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135章 惜春黑化—下

第135章 惜春黑化—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今夜的月光很明亮,晚风徐徐吹过,带着一丝芬芳。
  
      今夜,他最爱的女孩就要变成女人,而为她完成这份仪式的却不是他。
  
      今夜,他痛彻心扉。是不是一如她的心痛呢。
  
      能不能生下子嗣他并不在意,可是母亲以死相逼,又将他软禁于房中。
  
      他不得不妥协。
  
      将玉萧横放在唇边,林阙虽起了惜春最喜欢的曲子。
  
      无论是今夜,还是以后多少个日夜,他都不在乎,他会等她回来。
  
      子嗣,清白,他都不在意。
  
      他们十年的感情不是一场梦,他知道她气自己的不作为。
  
      他相信她总有一天会消气,会回到他的身边。
  
      .....................................
  
      惜春手中密药不少,就是给自己服用,也能让水晏无觉之间按着心意走。
  
      虽然她没有水晏的解药,但是她自己却并不需要什么解药。
  
      就寝前偷偷吃下一颗助孕丹,惜春拥被酣睡。
  
      至于睡觉的仪态,还有半夜起来化妆的事情,那跟惜春有什么关系?
  
      反正惜春是将被子一半压在身.下,一半盖在身上,然后又抱着水晏的胳膊,一觉到天亮。
  
      幸好现在是盛夏,晚上便是不盖被也不会觉得冷。所以进宫的第一天,惜春才没担上冻坏皇帝的罪名。
  
      而水晏,或者说大部分的皇帝和男人都是有着受虐心态的。
  
      这样不管不顾,自已大睡的惜春,竟然让水晏觉得非常的可爱。
  
      虽然这份可爱还不能让水晏直接忘记自己定下的规矩给惜春封妃,但还是在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一个大雅大俗,一个心思清透的丫头。
  
      早上起来,水晏动了动胳膊,惜春仍是毫无所觉。
  
      真不知道这丫头的规矩是谁教的。
  
      此时不是应该早早起来侍候自己洗漱,然后目送自己上朝的吗?
  
      她倒好,睡得跟死猪似的。
  
      自己起身.下了床,自有太监宫女上前侍候他洗漱更衣,然后这个时候,床上那个小丫头也醒了。
  
      ...或者还不算清醒。
  
      “我一会要吃皮蛋瘦肉粥,香菇小笼包,还要吃酸辣笋丝......”眼睛都没怎么睁开,一连串的食谱就吐了出来。然后最后一个字说完,整个人又都趴回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梧儿转身出去准备早膳,剩下一个桐儿在那里站着。
  
      水晏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某位猪属性的嫔妃,嘴角抽抽地问了一旁的桐儿,“...你们娘娘,一般要睡到什么时辰?”
  
      桐儿想了想回道,“一般辰时过半。”
  
      “......”真是会享受!他一个皇帝从小到大还没有睡到过那个时辰呢。
  
      此时水晏的心里,说不出来是羡慕还是嫉妒。
  
      其实是都有的吧。
  
      皇帝走了,惜春的双眼毫无睡意地睁开了。无神地看了会儿头顶的帐子,然后无声地笑了笑,压下心中的那份失落,下一刻她倒真的闭上眼睛接着睡了。
  
      梦中纷纷扰扰,往事一一浮现在梦中,睡中的惜春不知道,枕畔已经是点点泪斑。
  
      不知多久,就被秦可卿给的那位嬷嬷叫了起来。再不起床洗漱吃早饭,就要错过给太后请安的时辰了。
  
      起床,洗漱,用膳,然后也没做什么轿子就走着去了慈宁宫。
  
      慈宁宫中,太后正在跟贴身嬷嬷说着话,就听到惜春过来请安。
  
      太后冲着秦可卿的面子,倒是对惜春很是和蔼。
  
      惜春是个有老人缘的姑娘,再加上从小爱撒娇,也更会撒娇。不过个把时辰就把太后哄得笑眯了眼睛。
  
      然后太后就又转过头来哄着她。
  
      以前都是别人哄着太后玩,轮到惜春这里,就成了太后哄着她玩。
  
      ......然后太后还挺乐呵。
  
      这样的事情,看得整个慈宁宫的人都有些个目瞪口呆。
  
      这是啥情况,从来都没有遇见过的事情呢。
  
      这贾嫔可真能的呀。
  
      惜春深知老太后的一切喜好,这些可不是秦可卿当初半遮半掩告诉黛玉的那些呢。
  
      而且对于哄人,惜春更擅长被人哄。
  
      “太后娘娘,林妃娘娘过来请安了。”太后和惜春正在那里摸牌,便听到宫女进来轻声回报。
  
      惜春一听,小嘴巴就嘟了起来。“哼,太后娘娘,臣妾可不见她。她们家都没有好人,利用完了我们家和蓉哥媳妇,就过河拆桥。再不想搭理她们了。”
  
      惜春一副娇蛮不讲道理的样子,倒没让太后反感。
  
      若是此时惜春还是一副大度美好,与林黛玉表现出姐妹情深的样子,太后就要对惜春‘另眼相待’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孩子气呢。快坐下,我们继续打牌。哎,等一下,这张牌不是刚刚打出去的吗?快放下,放下。怎么又玩赖。”
  
      “哎呦,就这一张,人家再有一张就胡牌了。您就让让我吧,让让我吧。人家进宫第二天,还没有拿到这个月的月例呢。您老总不能让人家动嫁妆钱吧。你们都赢过牌了,应该轮到我了。您老不可能再惦记人家这点银子了。”
  
      “呸,谁还差你那三瓜两枣了。就是让你也没有用,也不知道你那牌到底是怎么打的,就是个炮手。”惜春这小一天,陪着太后玩牌就没有赢过。
  
      就是耍懒,也没有赢过。
  
      这手气臭的,让太后和陪她们俩人玩牌的嬷嬷都担心,一会再输下去,以面前这位主儿的性子估计就得使小性子了。
  
      其实,惜春之所以一直在输,还是就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输,那还是要亏了贴身傀儡的心电感应。
  
      傀儡故意站在太后那一侧,然后太后有什么牌,惜春都能知道。让太后哄着她,她怎么也要哄着太后和其他人吧。
  
      于是就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什么三瓜两枣呀,我们家蓉哥媳妇可是给我准备了好多的东西呢。回头娘娘去我宫里,我给您看。”这是说秦可卿没有亏待她的意思。
  
      太后听到惜春还是张嘴我呀,闭嘴我的。摇了摇头,就这规矩呀,实在是太松散了。
  
      不过太后在宫里倒是听多了臣妾臣妾的,现在听惜春这么说,倒是觉得很自在,于是使了个眼色,也不叫别人说她。
  
      她家可卿将来若是生了个闺女,可不能让她教养了。
  
      这教养姑娘呀,就是不能太心软。什么事一心软,保准就狠不下心来。
  
      看看面前的皮孩子,就是一个例。
  
      不过这也是个可人疼的,让她这么一闹,自己都不忍心让她学规矩了,更何况一向心软的可卿了。
  
      太后一边想着,一边将手里的那张牌递给了惜春,然后惜春美滋滋地收了过来,打了一颗太后要吃的牌。
  
      “娘娘您真好,等我赢了,就”只是惜春话未说完,太后就叫了一声。
  
      “哎呦,就是这张,吃,胡了。”这丫头的手呀,可真是臭。
  
      ......
  
      等到黛玉在雪睛的服侍下,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惜春笑颜如花的在那里陪着太后打牌说话。
  
      心中就是一怔。
  
      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
  
      事情怎么就走到了今天?为什么母亲不听她的劝,为什么非要毁婚呢?
  
      这让她有何脸面再面对四妹妹呢。
  
      黛玉走了进来,惜春脸上的笑就落了下来。然后看到黛玉给太后请安,按着规矩惜春站到了一侧,等到黛玉请过安,惜春才按着身份等级,给黛玉请安。
  
      “臣妾贾氏见过林妃娘娘。”
  
      “妹妹多礼了。”
  
      惜春一听黛玉说完,便直起了身,走到了太后身侧。半个身子都靠在太后身边,不笑也不说话。
  
      “你有了身子,怎么还过来了?”都说了此事要先瞒下来,怎么就传得宫里宫外人尽皆知了呢。对于这一点,太后尤其不满。
  
      黛玉听出了太后话中的不满之意,只是仍是恭敬地回道,“多日不见太后,臣妾特意过来请安的。”
  
      “谁知道是不是下马威”,惜春趴在太后怀里小声地嘀咕。
  
      太后拍了拍惜春的手,让她不要使性子。
  
      赐了座,然后跟黛玉说了两句话,便打发黛玉回去了。
  
      黛玉来此,自然不是真的来给太后请安的,她只是想要见一见惜春。
  
      所以此时心不在焉的样子,正好看在了太后的眼里。
  
      太后心下有些不悦,便让黛玉回宫养胎去了。
  
      黛玉走了,惜春这才又恢复了一脸笑容,抱着太后的胳膊摇呀摇的。
  
      太后摇头笑了笑。
  
      这孩子真的是让可卿惯坏了。
  
      这样的情绪化。
  
      ......
  
      惜春入宫,一连五天,皇帝水晏都是宿在惜春的宫里。
  
      惜春放得开,什么样的姿势都做得出来。再加上惜春与众不同的性子,也着实吸引着水晏。
  
      等到第六天,水晏去了别的宫妃那里后,惜春一改这些日子娇憨的面容,满脸的冷漠阴沉。
  
      “去皇后宫里,告诉皇后,林妃并未中招,现在林妃已经有了身孕,不日便将产下二皇子。你再问问她,大皇子的亲生父亲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吗?”
  
      惜春不想先赃了自己的手,这是逼皇后出手收拾黛玉呢。
  
      她虽然也不知道大皇子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皇后绝不止一个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