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梦江湖之华山崛起 > 第12章 文长庚之邀

第12章 文长庚之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秋蓝井两人由于怕耽搁,直接是坐着传送阵火速到了严州地界。
  
  “蓝姑娘,前面便是严州地界了。”徐秋谨慎的指着前方城镇说道,也许是回忆起沈袖的告诫。处事显得格外小心。
  
  “你这么紧张兮兮的干啥,你武艺高超,我福星高照,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蓝井握了握小拳头自信的说道。
  
  徐秋正要说话,两眼一瞥,看见前方出现一个神秘男子正在打量他。此人光天化日之下,带着精致的面具,面色冷峻,浑身透着古怪。
  
  “阁下,可是找我有事?”徐秋被打量的浑身不自在,上前拱手作礼问道。
  
  “倒是有趣,又见面了。”神秘男子淡淡说道,似乎话里有话。
  
  “我们可曾见过?”徐秋问道。
  
  “原来不记得了,呵呵,也没什么分别,那么你此行又是为了什么人送上自己的小命?”神秘男子冷笑道。
  
  “我们此番前来将来是为了......”
  
  “等等!阁下是何人?为何挡住我们去路。”
  
  徐秋看着这个男子虽然冷冰冰的但是话中并无恶意,正准备说明一下情况。却被蓝井打断了,正一脸警惕的看着神秘男子。
  
  “问话应当自报家门,保持一点基本的礼节吧?你这人,大白天的还戴着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是不是在掩盖着什么?”蓝井如此问道,说完徐秋默默看了看蓝井的打扮还是原来那样头戴斗篷背挂双剑,心里嘀咕着,“你也神神秘秘的啊,怎么好意西说别人?”
  
  蓝井说完回头,刚好看见徐秋在偷偷打量自己,瞪了徐秋一眼。“看什么看,本姑娘这斗篷是用来防风沙的!”蓝井解释道。
  
  神秘男子见两人心生疑虑,随即也不再继续搭话。
  
  “你这个愣头青,初入江湖,怎么没有一点防备之心。你知道他的来头吗,初次见面就如此坦诚,万一是别有用心的人怎么办?”蓝井看了看神秘男子,面色警惕,拉着徐秋说道。
  
  “我感觉他看起来虽然冷漠,但是并不觉得他是别有用心的人。”徐秋摇摇头说道。
  
  “呵呵有趣,有趣,既然少侠认为我不是心怀不轨之人,那么我便做一次好人吧,劝你不要在追查下去了,这件事不是你能掺和的。听不听在于你们。在下告辞!”神秘男子颇为好心的提醒了徐秋一句,说罢便转身告辞了。
  
  “这个人真是神神秘秘的,好生奇怪,在这里就为了跟我们说了两句话?”蓝井看着神秘男子离去的背影,倍感疑惑。
  
  “这个人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咦,怎么没有印象了。”徐秋挠头说道。
  
  “算了,算了,别想了,反正也没头绪。我爹告诉我说,想不通的事就不要想,时间到了自然就知道了。”蓝井罢罢手说道。
  
  “呵呵。”徐秋呵呵一笑,心想,这个憨憨被他爹忽悠的不清,要是等事情自己清晰明了,黄花菜都凉了。
  
  “蓝姑娘,你可知道严州城哪里可以打听最新的消息?”徐秋沉思片刻问道。
  
  “听说江南茶馆是消息灵通的所在,不如我们前去坐坐,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货。”徐秋赞同的说道。
  
  “哎呀,你别老是姑娘姑娘的喊,叫我名字吧,听着顺耳。”蓝井说道。
  
  “好的,蓝井姑娘。”徐秋回道。
  
  “......,好了我们赶紧去茶馆吧,好好打听一番,说不得真有我们需要的消息。”蓝井愣了愣,随即说道,脸色带有愠色。心想你这憨货,当真不会说话。也不再多说了。向着茶馆方向走去。
  
  茶馆徐秋自然是知道的,两人几个腾挪之间,便到了。两人随便找了个空桌,招来小厮上好茶,听着说书人说书,一边饮茶,思索着如何打探消息。
  
  说书人,身穿橙色道袍,虽是说着话本,倒也是意味无穷。
  
  “话说江湖事江湖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江湖尝百苦,皆因求不得。”
  
  听着说书人的词调,徐秋昏昏欲睡。竟然真的不自觉地睡着了,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人被杀,化做一抔黄土,梦里的世界净是血与火。徐秋猛然惊醒,后背全是汗,揉了揉迷蒙蒙的双眼,四处打量着茶馆众人,发现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但是边缘处坐着一个蓑衣人,老熟人了,此人正是莫问。
  
  徐秋眼神一亮,走上前去向莫问问候。
  
  “哎,徐秋,哪阵风把你吹来了.......怎么着,看起来精神不对劲啊?”莫问眼神微闪,装作很意外的说道。
  
  “莫问大哥,你也在这啊。我没事,就是刚刚舟车劳顿听着说书睡着了,做了个噩梦,所以精神不太好。”徐秋解释说道。
  
  “大白天都能睡着,你挺厉害的啊。”莫问惊讶的说道。
  
  “徐秋少侠,此番,下江南,是为了办事吗?”
  
  “啊,对,我是受清涯公子所托前来追查一些事情。”徐秋如实回道。
  
  “清涯公子?好家伙我也是被他忽悠过来的,这货倒是真会安排事情。”莫问像是了然于心,恨恨说道。
  
  “原来,莫问大哥,也和清涯公子有交集啊。”徐秋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货之前是也是装的,靠!!!我就说看着不简单呢。
  
  “嗯嗯,咳咳,有一点。”莫问见着自己好像暴露了,微微轻咳,有些不好意思。
  
  “那莫问大哥,对于清涯公子所交代之事,有无眉目?”徐秋也不好意思点破,顺着聊了下去。
  
  “这件事......倒是有些线索,只是我目前也拿不准,说了怕误导你。”莫问眉头微促,有些纠结的说道。
  
  “打渔的,羡鱼港那会儿分析的头头是道,怎么现在又怕误导我们了!”蓝井还当莫问仅仅只是一个打渔人,随意的问道。
  
  “呵呵,小姑娘有点意思,不妨你们自己先猜一猜,我还有事先走了,这枚鸽哨送给你们,无论在哪儿,只要吹了哨子便有我们天机楼来取信,回见回见啊!”莫问嘿嘿一笑,脚底抹油溜了溜了。
  
  徐秋把玩着手上的这枚鸽哨,很普通的一个哨子,但是莫问刚才说的话可不不普通,天机楼......,徐秋猜测莫问与天机楼大有关联。
  
  “喂!打渔的你别走啊!”蓝井显然还有话没问,但是也叫不住人,气的一跺脚。
  
  “行了,走吧,我们去别处打探消息。”徐秋看了看蓝井说道。
  
  两人在严州城,一路走走停停,徐秋倒是比较专心的,四处打听着关于洗剑英雄会的消息,蓝井到底是女孩心性,一路下来,纯当逛街,徐秋的手里可是拿了不少东西。
  
  “哎,徐少侠,这个好看不?”
  
  “唔~这个真好吃。”
  
  “哇,你看那个风筝飞的好高!”
  
  ......
  
  徐秋一路跟着走,活脱脱一个称职的工具人儿。
  
  “哎,只是上不得台面的一些小东西容易。林大师何必如此执着?我们已经打听过了,这镇上只有你的手艺能办成。”只见一个匠人铺子正有一位穿着富裕的商贾人士,正在跟匠人谈生意匠人面带犹豫之色。
  
  “这些旁人做不来的生意,若是你能办成,我家主人少不了你的好处!”商人循循善诱的说道。
  
  “听说?你们怎么听说的?难道说......前些天王二爷,于师傅被绑走,跟你们有关?”
  
  “他们回来时浑身是伤,于师傅现在床都下不来,你们也忒没有底限了。我是不会接你们的活的!”匠人打扮的男子面色难看,但语气坚决。
  
  “你要是不接,那么于师傅等人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你可要想好了~年轻人不要自误!”商人模样的男子继续威胁着说道。
  
  徐秋正好离得不远,听得很是真切,还不待徐秋有所动作,蓝井率先忍不住了。
  
  “喂!人家说不愿意,你听不懂吗?欺人太甚!”
  
  “哪来的野丫头,不知好歹!”保护商人的家丁狗仗人势的说道,说罢便是要动手。
  
  徐秋往后拉了拉蓝井,持剑上前,家丁底子并不是太好,只需要简单几招便趴下了。徐秋也没再看这些仗势欺人的鼠辈。准备走人。
  
  “两位,哎,两位留步。多谢两位仗义援手。”匠人拱手致谢。
  
  “不用客气,那个人实在太过分了,刚才要不是徐秋抢先出手,本姑娘定要他们好看我!”蓝井握了握小拳头说道。
  
  “那个,那个~两位武艺高强,我也没什么能报答你们的,但是还有一点手艺活儿,若是以后想做点手艺活可来严州城找我就好。对了,我叫林山!”匠人拍拍胸说道。
  
  徐秋拱拱手,表示知道。
  
  “我看你们有点面生,不是本地人吧?”林山打量着两人说道
  
  “林大哥说的不错,我们不是本地人,是来严州办事的。”蓝井回道。
  
  “原来如此,最近严州城倒是来了许多新面孔,也不知道来干啥的恶,真是奇怪的很。”林山疑惑的说道。
  
  “额,最近严州城可是不太安生吧?”蓝井试探的问道。
  
  “可不是,最近遇上了不少奇怪的人,要么瞎打听,要么就像刚才一样有着稀奇古怪的要求.....邪门的很。”林山叹了叹说道。
  
  “是啊,最近严州城人很多,连客栈都是爆满,找个能住的地儿,还真不好办。”蓝井眼珠一转,接着话说道。
  
  “蓝姑娘,我们什么时候......”徐秋挠挠脑袋,你不是一直在瞎逛吗,怎么......
  
  “我们什么时候都问过了,都满了~”蓝井打断了徐秋的言语。
  
  “这样啊,天色也不早了,两位若是不嫌弃,不如就到我家歇息一晚?虽然简陋,住人还是没问题的,空房也是有的。”匠人看了看渐沉的天色好心的说道。
  
  “如此这般,可是多谢了啊,可是,我们去你家,你一个大男人会不会有所不便~”蓝井似乎略带犹豫。
  
  “没什么不方便,我早已成家,媳妇也在家呢,也比你漂亮,肯定不会介意两位少侠的。”林山认真的说道。
  
  蓝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