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1处特工皇妃 > 第083章:再入奴籍

第083章:再入奴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越往南走,天气越发的暖和,青驴一路奔驰,足足跑了一个多时辰,正午烈日当空,山路九曲十折,又过了一道山梁,只见那之前还健步如飞的青驴突然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再也不肯起身。

    楚乔和梁少卿一个跟头栽了下去,楚乔身手利落,一个前滚翻就稳住了身形,梁少卿却摔得惨了,咕噜噜的滚了几圈才停住,还没站起身来,就哇的一口吐了出来,气味熏人,一身狼藉。

    “你没事吧?”楚乔好心走上前去,沉声问道。

    年轻的书生好不容易站起身子,一边叉着腰喘着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你这…这不讲道……道理的女人,我……我好心救你,你、你却将我的行李都给扔了,简直,简直岂有此理。”

    “那,”递过去一块白绢,楚乔沉声说道:“擦擦嘴吧。”

    “算、算我倒霉。”

    梁少卿喘着粗气走到青驴身边,伸手就想将毛驴拉起来,谁知那驴累得极了,任梁少卿怎样拉扯,却死活也不肯起身,年轻的书生气的眼睛通红,气极说道:“好啊,现在连你也来跟我作对。”

    “它跑的太急了,一时半会歇不过来。”楚乔说道:“你要干什么?”

    梁少卿大怒,大声叫道:“我要干什么?我要回去拿东西!”

    “你现在回去,等于找死。”

    “我不回去才是找死呢?没有通关文谍,没有行走草书,我怎么去唐京?”梁少卿怒气冲冲的嘟囔:“更何况,他们和我无冤无仇,我做事向来奉公守法,他们为何要与我为难?”

    楚乔拿起自己的宝剑,看也不看他一眼,蹲在倒在地上的青驴身边,漠不关心的说道:“你若是不想活了就回去吧,看看拿回了通关文谍和行走草书,你还没有没命去唐京。”

    “嗨,你刚刚救了我,还驮着我跑了这么远,谢谢你啊!”少女笑颜如花,眼睛眯成一道弯月,脸颊上有两颗小小的酒窝,看起来清丽可爱,远不像她平时的那般严肃。

    书生被楚乔吓到了,在原地踟蹰了半天也没敢回去,听她说这话忍不住插嘴道:“这位女侠,你要谢的话是不是应该谢我啊,救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能对着一个畜生道谢?”

    “你救我?”楚乔疑惑的皱起眉来,缓缓的回过头看向这名傻头傻脑的书生,淡笑着问道:“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啊?你这姑娘怎么这样?是非不分恩怨不明,对救命恩人这个态度,连个谢字都不说还出言讽刺?”

    “是你杀了那些官兵?还是你驮着我冲出了重围?你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说是你救了我?”

    “你……你……”梁少卿张口结舌了半天,终于磕磕巴巴的说道:“是我进去和他们讲明道理,晓以大义,然后…..”

    “然后他们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乖乖的放我们走了?”

    梁少卿一愣,登时就没了言语,楚乔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小小的个子还没到他的肩膀,却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说道:“有正义感是很好,但是还要有脑子,没这个能力以后就少管闲事,要不是有一头好畜生,今天你就要和我一起命丧黄泉了。”

    少女淡淡一笑,从怀里掏出两张大夏通用的银票放在他的手里,说道:“你的东西一定是拿不回来了,这里有些银子就当是弥补你的损失,耽误了你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这里还是不太安全,我可以送你到下面的城镇,你看如何?”

    “哼!”梁少卿一把打落了楚乔手中的银票,怒气冲冲的说道:“我堂堂七尺男儿,行得端走得正,有何畏惧?我看跟你在一起才不安全,小小年纪,却遭到官府围剿追捕,不是江洋大盗也是惯犯偷儿。”

    书生走到青驴身边,使了吃奶的劲,拼命的将毛驴拉了起来,随即一步一踉跄的拉着毛驴向着山下走去。

    楚乔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书生远去,捡起地上的银票,大声喊道:“书呆子!这钱你真不要吗?”

    梁少卿头也不回的大手一挥:“死也不要!”

    话犹在耳,两个时辰之后,在东郭镇的马匹奴隶市集上,再一次看到眼前男人的时候,楚乔忍不住呵呵的笑出声来。

    “姑娘,要买奴隶家丁吗?这个好,身强体壮,能抗能干,买一个顶寻常三四个。这个,以前是武术教头,犯了事才被入了奴籍,武艺高强,还识文断字。哎?您眼力真好,这个相貌俊秀,虽然年纪小点,但做个书童亲随最合适不过,最适合姑娘您的身份。”

    奴隶贩子热心的向楚乔推荐着,少女目光含笑的在一众奴隶中扫了两眼,然后指着角落里满脸通红的梁少卿说道:“老板,那个怎么卖?”

    “那个啊,”这老板是一个精明人,眼珠一转,拉着楚乔到一边说道:“那个是城守刚刚抓到了,没有通关文谍,也没有行走草书,还硬说自己是读书人,刚刚被送到这里叫卖。他没有奴籍,也没有正规的卖身文书,所以,姑娘开个价,我看差不多,就卖给您了。”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楚乔拉着被命名为阿七的梁少卿走在热闹的长街上,女的娇俏可人,男的虽然狼狈了些,却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一时间惹的街上行人人人注目。尤其是看到梁少卿背上还插着一颗草标,身前双手捆绑的时候,更是议论纷纷了。

    “喂!你快给我解开!”

    楚乔懒懒的回过头去,笑眯眯的问道:“有你这样跟主人说话的吗?”

    “什么主人?我堂堂一名读书人却被你以金钱俗物来买卖,简直是有辱斯文!我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错!”楚乔一口打断他的话:“第一,不是我让你来多管闲事的。第二,你对我也没有救命之恩,反倒是我救了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书呆子。第三,我之前要给你钱,可是你说你死也不要。若是有钱给城守交进城费,就不会被查行走草书,也不会被当做奴隶被抓起来贩卖。所以,你会变成这样完全是你自作自受,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我、我……”

    “唰”的一声,绳索落地,楚乔笑着将两张银票递过去:“咱们就此别过,以后别再被人抓住了。”

    “大丈夫行于世间,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死也不会要你的钱的!”

    看着梁少卿的背影迅速消失在长街的尽头,楚乔摇头淡淡一笑,若不是自己时间紧迫兼且自顾不暇,真的应该将他的行李物品抢回来。世事迫人,如今,他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此番冒险进城买马已经犯了大忌,实不宜多生事端。

    在汤马岭暴露了行踪,一时间整个东南都布满了帝国的爪牙和眼线,原本两天就可以到达的路程,躲躲闪闪之下竟足足走了五天。五天过后,楚乔终于来到了距白芷关不过五十里的贤阳城。

    想要通过白芷关进入卞唐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走陆路,从白芷关口进入卞唐境内的第一座大城白芷城,走这条路需要两国签署的文书,即为通关文谍,还要大量的金钱打通方能入境。白芷关作为卞唐北方最大最强的关口,其防范的严密程度自然无需质疑。楚乔当然不会有正常的通关文谍,她也没有强行冒险入关的打算,所以这条路几乎可以不去考虑。

    第二条路就是走赤水上的水路,现在没有战事,对水上的防范也不如关口那样严密,楚乔知道有很多黑船暗暗的做这种买卖,专门以高价运送那些没有通关文书却想要入关的人。所以,她不得不冒险再进城,偷偷打听这样的商家。

    连续在黑市上转悠了两天,终于谈妥了时间,定在明日晚上三更,于三十里外的乾水沟下船。

    天色已晚,楚乔行色匆匆的走在长街上,为了掩饰行藏,她穿了一身男装,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般,唇红齿白,模样俊俏。贤阳城是大夏的门户边境,占地极广,各地的商旅行人都要经过此处,热闹繁华之象竟丝毫不逊色于真煌帝都,现在已是深夜,街上仍旧人来人往,各种商户叫卖街头,热闹非凡。

    以后都要走水路,将刚买的马匹牵到马市上贱价卖了出去,然后买了一些干粮食物,正准备离开,却被一伙人数众多的奴隶贩子吸引,楚乔眉头紧锁的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铁笼子放在空地上,**十名年轻的奴隶站在里面,有男有女,其中以一名穿了一身儒生长袍的男人尤其醒目显眼,已经有几名徐娘半老的中年贵妇在一旁笑吟吟的打量,不断的向货主询问着价钱。

    “嗨!”

    楚乔斜斜的倚在在笼子上,手拿着一把瓜子,对着里面的男人叫了一声,然后呸的一声吐出一颗瓜子皮,笑吟吟的,十足一个富贵人家的败家子弟。

    男人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皱起眉来,满脸的厌恶,也不答话,随即无精打采的低下头去。

    “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你运气不错啊,这才几天,又有新东家接受你了!”

    梁少卿闻声顿时一惊,猛的抬起头来,上下打量她一番,认出她来,顿时惊喜的叫道:“啊!是你?你怎么这个打扮?”

    “你又不是不知道,”少女嘿嘿一笑:“我是江洋大盗嘛。”

    “哦,对。”话刚一出口,梁少卿顿时改口摇头道:“不对不对,你怎么会是江洋大盗,一定是官府的人误判,冤枉了好人。”

    “呵呵。”楚乔笑出声来,调侃他道:“这是吹了什么风,我们一身正气行得端走得正的堂堂七尺男儿说话也变得这样口不对心了,怎么?有事求我啊?”

    “姑娘,快救我出去吧。”梁少卿垮着一张脸:“你不能看着我被当成奴隶来侮辱啊,我说什么他们都不相信,这里我人生地不熟,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救你?”少女啪的一声将瓜子都扔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怎么救?”

    “当然是将我买出去了?”

    “那怎么行?”

    “那怎么不行?”

    楚乔连忙摇头道:“您堂堂一名读书人,却要被一群走徒平民以金钱俗物来买卖,简直是有辱斯文,玷污了您的身份,我怎么能干这种事?”

    梁少卿瞠目结舌脸孔通红,想了半晌,才磕磕巴巴的说道:“时间紧迫,事态紧急,这个、这个文人气节,暂时、暂时可以先放一放。”

    楚乔闻言顿时扑哧一笑,正想说话,突然见一名五十多岁一身绫罗绸缎满脸胭脂水粉的肥胖妇人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大步走了过来,隔着笼子一把抓住了梁少卿的衣领,叫道:“就这个。”

    老板一愣,笑眯眯的说道:“夫人,那我刚刚说的那个价?”

    “就按你说的办!”

    “好嘞!您稍后!”

    梁少卿见了顿时面如土色,求救的向楚乔望来。

    只见那妇人身后跟了十多名点头哈腰的下人,还有二十多名刚刚买下的奴隶,一个个全都相貌清秀,俊秀高大。

    楚乔暗暗乍舌,笑眯眯的走上前去,缓缓说道:“这位夫人,您都一般年纪了,买这么多精壮男子,您受得了吗?”

    妇人闻言顿时不高兴,冷冷的看了楚乔一眼,说道:“哪来的小兔崽子,滚一边去。”

    “我是为您好啊,不如,您让一个给我吧?”

    “想得倒美!”妇人怒声喝道:“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我打折你的狗腿!”

    “哎哟,真凶!”楚乔连忙闪到一边,对着老板大声喊道:“老板!这奴隶她出多少钱?我出双倍!”

    此言一出,正在准备将梁少卿拉出笼子的老板顿时一愣,瞪着一双金光闪闪的眼睛就向这边望来。

    “双倍?”妇人嗓子尖锐,冷声说道:“我出四倍,敢跟我争!”

    楚乔笑吟吟的靠在笼子边上,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出十倍。”

    “我出二十倍。”

    楚乔摇了摇头,说道:“我出四十倍。”

    “我出一百倍!”

    “我出二百倍!”

    “我出一千倍!”

    “哇!一千倍啊!”楚乔笑容可掬,乍舌道:“那就让给您吧,我可争不起。”

    老板乐的脸都开了花,忙不迭的冲上前来:“钱夫人,原本的定价,两片金叶子,现在您出价一千倍,就是两千片金叶子,成交。”

    妇人刚才不过是逞一时之快,横看竖看这个小白脸奴隶也不值两千片金叶子,眼珠一转,顿时大声叫道:“好啊!木老板,你和人串通好了阴我!”

    “这、这是怎么话说的,我敢阴谁也不敢阴您啊!”

    “哼!我不买了,咱们走着瞧!”妇人大喝一声,转身带着下人们就怒气匆匆的离去。

    木老板站在原地,颇有些摸不到头脑,左右看了一圈,才看到靠在笼子旁边站着的楚乔,连忙小跑着跑上前来,笑着说道:“这位小公子,那位夫人走了,这个奴隶既然您看好了,就卖给您了,就按您刚刚说的那价,二百倍,四百片金叶子。”

    “木老板,你欺负我年小不懂事吗?”楚乔展颜一笑:“之前是和那位胖妇人制气,我才给了这么个价,现在她走了,你还问我要这么多钱。您这卖的不是奴隶,是皇子吧。”

    木老板张口结舌,嘿嘿笑道:“那您说,您给多少。”

    “和你们之前定好的一样,两片金叶子。”

    “什么?”木老板大吃一惊,皱着眉说道:“那我还不如卖给老主顾,何苦为了您得罪一个人呢?你多少得给加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