
  “少侠此番前来是为了清涯信中所说而来的吧。”沈袖抿了口清茶,淡淡的说道。
  
  “沈老板,说的不错,我正是为此事而来。”徐秋回答道。
  
  “此事,说来话长,近日朝廷对江湖有了大动作。清涯公子直觉此事并不简单,有可能波及全江湖的侠士,随即向少侠传书示警。”沈袖缓缓说道。
  
  “什么大事,需要朝廷插手,我并未有所耳闻。”徐秋挠挠头说道。
  
  “那你可知道,朝廷的缉事厂,镇抚司?”沈袖问道。
  
  “他们?不就是朝廷的处事机构吗?”徐秋回答道。
  
  “少侠,有所不知,缉事厂,镇抚司虽然是朝廷机构,但是对江湖还是有一定的约束能力,虽然一向不理江湖事务。”
  
  “哦,这么说来,是近来有了变化?”
  
  “没错,他们最近大动作接二连三,派出许多朝廷人士雇佣爪牙在江湖上搜寻可疑人士,声势浩大。江湖中人,已经都有点人人自危的味道了。”
  
  “找什么人?敢问沈老板可是有了眉目?”徐秋听此,好奇的问道。
  
  “此事,我也没有什么眉目,不过天机楼有一则消息,倒是提供了一些线索,这些事情都源于当今秦王殿下向陛下请的一道圣旨......”
  
  “秦王?他是?”
  
  “秦王殿下你都不知道?他可是当今皇帝陛下的二儿子,大儿子则是太子,二儿子便是这位所谓的秦王殿下了。太子殿下性情温良,思睿观通;秦王殿下则是行事谨慎有度,为人沉稳。早些年太子殿下心慕豪侠,亲近江湖,而秦王殿下则是从不过问江湖之事。”对于二位皇子,沈袖则是如数家珍侃侃而谈。
  
  “不过秦王殿下早已经多年不问江湖事,这次缘何请圣旨,圣旨写的什么内容想必外人是不能的知的,但是有一个关键信息,自从那道圣旨传下后,镇抚司和缉是厂便对江湖大动干戈起来,很多人因此进了牢,就连万圣阁的阁主烛老人也失去了消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