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七卷 第三十四章 江山待有隐龙出

第七卷 第三十四章 江山待有隐龙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漫长难熬的夜晚逐渐消退,当窗外第一缕灰白的天光投进牢房内的时候,苦熬了一夜的几个人终于停止了议论,在简单的告别之后,图哈切夫斯基等人相继离开了监狱,而在临走之前,图哈切夫斯基还告诉楚思南,让他上午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因为下午将是战斗开始的时间 ̄ ̄他将提议召开最高统帅部紧急会议,投票决定楚思南的问题,以及布柳赫尔的问题。作为统帅部的一员,楚思南在没有被最终裁决之前,还有权利参加会议。
  
      送走了图哈切夫斯基等人,楚思南看着扔了一地的军徽,心中有几分感叹,看来经过一夜的商讨,几个人的心里都不平静,所以把这些东西都遗落在这里了。
  
      在床上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楚思南只觉得心里很乱,他感到图哈切夫斯基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他在面对布柳赫尔的问题上,态度过于的坚决了,而且他所说的话也有令人摸不着头脑。说什么他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布柳赫尔也在暗中策动着什么?可这也不太可能啊,如果布柳赫尔在暗中策动什么事情的话,雅基尔、科涅夫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真是令人费解。
  
      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可是却整不出丝毫头绪,楚思南就那么呆呆的在床边坐着,直到牢房另一侧的铁门声再一次响起。
  
      “哗?!”吉尔尼洛娃惊讶的呼声在之后不久传来,“这是怎么啦?你们在策动政变吗?”
  
      在号房外,吉尔尼洛娃指着一地的将帅军徽。吃惊地问道。
  
      “差不多吧,”楚思南看了她一眼,耸耸肩说道,“不过不是政变,而是拨乱返正。”
  
      “这么说你的事情已经无关紧要了?”吉尔尼洛娃面色一喜,笑盈盈的说道,“那图哈切夫斯基有没有说要给你什么安排?还有啊,他有没有谈到安全委员会的问题?”
  
      楚思南摇摇头,然后说道:“现在还不是谈这些事情的时候呢。不过我想今天下午也许就有结果了,图哈切夫斯基要在今天下午召集最高统帅部会议。我感觉很奇怪。这次他好像是迫不及待的要对布柳赫尔动手了,这可不符合他的性格呢。”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没有时间等下去了,自然就要尽快把一切都解决了。”吉尔尼洛娃漫步到床边。紧挨着楚思南坐下,同时漫不经心的说道。
  
      “嗯?怎么你也这么说?”楚思南大惑,“对啦,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这么说了。图哈切夫斯基也说他没有时间等下去了,你告诉我,是不是布柳赫尔这段时间在谋划着什么大动作?”
  
      “你想到哪去了?”吉尔尼洛娃淡淡一笑说道。“这和布柳赫尔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图哈切夫斯基的身体出了问题。”
  
      “什么?!”吉尔尼洛娃地话,就如同时一声惊雷,在楚思南的头顶上轰然炸响,他条件反射般地从床上跳起来,一把捏住妻子地肩头。急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捏疼我了。”吉尔尼洛娃不满的看了楚思南一眼,同时撇撇嘴说道。
  
      “哦。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楚思南慌忙松开手,“你快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图哈切夫斯基地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我之所以能够了解到内情,也是机缘巧合了。”吉尔尼洛娃拉住楚思南的胳膊,让他重新在自己身边坐下,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道,“就在你指挥北线作战的时候,好像是圣诞刚过的样子。我偶然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市公社医院地切斯年科医生竟然频繁的进出克里姆林宫。按照我询问来的消息,那就是他正在给克里姆林宫的几位老将军做身体检查。可是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所以呢,我就留了一个心眼,偷偷的观察了几天。随后我观察的结果,愈来愈证实我地怀疑是正确的,因为切斯年科去克里姆林宫的时间很有规律,每三天一次,而每次来地时候,也都是行色匆匆的,走的时候,则是满腹心事、愁容满面的样子。但是我就怀疑,很可能是图哈切夫斯基有了心脏上的毛病,毕竟切斯年科是知名的心脏疾病专家,而每次接送他的,也都是图哈切夫斯基身边的人。”
  
      吉尔尼洛娃说到这里停下来,她看了看身边的楚思南,然后叹口气继续说道:“在有了这个怀疑之后,我就开始下决心要把一切都弄清楚,你也知道的,像图哈切夫斯基这样的人,如果患上什么不治之症的话,是很麻烦的。按照规定,他应该在这个时候停止工作,以便安心休养,同时呢,也是为了交接一下他所负责的事务,以免将来措手不及。为了弄清楚一切,我特意安排了两名手下去调查切斯年科手头所掌握的关于图哈切夫斯基的病例。但是结果令人失望,图哈切夫斯基显然不希望别人了解到他的病情,所以切斯年科手中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病例、治疗记录之类东西。不过这是不可能难住我们的,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我的人开始不分昼夜的连续截听切斯年科的一切电话联系,最后他们终于拿到了我所想要知道的一切。”
  
      “你猜图哈切夫斯基得了什么病?”吉尔尼洛娃说到这里看了楚思南一眼,笑眯眯的说道。
  
      “不知道,”楚思南摇头说道,“但是我却知道你越来越罗嗦了。”
  
      吉尔尼洛娃娇嗔着在楚思南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这世界上有些事情真的是很奇妙,就像图哈切夫斯基,他绝对堪称是列宁同志地忠实追随者。他不仅仅继承了列宁同志的遗志,同时也继承了列宁同志的病痛。”吉尔尼洛娃抬手梳拢着额前的发穗,带着几分感慨说道,“他所患上的,是列宁同志当初的病症 ̄ ̄心脏病,具体地说,就是心肌功能衰竭,而且病情已经相当严重了。我猜测,图哈切夫斯基也许当年在德国人集中营的时候,便已经产生了病根。只不过他没有在意。随后,国内战争时期的劳累。再加上几年牢狱生活的折磨,便让他彻底的病入膏肓了。我已经询问过这方面地专家了。据他们说,这种病没得医治,所能够做的最好地,也就是在用尽一切手段,尽可能的延长病人地生存时间。不过这都只是进些人事而已,说不定哪天病人一觉睡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楚思南呆呆的坐在床上。他怎么也想不到事实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的。图哈切夫斯基,这个曾经令他倍感钦佩的元帅、现代战争中堪称典范的军事家、一位曾经与自己同甘共苦的忘年交,竟然会如此地悲凉。经历了几年的牢狱之灾,方才出狱便又深身罹绝症。这世事还真是***无常啊。恍惚间,楚思南想起自己曾经听朋友说起的一句笑谈 ̄ ̄“这生活真他妈好玩,因为这生活总他妈玩我。”
  
      难怪如今的图哈切夫斯基会如此的刚断。不顾任何人地建议,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布柳赫尔拿下,现在楚思南总算是明白了。对如今的苏联、尤其是克里姆林宫来说。图哈切夫斯基与布柳赫尔地威信太高了,他们是目前为止,还在掌权的最后两名元帅,但从这方面看,无人能够同他们争夺锋芒。如果两人同时存在,那么一切都好说,因为他们之间能够形成一种微妙的制衡。可一旦图哈切夫斯基不在了,那这种制衡自然也就烟消云散,布柳赫尔凭借自己的威望与根基,能够轻而易举的铲除一切障碍,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的集权者、斯大林第二。很显然,图哈切夫斯基看得出这一点,同时,他也不愿意让这幕出现在克里姆林宫,所以,他下定了决心,要在自己不测之前,将布柳赫尔这个潜在的威胁彻底清除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