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剧透你的生命值 > 第十六章 好好过

第十六章 好好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能因为见过了何淑,陆微别的睡眠渐渐好了起来。从周一开始,一连三天,她都在抓紧所有机会补觉。
  直到周四她才渐渐恢复精力,下午的时候请了假,跑了一趟三医院。
  她最近在三医院那边操心的人有点儿多,但又不敢微信联系秦立或者霍奕打听。因为她担心主动联系他们会诱发自己的超能力起作用,她又不能当面见到他们,万一真有什么负面影响,自己甚至来不及挽回。
  所以,不如自己跑一趟。
  她先去看了何淑。上次,何淑头顶的数字说,她只还有七天的寿命,今天已经是第四天。
  陆微别琢磨着,自己可以努努力,说不定能让何淑的寿命回复正常。
  令她惊讶的是,何淑的状态竟然意外的好。
  她的脸还是青肿着,人也虚弱着,人也并没有在笑。可陆微别的的确确发现,何淑好了起来。她的眼睛不再死气沉沉,也没有惶恐内疚,反而隐隐透着坚韧。
  她也终于不再只被警.察陪着,她的母亲今天上午出了院,因为担心女儿,下午就马不停蹄就和丈夫带着外孙子一起来了医院。
  看见她来,何淑朝她努力牵了牵嘴角,向她介绍家里人,“陆小姐,你来啦?快坐吧。这是我爸妈和儿子。”
  她转头向父母道,“这就是我之前跟你们提过的陆小姐,就是她救了我。”
  陆微别起身向两位老人打了招呼,又低下头跟何淑的儿子挥了挥手。
  两位老人对陆微别自然是千恩万谢,说到激动处,何淑的母亲忍不住哭了出来。
  陆微别想起何淑母亲刚康复,要小心情绪波动,忙道,“阿姨您别哭了,小心……”
  她突然想起何淑可能还不知道母亲生病的事儿,硬生生地把后半截话噎在了肚子里。
  谁知何淑替她把后半句说了,“妈,小心心脏病复发,别哭了。”
  陆微别诧异地回头看她。
  何淑冲她扯出了一个苦笑。
  陆微别心脏一哆嗦,生怕她又说出什么“都是我的错”之类的话。
  何淑低着头道,“警方那边已经决定起诉了,我会作证。”
  “你会作证?”陆微别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我妈这次……差点儿出大事儿,我不想再拿自己的亲人冒险了。”何淑声音带了点儿鼻音,“我还有父母和孩子要照顾,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得好好活着,照顾他们。”
  陆微别捏了捏她的手,道,“好,重新开始。”
  何淑顿了顿,才道,“嗯。”
  陆微别眯了眯眼,“那个《阿甘正传》怎么说的来着,生活就像一块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何淑疲惫地笑了笑。
  “阿姨,这个给你,这个肯定是甜的。”小男孩的声音糯糯的。
  陆微别回头,看见何淑的儿子正举着一块巧克力递给自己,腼腆地笑着。
  陆微别不想跟孩子抢食,推拒道,“这么甜的巧克力,你留着自己吃就好,我不饿的。”
  那小男孩儿却颇为固执地不缩手,“姐姐你吃吧,谢谢你救了我妈妈。妈妈说过,当别人帮助你的时候,要道谢。”
  陆微别心下一疼,这么好的孩子,家里却出了这样的事儿。不知道他以后长大了,要如何面对这一切。
  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接下了巧克力。巧克力很符合孩子的喜好,甜得有些吓人,让她隐隐地觉着牙疼,但她还是笑眯眯地,“很好吃,谢谢你啦。”
  那孩子使劲冲她笑了笑。
  这是个相当可爱的小孩儿,脸胖乎乎的,眼睛圆圆的,陆微别仔细看了看,觉得这孩子还是像何淑多一点。
  这个观察结果让陆微别非常满意。
  那孩子跟她对视了一会儿,又有些不好意思,一头扎在了外公怀里藏着。
  陆微别觉得这孩子实在太可爱了,想到他的病,心里觉得难受得厉害。
  “不过《阿甘正传》未免把这话说得太轻松了。生活的苦,哪儿是一块儿难吃的巧克力能比得过的?”陆微别叹道。
  何淑欲言又止了很多次,才下定决心问道,“陆小姐,你也过得很艰难吗?”
  陆微别一愣,“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何淑道,“我就是觉得,幸福的孩子,不会知道什么是苦。但是你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想得通。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陆微别一般不会认真回答这种问题,毕竟,很多事情都是多说多错。可是何淑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都没有自己的意志,更没能让生活如自己所愿。如果能让她的生活多一点掌控感,陆微别觉得那会是一件好事。
  更何况,她今天是抱着改变何淑寿命的心愿来的,更应该多做些事情,想办法调动自己的超能力。
  所以她想了个通俗易懂的办法向何淑介绍自己的困扰,“其实也不能算艰难吧,就是有点儿遗憾。其实我不知道如何和别人变亲近,一个人生活,偶尔会觉得有点儿孤独。但这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儿。”
  何淑有些惊讶,“你不知道如何和别人变亲近?”
  陆微别有些黯然。
  不是不知道,是不敢。因为害怕自己的超能力突然暴走,所以不能主动发微信、打电话,不能主动邀请朋友,不能主动提出需求。
  所以这么多年了,她没有老朋友,没有进行过生日聚会,没邀请过朋友到家里玩儿,也没有人知道,她喜欢什么,她真正是谁。
  什么都没有。
  她看了一大堆的书,看了各种各样的人的故事,懂了一揽子的人生哲理。她随时能扮演周围人的知心姐姐,却看不清自己的心意。
  “是啊。我有偶发性社交恐惧症。”陆微别信口胡诌,“虽然看上去很懂人生,但真到交往的时候,偶尔就会紧张,不敢联系别人。久而久之,就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何淑叹了口气,剥了个桔子,分了一半递给她。
  陆微别也不客气,接过桔子,安安心心地开吃。
  那桔子又酸又苦,两人都吃得皱了眉头,然后又皱着眉头相对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陆微别问道,“你以后什么打算啊?有计划了没?”
  “先找个工作吧。趁着孩子现在还能动,先攒点儿钱再说。”何淑道。
  “我跟你说啊,告他归告他,抚养费一分都不能少要他的!”陆微别道。
  何淑犹豫了一下。
  陆微别怀疑自己说错了话,忙补救道,“不要也行,让他以后离你们娘俩远点儿!眼不见为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