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剧透你的生命值 > 第九十九章 尘埃落定

第九十九章 尘埃落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霍奕此时,确实是在空地上。
  
  余震发生之前,他刚好手术结束,出来吃点东西。
  
  他饿得狠了,觉得有些噎嗓子,俯下身去干呕了几声。
  
  正低着头,世界就开始摇晃,天旋地转之间,整个人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余震才停,霍奕也清醒了一些,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原来尚能勉强支撑的一个三层小楼已经倒塌,一堆救援人员围在那里。
  
  霍奕暗道不好,这栋小楼的二次倒塌应该增加新的伤亡了。他转身拿上急救包,冲着那小楼的地方就跑了过去。
  
  霍奕到时,听见人群中一个人在说话,“你们围着我干嘛,快去救人啊!”
  
  “你少废话!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死算你命大!你走两步看看!”另一人吼道。
  
  那人走了两步,“你看,我真没事儿。老天爷罩着我呢,你们快去救人,我缓缓。刚才有个小孩儿在三层左手边那个厕所里,胆子小的很,不敢出来,你们快去看看,还活着没。”
  
  余震发生时,护士长就在附近,正好看到了前因后果。她见霍奕过来,低声对他道,“余震的时候,他还在三层救人,撤的晚了,直接被从三层抛出来了。”
  
  霍奕诧异地看了护士长一眼,快步走到人群中,对着那个刚刚被抛出来的人道,“你快……”
  
  他话还没说完,那人便开始吐血,随即失去了意识。
  
  霍奕立刻道,“建立静脉通道,补血补液,开腹探查。”
  
  一行人把病人抬到了临时手术室那边,才发现,手术室都被占用了。
  
  一个陪他过来的救援人员六神无主地道,“大夫,大夫,你救救他。他才刚结婚,婚礼都还没办呢。他老婆还在家等他呢……”
  
  “霍大夫,镇医院的手术室空着,能不能用?”护士长道。
  
  他们驻扎的地方就在当地的镇医院附近,但因为镇医院的主墙体有裂缝,因此安全系数不足,没有被征用,而是选择了在附近用帐篷搭了临时手术室。
  
  但无论如何,这个镇医院算是挺过了这场余震,没有出现坍塌。
  
  “那不行啊,这个医院太危险了。”那陪同的救援人员道,“小马他……他要是醒着,他一定不会愿意你们冒这么大风险的。”
  
  霍奕想到了他的数字。
  
  陆微别还在等他。
  
  他非常清楚,知道自己头顶数字之前的他,一定会冒险去镇医院做手术。一个主墙体有裂缝的大楼,几场不时光顾的余震,他有理由推断,这场手术,就是他头顶上那个数字的来源。
  
  现在,他可以把手术做得更快,但他能快过命运吗?
  
  他不知道。
  
  但他不打算放弃。
  
  他想到了傅茵,他终于也成为了和她一样的人。拿生命这个最重要的筹码冒险,去争取更珍视的东西。
  
  微别,秦立,如果真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请你们原谅我。
  
  我不是逃兵。
  
  我只是太爱这个世界,所以才这么想保护,和我一样拼命保护这个世界的人。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理解我,就像当年你们理解傅茵那样。
  
  事不宜迟,他咬紧了牙关,复又松开。为了最大化地让同行人了解这事儿的风险,霍奕假做轻松地调侃道,“护士长,要是进去了,这可能就是咱们的最后一场手术了。”
  
  护士长眼圈儿早红了。她眨眨眼,把眼泪憋了回去,“他为了救那个孩子冒这么大的险,我们为他冒这个险,值了。”
  
  “那行,咱进去。老刘,给我们做个麻醉,纠正个酸碱。人收拾立整了,你先出来。”霍奕点点头,又招呼了一个麻醉医生。
  
  他话音一落,立刻有不少人冲进了县医院,消毒、摆器械。
  
  老刘早听旁人说了来龙去脉,拍了拍手,“说什么废话呢!你以为你们外科大夫了不起,有你们在,一台手术就能完成了?我跟你讲,能让人在手术台上活下来的,是我们麻醉大神。哥跟你们一起去,走全场!放心,手术你尽管做,哥罩着你!”
  
  在大家的帮助下,手术室很快收拾停当,其他人都撤出了县医院,整个空荡荡的二层楼,只剩下了四个人。
  
  霍奕深吸一口气,“我这一刀下去,可就后不了悔了啊。万一到时候一个英雄变四个……你们真想好了?”
  
  护士长和老刘都没说话,但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有些事,明知只有一线希望也会去做的,明知风险收益比极高也会去做的。
  
  有些人非救不可。
  
  霍奕下刀,一层层切开伤者的腹部组织,血液喷涌而出。
  
  另一边,陆微别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得暂时放弃追赶靳莉的想法,准备下午请假直接去找她。
  
  接着,她按原计划进行了下一场遗传咨询。
  
  对方刚才虽然脾气大,但陆微别一说正常为他们咨询,人也恢复了和善。为首的男人,是三兄妹中的大哥,在被轮椅上的老太太打了一下后,还认认真真代表兄妹几个,为刚才的态度道了歉。
  
  陆微别也向他们道歉,刚刚确实是她因为私人问题耽误了工作,请他们不要介意。
  
  双方气氛和睦,一路进到了咨询室。
  
  那个坐在轮椅里被推来的老太太是个肺癌患者,陆微别按常规,为她提了几个方案,并一一做了解释。
  
  老人的三个儿女都听得非常认真,问了不少问题,也做了不少笔记。
  
  奇怪的是,无论陆微别提什么样的方案,病人的头顶都没有出现任何数字。
  
  陆微别起了警惕心,介绍完所有的方案,她转头问家属,“病人最近有没有做过身体检查?指标都还好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