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剧透你的生命值 > 第九十一章 父子

第九十一章 父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宝华聊得正开心,有人敲了咨询室的门。
  
  “你先去吧,正事要紧。”许宝华赶在陆微别开口前说道,接着端起了水杯,“正好,我先喝点儿水。”
  
  陆微别应了声好,起身去开门。
  
  絮絮站在门外,神情微妙,“微别,你出来一下。”
  
  “什么事儿啊?我这儿有病人呢。”陆微别一头雾水。
  
  “之前进来又出去的那个男的,刚刚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突然情绪崩溃,在咱们电梯间那边把手机砸了蹲墙角哭呢,你去看看吧。这个老爷子我陪他一会儿,放心,不会出事儿。”絮絮附在陆微别耳朵边道。
  
  陆微别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絮絮说的是许进,忙转身跟许宝华交代了一下,“老爷子,我公司有点儿急事儿找我,麻烦您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同事在这边陪您。”
  
  “没事儿没事儿,你快去吧。我不用人陪。”许宝华摆摆手。
  
  “我们可不敢让病人自己一个人呆着,您就让絮絮陪您吧,她可有意思了,比我还能聊天儿呢。”陆微别一边说,一边把絮絮带进来坐下,“您等会儿啊,我马上就回来。”
  
  “行,你去吧,慢点儿,别着急!”许宝华叮嘱道。
  
  “哎!”陆微别一边应声,一边快步出了门。
  
  她出了咨询室,快步走到电梯间,许进果然在那里。他一个人蜷着身子坐在墙角,头埋在胳膊里,手机顶着个碎得稀巴烂的钢化玻璃膜被甩在离对面墙大概半米的地方。
  
  陆微别叹了口气,上前捡起了许进的手机,向许进走了过去,“检查一下吧。不是单位有很重要的事情吗?手机摔坏了的话可怎么办?”
  
  许进抬起头来,眼睛通红地看着陆微别,一动不动。
  
  这么说也许不太合适。
  
  严格地来说,许进是眼睛通红地看着某个地方,好像在看陆微别,又好像穿过了陆微别在看其他的什么东西。
  
  陆微别叹了口气,干脆走到许进身边坐下,“你刚才听到我和许叔叔的谈话了,对不对?”
  
  许进一言不发。
  
  “如果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应该知道,老爷子他没有怪你的意思。”陆微别继续道,“而且听老爷子的话头,他年轻的时候也老加班呢,大家半斤八两,谁都别嫌弃谁。”
  
  “我真的很忙。”许进终于开了口,声音沙哑。
  
  “他知道,也理解你。”陆微别道。
  
  “是啊,可我不理解他。”许进的声音开始发颤,“我责怪他,为什么不能理解,我这么忙,是因为我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我这么忙,是因为我听了他的教导,做了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他为什么不能理解我这么忙呢?”
  
  “现在知道,他其实是理解你的,这样不是很好吗?”陆微别问道。
  
  “我一直觉得他无理取闹,现在我明白了,无理取闹的人是我。”许进道,“可是,我有我的原因,不代表……我就可以忘掉我的责任,忘掉他的原因。”
  
  陆微别心里一震。
  
  “老年痴呆的人有多难看护啊,我妈得病的时候,我爸一个人都扛过来了;我上学那会儿,我爸不管回家多晚,都会帮我订正作业。他能做的,他都尽力做到了。”许进哑声道,“而我呢,我不理解,他也会累,也会孤独,也会想要车轱辘话一遍一遍说。我老觉得他麻烦,我只是觉得他麻烦而已……”
  
  “可你也确实有苦衷……”陆微别劝道。
  
  他是有苦衷的。她也是有苦衷的。
  
  他们不是故意冷落家里人的。
  
  不是的。
  
  “苦衷……都是我们用来骗人的话。我们是家人,互相麻烦,互相照顾,这才是家人。这么多年了,我都快忘了,他是我的家人,而不仅仅是我的责任。”许进道。
  
  陆微别垂了眼帘。
  
  她也把家人当做她的责任,而不是……互相麻烦,互相照顾的家人。
  
  她也有她的苦衷,但这苦衷,其实实在不足以让她裹足不前。
  
  “那你以后的打算是什么?”陆微别问。
  
  “……我不知道。”许进绝望道。
  
  “我明白。这么些年都这么过来了,哪怕改变一切困局的契机就在眼前,也会退缩的。”陆微别叹道。
  
  许进沉默不语。
  
  陆微别也满脑子浆糊,陪着他一起沉默不语。
  
  许进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像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深深地吸了口气,“但也许我可以试试看。”
  
  “你有计划啦?”陆微别有些激动。
  
  “没有。”许进摇摇头,“不过,也许我父亲可以教给我。他曾经在我小时候教过我,如何成为他的家人,我相信,他现在仍然是愿意教的。”
  
  这话说完,他整个人身上的阴霾都像是卸掉了一样,人又重新精神起来了。
  
  “陆小姐,咱们回去把遗传咨询做完吧,今天真是给你添麻烦了。”许进道。
  
  陆微别也跟着高兴,“好,咱们回去。”
  
  “老爷子,我刚才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小许先生,您的故事又多了一个听众!”一进咨询室的大门,陆微别就兴高采烈地道。
  
  絮絮见陆微别进来,打了招呼就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许宝华慈眉善目地跟絮絮道了别,转到自家儿子这边就有些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他?他早听过了,不会想听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