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帝国大航海 > 汉斯传 4

汉斯传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镇上回到偏僻乡村的小家,已是傍晚,离开那座气派非凡的庄园前,汉斯总算逮着机会溜进后厨摸了几根熏香肠,盘子撤下来时客人还没动过,边上的甜酱也保持着原状。汉斯一如既往地把它们偷偷塞进袖子里,忧郁抬头,暗叹那些贵族小姐真是娇贵,除了精挑细选的兔肉什么也提不起胃口,真难伺候。
  
      一幢由木头精心砌成的房子,汉斯家是整个村庄唯一的双层,上面是小阁楼,用来堆放各种杂物,比如断腿的凳子、绷了弦的弓、破损的马鞍之类失效但又舍不得扔的东西。父亲舍尔曼每晚都会一头扎进阁楼,反锁着门不许任何人进入,在里面叮叮咚咚敲打修补什么,直到半夜才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出来。
  
      那间阁楼是汉斯除埃斯顿庄园外最想进的地方,在过去的几年里,好奇心驱使他无数次想进去看看,但一想到舍尔曼发怒时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兴致便像小火苗一样被无情掐灭了。
  
      汉斯喜欢门前那棵枝叶茂盛的橡树,正值秋天,树上结满了圆溜溜的橡子,金里透红,再过几天就可以摘下来,拿到镇上换点过冬的粮食和衣物,还可以瞒着父亲到酒馆装模作样的小酌一杯,或者去小巷里看看舞娘都是可以的。
  
      香肠挂在厨房的墙上,汉斯换了件衣服在树底席地而坐,细心擦拭着他唯一一把猎刀,这是去年生日时舍尔曼送给他的,据说是英法战争时法军长官的战刀,锋利无比。他摩挲着刀背,动作木讷,双眼无神,余晖轻轻落在他的脸颊上,看起来有些忧愁。白天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透过门缝窥视维奥拉的那一幕,大概是梦的高潮。回忆着那一幕,他的脑子里很杂乱:她好美,她住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她?
  
      少年的思维总是充满了幻想,汉斯也比一般的少年更喜欢幻想,不仅敢想,而且敢做,翻墙混进埃斯顿庄园就是说明。与他那位安于做猎手享受日出日落平静生活的父亲不同,汉斯从小就有一颗躁动的心,每当站在高高的山顶向远方眺望,他便觉得,那一片朦胧的海,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他不甘于自己的身世,也从不想做什么猎手,在深山老林里抓十头野猪,也不如跨着骏马在平原上驰骋一小会儿来得痛快,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更有意思的人,可以坐上马车游历各国,拿起刀叉慢悠悠地切牛排,去佛罗伦萨欣赏经典歌剧,在泰晤士河畔穿着修身得体的劲装向姑娘们招手,昂首微笑,那种感觉多么棒啊。
  
      可是,现在他只能磨着这把视作珍宝的刀,追着猎物满山跑,即便喜欢维奥拉,满脑子想着她,也只敢远远看着,同她说句话都紧张得喘不过气来,他知道自己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
  
      一匹马疾驰而过,卷起阵阵烟尘,熟透落地的橡子被马蹄踩碎,汉斯依然发着呆,要是以前他肯定跳起来冲那人吼骂,而现在思绪却在脑海中信马由缰,直到听见一声嘹亮的马吠,才渐渐回过神,只见那匹马在自家院子里停了下来,骑马的人正是他的父亲舍尔曼。
  
      “你回来了,舍尔曼。”
  
      汉斯习惯性地和父亲打招呼,捏紧糙布快速擦了擦刀刃,紧接着察觉到有点不对劲,眼皮一抬,惊讶道:“你哪弄来的马?”
  
      舍尔曼今天意气风发的很,站在黄昏下给马喂草料,来回捋动它黑亮柔顺的鬃毛,爽朗一笑:“哈哈,还记得那位跛脚的哈里森骑士吗,之前来家里做过客的,回来的路上刚好碰见了他,他用这匹马换了我肩上扛的鹿,这笔买卖他好像有点吃亏,不过反正以后他也骑不了马了,索性送我个人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