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陪着地府搞事情 > 第九十章 李三爷的报恩对象

第九十章 李三爷的报恩对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给他老人家捶捶背,让我这孽徒给他老人家洗个脚,尽一份孝道…”
  然而此时的金无忌,看着露出一口大白牙,挂着一脸坏笑模样的黑脸判官;
  也偷偷的凑了过去,当看到《生死簿》上被判官点亮的,假道济投胎之人的那个名字时,也是
  “噗嗤!”一声之后匆忙捂住险些笑出声的嘴,尴尬的夹带着某种恶趣味的,笑吟吟的和贼祖宗李三爷谈起了条件~
  收起了坏笑,装起大尾巴狼的金无忌对面前“报恩欲”极其强烈的“昔日孽徒”李三爷要挟性的说道:
  “三爷啊你要想见到他,可别怪弟弟我心眼多,趁人之危啊,
  必定想从您这位老江湖贼祖宗嘴里知道些东西,那可真是一件“难事”...
  所以您要先跟我说一说你当初是怎么得到,并且使用了你手上的这如今损毁残缺了的
  “『夺魂锁命飞廉』”的!
  判官也在一旁插话道:
  “对啊!
  为什么阴兵法器“夺魂索命”会变成这么一柄造型怪异的兵器?!
  李三爷听后叹了口气说道:
  “无忌啊,原来你的最终目的是这个废锁链子啊!
  判官老哥应该跟你说过了吧,这东西是“鬼差阴兵”,被冥火淬炼而成,只有鬼力之人可以使用!
  寻常之人莫要说使用了,就算是接近了都会感觉阴风滚滚,冥气缭绕。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三爷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把我知道的就都告诉你吧!
  金无忌很有面的,让黑脸判官给李三爷点着了旱烟袋锅子…
  抽了口烟袋锅子的李三爷捋了捋思绪说道:
  “当时在一场恶战之后,我利用我师傅道济的元神轻松无比的“结果”了罗刹马面,并凭借着体内禅师道济的佛力,暂时性的压制了这“魍魉之物”后带回了星火总舵…
  再后来总舵接待人在片刻之后,将这“阴兵法器”
  『勾魂索命』改变成了只需要运转六道真言人间道,就可以使用的———『勾魂索命飞廉』并当做击杀了已经化身为“恶鬼”的,罗刹马面的奖励!
  旁边的判官好似有话想说,但是在看完了锁链的断口之后,在和金无忌心领神会的对视了一眼后便欲言又止了。
  心里打着小算盘的金无忌借坡下驴的问道:
  “是不是只要完成任务,将法宝带回你们星火总舵就可以重新炼制适合自己的东西了!?”
  然而李三爷却说道:
  “的确如此,不过像我们第七门这种独往独来的小型战斗团体,是很难接单到比较难的任务的,所以能遇到牛头和马面这样的家伙,就已经是极限了…
  说完后的李三爷,无比幽怨而心痛的看着手中的“破铁链子”埋怨道:
  “这俩家伙也真是的跑就跑了呗,为什么还把我这“宝贝”给弄坏了呢…”
  一旁心中早有盘算的金无忌,对面前只顾“蝇头小利”却越过了某些重要问题的李三爷,只是摇头笑了笑后又说道:
  “最后一个问题!
  抓捕牛头和马面是什么级别的任务?最高的级别任务又是什么呢?!
  此时憋的急不可耐,解开衣服露出棱角分明的腹肌和胸肌,急活焚身般欲报师恩的李三爷,瞪着发红的双眼!
  用野兽一般的表情对一脸无辜之相的金无忌嘶吼道:
  “嗷!…卧槽!!…
  金无忌!~
  你丫的!~有完没完!还要搞哪样?!
  有完没完了还!!!”
  此时此刻,面对如同发了情的野兽一般衣衫不整,运转真元蓄势一发,的李三爷,将处于慌乱中的纨绔少爷,将同样处于战栗颤抖状态中,却无处躲避的
  “御用扛雷”黑脸判官,当做挡箭牌的金无忌;有些面容惶恐却强撑笑容的说道:
  “那什么…三…三爷您别激动,告诉我之后我立刻告诉您;
  您师傅现在附身在谁的身上!
  我保证!!”
  欲报师恩,近乎疯狂了的李三爷,嘶吼的回答道:
  “抓捕牛头马面是“四星”级别任务!
  任务最高级别“七星无封顶”!!
  嗷!!…
  快说我师傅在哪儿!!!
  在看清了颤抖中的判官所指的名字后,急报师恩,欲帮某人洗脚捶背的李三爷举着一个脚盆拎着手里来不及收起来的铁链子,直奔东厢房奔去!
  转瞬之间,只听得东厢房中传出一片男人不屈的声音:
  刚被假道济上了身,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贫嘴大明,惊恐的喝骂道:
  “什么人!
  李…李三爷?!你…你怎么衣冠不整的!!
  怎么还…还拿着条链子!?
  大半夜的要干什么啊!?
  你,你不要乱来哈…我我可是会喊的!!
  不明因由的钱好使,直接很不仗义的说道:
  “三…三爷!
  我…我什么也没看见啊,什么也不知道啊!!
  我…我先出去了哈!!!
  你俩快点哈!!
  被衣衫不整的李三爷死命的抱住腿的贫嘴大明,哀嚎道:
  “钱……钱好使!
  你…你大爷的,你丫也太不仗义了吧!!
  看…看在都为金大少卖命的份上,也不说拉兄弟一把!!!
  (っ°д°;)っ
  ———
  在人拉,佛吼,“狗”上吊~的“短暂性”极度混乱场面的东厢房,
  在某个战力指数“精神逼迫性”爆了表了的贼祖宗将抱着“狗”的钱好使赶出东厢房后…
  房间竟突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有些好奇屋中两男人在做什么的,五辈子搞破鞋破罐破摔惯了的,阎王爷小舅子钱好使,贴着窗台,听着房间里传出的流水声,和两个男人无比暧昧的奇怪声音:
  老司机贫嘴大明,有些“享受并夹杂着痛苦”的说道:
  “李三爷……嗷呦…嗷~
  我是第一次被男人……
  嗷…你轻点…”
  伴着水流的声音,有些尴尬的抱着某人臭汗脚的李三爷,屏住呼吸,颤抖的说道:
  “๑•́₃•̀哦…对…对不起……
  我…我也是第一次……
  不过为了这一刻…我等了一千年了……
  请你不要反抗!
  我们继续吧……这次…这次我轻点……哗哗…(撩水声)
  这味道……额~(几欲呕吐)”
  在窗外抱着变回小土狗样子,在他怀里安然睡去的
  ———“哮天挚戟郎”姚净
  原本期待会发生一些三俗之时,而让出床位的钱好使,尴尬的骂道:
  (#`㉨´)“我擦嘞!
  大半夜不睡觉闹这么大动静,李三爷你就为了给这老司机洗个脚!!
  难道这是你的癖好吗!!”
  被李三爷惊扰的现了真身哮天犬的姚净,也口吐人言的鄙视道:
  “呜汪~这一天天的真闹腾…本章完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