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藤仙记 > 352 三十载

352 三十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仙界总不可能做无用的事情。
  
  仙界的仙灵气本身就含有念力,压根没必要为了自己从广眉星域摄取念力。
  
  那么,这却是为了什么?
  
  连意当然能想到,而且想的很透彻。
  
  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觉得心寒、索然无味的很。
  
  仙界当年必然是不确定有没有、有多少魔物下了广眉界域,甚至许是明知道有魔物下了广眉星域,没准还在后面推波助澜让魔物下来的多一点。
  
  在她、不,是他们广眉星域的修士费劲心机的忙着自救之时。
  
  那边呢,以为是他们坚强后盾的仙界表面上跟他们同仇敌忾,实际上背地里却狠狠的给了他们致命一击。
  
  他们偷偷的抽走了广眉星域的念力。
  
  目的很明显,当然是为了杀魔物。
  
  但,他们压根不顾惜广眉星域的生灵,哪怕他们明知道,念力没了,所有的生灵飞升无望,理想信念彻底崩塌,沦为魔物的陪葬也在所不惜。
  
  原来,仙界是这般的两幅面孔啊!
  
  真真是虚伪的令人作呕。
  
  许是在仙界看来,广眉星域没了便没了,送给魔物就送给魔物,至于其中的生灵如何,蝼蚁一般,无需放在眼中。
  
  可是,凭什么呢?
  
  就凭仙界凌驾于他们广眉星域之上,就可以任意决定他们的生死,当他们的主宰?
  
  坏没什么,邪魔很坏,地心魔很坏,始魔元尊很坏,外域魔物很坏,可连意觉得仙界如此,才是坏的彻底。
  
  这样的伪善让连意心绪翻涌,连带着经脉、丹田中的灵气也起伏乱窜,压都压不住。
  
  连意知道,这样下去,她的情况不妙,也知道,许是她不思不想,便能抑制住这种不妙的趋势,可是她连意耳聪目明惯了,就是当不了聋子瞎子。
  
  她恶心透了。
  
  仙界面上一副没广眉星域不行的模样,骗着广眉星域的修士卖命,转过头去,卖广眉星域没商量,随手就弃如敝屣。
  
  原本连意从不知道这些,她对仙界一直都是信任的。
  
  便是仙界有人看她不爽,她也嗤之以鼻的很。
  
  毕竟,仙也是人,只要有七情六欲,就会有纷争。
  
  她连意从前世今生,都从未想过让人人喜欢。
  
  她一生自在随性又自我,只交自己喜欢交的朋友,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便是背上千古的骂名,她连眉头许是都不会蹙一下。
  
  仙界的某些人因为利益关系厌恶她,恨之欲她死都没关系。
  
  可是,若说仙界从根子上就整个是坏的,那显得她前世今生做的一切就是个笑话。
  
  这样的仙界,怎么能是他们广眉星域这么多有血性的修士至死不渝的目标呢?
  
  他们配吗?
  
  不配!
  
  陡然间,连意身上那戾气浓郁到化为实质,锋锐异常,透体而出。
  
  在一旁守着的连外被那戾气猛的逼退了几步,无法靠近……
  
  冬去秋来,寒来暑往。
  
  连意自那一日戾气透体而出,就一声不吭的直直倒了下去。
  
  此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连外一直守在连意身边,用他自认为精湛的医术给连意全身都检查了。
  
  可是,她一点毛病都没有。
  
  连外知道,病了的是连意的心。
  
  她失望了。
  
  失望到在那么一瞬间,无法面对。
  
  其实,连外非常理解连意。
  
  连意无法面对的是过去和如今的自己。
  
  无论是藤仙连意还是今生的连意,都是一个极为纯粹的人。
  
  她纯粹又专注的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不惜一切。
  
  包括她对仙界的敬仰之情。
  
  这其实没什么不能理解的。
  
  所有的有志修士都以飞升仙界为最终目标。
  
  前世的连意,努力修炼,以血脉低下之妖身,努力成为最好的自己。
  
  她没有走歪路,没有走捷径,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孜孜不倦,勤勤恳恳的走着。
  
  界域之子又如何,担着一个界域,背负在身上,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经历的困难,不是区区一句界域之子机缘旺盛就能弥补的。
  
  可是藤仙连意硬是扛下来了。
  
  不仅前世扛,今生她依然不忘过去,依然在扛。
  
  便是她嘴上说着不在意,说着不乐意,可是她依旧在做着前世就在做的事,不辞辛苦,不惜性命。
  
  连外从来不相信连意嘴上抱怨的那些话。
  
  一个人如何,不是看她说了什么,而是看她做了什么。
  
  连意不在乎这些,因为心中存着目标和大义,所以她觉得她做的这些都是值得的。
  
  然后,突然有一天,她发现她对仙界的敬仰就是个笑话。
  
  甚至,她带着广眉星域的心有大义的有血性的修士去帮助仙界,共御魔物。
  
  这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仙界”这个伪君子的帮凶,她会自责,会觉得是她害了广眉星域那些跟着她一起抵御魔物的修士,尤其是九星连珠的那八个人。
  
  这事比信念崩塌还要严重许多。
  
  连意的整个对世界的认识,对仙界的认识,都被打碎了。
  
  连外心疼的守在连意身边,他们是双胞胎,连意的痛苦便是他能感受到千万分之一,他都疼痛难忍,更何况处在风暴漩涡之中的连意呢。
  
  连外心知自己心急如焚也没用,这事依然还是必须连意自己扛,没人帮的了她。
  
  连外无能为力,便是他医术卓绝,可是心病还需心药医。
  
  他只能执起连意的手,在这个虹河的水道中,帮她护法,保护她不被外界的事物所伤害,同时,絮絮叨叨一刻不停的跟连意说着他们从小到大的往事、说老祖宗、说连家人、说凌霄宗的趣事,甚至说整个眉坤界,说广眉星域。
  
  连外做事有条理,也极有决心。
  
  他不急不缓,娓娓道来,从小到大的细细说。
  
  连意的世界碎了没关系,她还有他,他来帮她重建这个世界。
  
  一日一日又一日,姐弟俩似乎都得到了宁静。
  
  连意身上之前实质化的戾气越来越淡,几乎彻底消失了。
  
  而连外,周身的气质也越来越沉凝,他长时间泡在这虹河中,便是没有如连意那般用古修士的法子改造经脉,他也在日积月累之中,经脉得到了改造。
  
  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就自然而然的突破了元婴中期,然后是元婴后期。
  
  虹河内,一切都好,外界都已经急疯了。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连意连外在水中不知时间,外界的时间就这么一年两年三年……这么过着,一晃眼,就是三十载春秋。
  
  三十年了,和连意连外相关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好在,唯一让大家欣慰的是,两人也只是失踪,并没有死。
  
  凌霄宗那边连外的魂火稳定如常。
  
  而与连意缔结过灵兽契约的小黑依然过着舒服的日子,每天活蹦乱跳的让连家和鸿阵涯照顾药园子的弟子看到它都觉得心烦的地步。
  
  然而,弱水的问题不解决,谁也找不到连意和连外。
  
  这事,无殇尤为的恼怒和烦躁。
  
  无殇也没想到,他以为只是和连意出来找个人而已,再不济,也耗不了一年半载的。
  
  却是没想到,在他眼皮子底下啊,人就丢了。
  
  丢脸,就是非常丢脸。
  
  无殇觉得,若是不把连意找回来,自己以后都不好意思站在连意面前,怕是一辈子都要被那可恶的女人说嘴。
  
  连意此人,最是不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要是被她抓到把柄什么的,无殇用自己袖口的绣花儿想都知道,必是要时常被她嘲笑讥讽,这辈子就等着被她踩在脚下反复摩擦吧。
  
  这一日,无殇刚从眉昆界回来,就又来了扬魔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