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1处特工皇妃 > 第094章:卞唐渐近

第094章:卞唐渐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日第二更】

    夜里的西白城显然要更热闹一些,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满是商人小贩的叫卖声。

    燕洵的马车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满街灯火闪烁,到处都是各种稀罕的物件,很多都是从怀宋卞唐等地传入,此处已经接近边城,商贸繁荣,百姓生活也越发富足一些。

    “少主,”阿精沉声说道:“我们要补充一些干粮,马匹也需要更换,希睿已经去准备了,我们要在这里等一会,您看,我们是不是先去投宿。”

    “不用,”燕洵说道:“连夜赶路。”

    “是。”阿精没有反驳,事实上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提议罢了,自从离开尚慎,燕洵就一路疾驰,很少休息,他跟了燕洵这么多年,自然深知这其中的深意。此次表面上虽然是刺探卞唐情况,和那人见面会盟,联手协议。其实少主心里想什么,他很明白。

    希望姑娘平安无恙!

    阿精在心里再一次默念一次。

    走了很久,仍旧没能出了工艺首饰的市场,据排在最东面的马匹市场更是遥不可及,希睿他们还应该再等一会,阿精就驾着马车一点一点慢悠悠的四下观看,样子十分悠闲,就好像是真的游人一般。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登时从市场的西面传了过来,马车里波澜不惊,毫无反应,一旁的一名书生样子的男人不着痕迹的靠上前来,然后对阿精说道:“属下去看看。”

    “岳老大,你也别兜兜转转的,这个女人我要了,你要么就开个价,咱们行就商量商量,你要是再跟本少爷废话,我可就直接抢人了。”

    一个一身白袍的男子,手拿一柄扇子,在几个家丁的护卫之下,慢条斯理的轻声说道。看他衣着华丽,定是大家子弟,可是一张脸孔却颇为惹人厌烦,满是猥琐无耻的神色,虽是说着这样的话,可是一双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紧紧的盯着那名坐在地上,满身伤痕的女子,散发出贪婪的光彩。

    周围围观的百姓见有热闹可看,人人哄笑,叫起好来,可见这里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众人已经麻木,丝毫不觉得这其中会有什么不妥。

    那名女子满头乌黑长发,面色苍白,垂着头坐在地上,手脚都被捆绑起来,静静的一动不动。可是虽然她低着头,众人还是可以从她光洁的皮肤和弧度完美的下巴上看出这女子的艳色,宽大的衣袍十分不合身的湿漉漉的套在身上,更显得她身材玲珑,凹凸有致。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面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鞭痕,显见是受了不少的鞭打虐待。

    岳老大手拿着一张白纸,在白衣男子的面前挥了挥,极高傲的说道:“王公子,你可看好了,这是普通人家的女人吗?这是帝国长老会昭明大公的亲生女儿,是咱们大夏的顶尖的天之骄女。换在平时,别说你想将她买回去收入私房了,就是你想看上一眼,都会有人准备着随时挖你的眼珠子,若不是人家小姐如今落魄了,哪有咱们兄弟的份?就这身份,就这地位,就这模样,要你二百金,还贵吗?”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大惊,马车里的燕洵眉头轻轻皱起,一把掀开帘子,对阿精沉声说道:“阿精,去看看。”

    说罢,就跳下马车,向着人群中央就走去。

    隐藏在人群中的护卫们一见顿时齐刷刷的挤进人群,为他开出一条路来。

    这时,那名女子突然扬起头来,眼神倔强的看着岳老大,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你会遭报应的!”

    这时,众人登时看清楚了她的全貌,顿时齐齐发出一声惊呼。只见女子面容极美,杏眼柳眉,红唇雪肤,修长的脖颈好似天鹅般优美,隆胸窄腰,身材窈窕,即便是这样狼狈,仍旧遮不住她的艳丽,一双眼睛好似秋水,虽然冰冷仇恨,但却别有一番难掩的风姿。

    王公子是首次听到她说话,只觉这女人说起话来声音甜美,好似银铃,根本就没注意她说的是什么,眼巴巴的看着她,眼珠子都差点没冒出来,突然一咬牙狠心说道:“不贵,买了!”

    岳老大闻言极为高兴,笑着说道:“那就成交吧,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何?”

    王公子兴高采烈的就要拿银票,突然眼珠一动,嘿嘿一笑,伸手摸了摸下巴,说道:“岳老大,我要花这么多的钱,你说,我总得验验货才放心啊!”

    围观的行人一听,登时哗然,岳老大一愣,随即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王公子的胸口上,笑骂道:“你这个淫贼,你要是那么大放想在这里验货,我也不阻着你。”

    众人心领神会,谁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纷纷大声起哄,好像生怕王公子不在这里验货一般。那女子此时终于露出惊恐之色,眼泪盈在眼眶处,却强忍着不肯流出来,紧咬着下唇,呼吸急促,恨不得一头撞死,偏又动弹不得。

    旁边一名看管奴隶的人贩子见了,一鞭子抽了下去,喝道:“老实点!”

    王公子见了,一把推开那个鞭打她的人,说道:“一边去,老子都要买了,你还在这里打,到底有没有把老子放在眼里。”随即转过身来,对着岳老大说道:“在这里怎么成,咱们找个客栈,就在那里验货,你要是不放心就在一旁看着。”

    岳老大笑骂道:“你吃着老子看着,老子犯贱吗?算了,看在公子跟我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就前面的归雁客栈,咱们这就去吧。”

    王公子嘿嘿笑着,吩咐身旁的小斯几句,上前一步就冲着女子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笑着:“小美人,别害怕,本公子会好好疼你的。”

    女子目光如死灰一般,却倔强的沉声说道:“你杀了我吧,我不会从你的。”

    她虽然说的强硬,可是声音却清脆有若百灵,王公子更是咧开嘴来淫笑两声:“别怕啊!本公子怎么舍得杀了你,你是本公子花大价钱买回来的心肝宝贝,我疼你还来不急呢!至于从不从我嘛,可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一群畜生!我淮阴战士,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淮阴?淮阴早被皇帝灭了,知道罪名是什么吗?背叛帝国,里通外敌,谁也救不了你,现在谁来也不好使,就算是燕北狮子来,老子也能将他蚂蚁一样的碾死!”

    “轰!”猛然间,众人只见一道青色身影顿时闪过,一身白衣,趾高气扬的王公子霎时间就好似风筝一般的腾云驾雾的飞了出去,直直飞出七八米远,才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少主,”书生冷冷看了王公子一眼,随即恭敬的转身走了回来,只见人群之后,一名穿着一身墨绿色长袍的男子缓缓自人后走了出来,步伐缓慢,面色冷淡,看不出半点喜怒。

    他目光淡淡的从众人身上扫过,看了一眼从地上狼狈的挣扎而起的王公子,随即指着那个狼狈的坐在地上的女子,说道:“带她走。”

    岳老大看着趴在地上,久久爬不起来的王公子,战战兢兢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想强抢吗?好大的胆子,不怕我报官吗?”

    众人听岳老大嘟囔了半天,竟然搞出这么一句话,不由得轰然大笑。要知道岳老大在这西白城招兵买马的贩卖奴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直是欺善怕恶的主,向来遇上软柿子就又掐又捏往死里欺负,遇上厉害的人物就报官,让官府出面,眼下见他被吓成了这个样子,显然是看出了点端倪了。

    燕洵淡淡的回过头去,微微皱起眉来,语调低沉的说道:“店家,这位姑娘是淮阴赫连氏的千金,这样的身份,你也敢动,是不是胆子太大了些。”

    岳老大壮着胆子叫道:“赫连氏又怎么样?淮阴已经败了,任谁都能上去踩上一脚。别说她,就算现在燕北的王,当初在真煌还不是人见人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些人上人一旦家业败了就连狗都不如,我这是合法的生意买卖,有何不可?”

    燕洵没有说话,他只是缓缓的眯起眼睛,淡淡的看着这个男人,眼神里光芒盈盈,别具幽光。

    岳老大被他看的有点发毛,故作镇定的说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兄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就此交个朋友,这件事情我也不向你追究了,你看怎么样?”

    燕洵斜睨着他,嘴角一牵,突然感觉有几丝好笑。

    “他奶奶的,都傻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打死他个王八蛋!”被摔得眼冒金星的王公子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一众手下大声疯狂的叫着。

    燕洵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径直走上前去,就向那女子走去。

    岳老大一咬牙,猛的一挥手,自己的手下们也纷纷上前,露胳膊挽袖子就要开打。可是这时,原本围观在周围的一些普通人突然身手矫健的冲上前来,就和这些人斗在一处,三下五除二,就将王公子和岳老大的人打翻在地,刹那间,遍地横七竖八的大汉惨叫哀鸣,不断翻滚。

    燕洵站在那女子身前,低头望着她,见她衣衫破烂,回头对阿精说道:“拿件衣服来。”

    阿精一愣,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袍,燕洵接了过来,居高临下的递给女子,说道:“穿上吧。”

    赫连家的小姐顿时就愣住了,她不可置信的仰着头,手指颤抖着,似乎怎么也拿不住拿件衣服一样。连日以来的折磨动荡,居无定所的漂泊流浪,被一个人转卖给另一个人的羞耻侮辱,从未忍受过的艰难和坎坷,早已让这个女子身心俱疲。她一直强忍着,不哭不闹,竭力保持着赫连家最后的尊严,可是此时,她的眼眶却突然红了,她抿紧嘴角,接过那件衣服,紧忙低下头去,一滴眼泪啪的一声打在手背上。

    王公子看的脸色大变,没想到自己打遍西白无敌手的护卫队竟然在人家挥挥手之间就溃不成军,王公子被吓的牙根打颤,瑟瑟发抖的说道:“你给我等着,有种的就别跑。”说罢,自己当先跑掉,几下就没了踪影。

    岳老大一看王公子跑了,整个人都崩溃了下来,一改之前的硬气,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燕洵的身前,大声的哭道:“请大侠看在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十八娘子的份上,给我一条生路啊!”

    燕洵一愣,看着这个哭的惊天动地的大汉,不知道的还会以为要被卖身为奴的人是他一般。听着他这耳熟能详的说辞,一时间只觉得一阵厌恶,他不动声色的缓缓说道:“你想要钱吗?你买给那个混蛋多少?”

    岳老大登时心下大喜,没想到这人真的是大侠风范,吃软不吃硬,一边哭着一边说自己生活所迫,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为了父母亲人,老婆儿女,才铤而走险的走上了这条充满了荆棘坎坷的道路,如今一同工作的兄弟大多在战乱中死去,无数的老弱妇孺在等待着他去照顾抚养,说的自己好像是照顾孤寡老人的人民公仆一般。最后才看似不在意的说出女子卖价是二百金珠,自己当然不敢收大侠这么多钱,可是为了兄弟的父母生活富足,为了他们的子女能够上学堂得到良好的教育,自己就算成了全天下最无耻的败类也无所谓,于是决定打个折,只收燕洵一百九十九金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