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1处特工皇妃 > 第095章:如此倒霉

第095章:如此倒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燕洵于大夏边城的乡间阡陌之上仰头远眺的时候,整个詹府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刚刚有下人来报,詹府的五小姐詹子茗出去会客,却在坞彭城城守府内被坞彭城守的夫人截下,给关了起来。而这里面的原因,自然是无人不明。

    詹子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舱内抚琴,詹子葵斟酌了半天,才把一句话说的完整。一身白色棉袍的男人住了手,然后缓缓的,缓缓的皱紧了眉头。

    “子瑜,就算五妹平时再不好,你也要想想办法,那个田夫人是个有名的悍妇,万一……”

    “好了,我知道了。”詹子瑜闭上眼睛,微微仰起头来,深吸一口气,说道:“二姐先出去吧。”

    “可是?”

    “去吧。”

    房门被关上,詹子瑜深深长叹,随即缓缓的靠在椅背上。

    当天下午,船上的气氛十分诡异,船刚一靠岸,景邯就已经带人下船,此时已不在船上。一个时辰之后,詹子瑜在两名下人的陪同下下了船,坐上早就等在一旁的马车,绝尘而去。

    一直到晚上,灯火点燃,下人们纷纷聚集在甲板上吃饭,马车才遥遥的回来。詹子瑜当先被下人抬下车,随后,是一身盛装的詹子茗,只是头发稍稍凌乱,脸上还带着一块稍厚的面巾。下人们自动回避,然而借着微微吹过的夜风,楚乔却还是看到了她面巾下红肿的脸颊。

    詹子茗是一个人回来的,并没有带回一个下人丫鬟,所以当晚饭过后荆紫苏找上门来的时候,楚乔已经知道她所来何事了。

    船舱毕竟很小,荆紫苏就坐在梁少卿床榻上,愣愣不语,眼神有些发直。楚乔倒了杯茶递给她,她一时竟没有觉察。

    “紫苏姐?”

    楚乔小声的叫道,荆紫苏一愣,连忙接过茶杯,捧在手里,浅浅的喝了一口。

    楚乔叹了口气,说道:“紫苏姐,你有什么事吗?”

    “啊?我、我,”荆紫苏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没什么事。”

    船舱里顿时就冷了下来,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这时,梁少卿突然敲门,端着一盆热水,说道:“小乔,你要的水。”

    “恩,”楚乔点了点头,走上去接了过来。

    梁少卿很有礼貌的和荆紫苏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出去。

    楚乔坐在床榻上,将水盆放在地上,然后解开绑腿,脱下鞋子,谁知荆紫苏见了,一下蹲了下来,就为楚乔脱另一只鞋。

    “紫苏姐!”楚乔一惊,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我帮你洗脚。”

    楚乔顿时有些生气,她眉梢一挑,怒道:“谁让你来做这些?”

    荆紫苏一愣,似乎有些害怕,她讪讪的收回了手,蹲在地上,双手全湿,还在往下滴着水,有些茫然的望着她,竟一动不敢动。

    楚乔穿好鞋子,皱眉道:“坐下。”

    荆紫苏连忙坐回床榻,那副小心的模样让楚乔心里发酸,她皱眉说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荆紫苏微微咬住下唇,想了很久,还是摇了摇头:“没事,我、没什么事。”

    说罢,她就站了起来,脚下却一软,几乎倒了下去,楚乔连忙扶住了她。透过衣衫,只感觉这女子瘦骨嶙峋,单薄的惊人。

    荆紫苏走到门前,打开房门,江上的风很大,一下就吹乱了她本就有些枯黄的头发。她其实还很年轻,还不到二十五岁,可是眼角却有了细密的皱纹,皮肤也并不光洁,苍白的惊人。

    “月儿,你好好睡吧,夜里风大,记得盖被子。”

    荆紫苏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楚乔目送着她离去,只见她衣衫单薄,身形消瘦,好像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一般。

    一丝悲凉骤然从心底升起,她久久的站在门口,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做了这个不理智的决定。

    她自然知道荆紫苏会来的原因。詹子茗一个人回府,却没有带回一个下人,显然是身边的下人都被人扣押在城守府内,如此想来,詹子茗被詹子瑜带回来,那么岂不就剩下那些跟在她身边的奴才们来承受城守夫人的怒火?

    詹家不会为了几个小奴才丫鬟再出面一次,如此,那名名叫采嗪的女子就算不死,也会被打个半死,而且荆家的这几个姐妹就此又会分离,以后对方如何,境况如何,是否还会有相见的机会,都成了一个未知数。

    荆紫苏是没有办法了,她所认识的人之中,只有这个刚刚重逢的妹妹似乎还有那么点本事,不但深得詹家主人的青睐,还同景小王爷有那么几丝暧昧的关系。

    楚乔原本是没有打算管这个事情的,她对自己的能力有着清醒的认知,况且如今被景邯缠上,自顾尚且不暇,何来时间多生是非,所以她也一直没有主动提出来。然而出乎楚乔意料的,荆紫苏并没有提出来,她忐忑不安的坐着,屡次想要开口却终究没能启齿,最后竟然一个字都没提的离去。

    也许,她也是明白的,明白对方是怎样的势力,明白自己的所求是如何的强人所难,明白即便是说出来也是徒劳,明白也许这个刚刚重逢的妹妹会引祸上身。

    楚乔眉头紧锁,坐在床榻上绑好绑腿,然后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靴子间,开门就走了出去。

    楚乔也许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可以理智,可以精明,可以将一切厉害关系都摆在桌面上理论,但却受不了别人对她好。正是这样的性格让她跟随燕洵生死八年,也正是这样的性格,让她在荆紫苏那局促不安的表情中狠狠的心软下来。

    圆月被乌云遮住,天地间一片漆黑,楚乔利落的翻身下船,回头看向那两名已经昏睡过去的景邯的暗哨,随即转身狂奔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楚乔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田城守的府邸。若不是那偶尔经过的守卫还有体型凶悍的恶犬,这座看似戒备森严的古代庄园,在楚乔眼里更像是一个不设防的巨大游乐场。

    泥鳅一般的从一棵树下滑落,女子悄无声息的落在后花园里。

    城守府的建筑呈连线式,颇有些军营的样式,听说这位田城守是位出名的武将,看来果不虚然。楚乔身形灵敏的靠在一座假山之后,耳廓微动,只听远处有脚步声渐近,似乎正朝自己而来。

    前方草丛茂密,右边树林繁茂,看似都是躲避的最佳选择,可是楚乔却坚定的判断出那里隐藏的许多暗哨,只要自己一步踏错,定会被乱箭穿心,毫无幸理。很明显,此路不通。

    眼望向东南方向的座座楼台,楚乔眼角微微眯起,眉头一皱,闪身而出,脚下猛然发力,向着右侧一片长形回廊的廊柱就猛然跑去,眼看就要撞在柱子上,楚乔登时抬脚,猛地蹬在柱子上,身体随着惯性向上瞬间窜高,三步跨出,就在渐渐失力之时,双手一伸,一把抓住了上面的瓦顶,吊臂,双腿夹住柱子,迅速上窜,就在拐角的灯火转过来的时候,女子身体迅速一跃,顿时像一只壁虎一样紧紧的趴在回廊的瓦片之上!

    “这边走。”

    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里带着谄媚和小心,奴才气十足,随即,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听声音大约有二十多人,楚乔眉头紧锁,静静蛰伏,一动不动。

    “素闻公子风采照人,武艺出众,智勇双全,乃人中之龙,今日得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流言之语不足以表公子风采之一分呐。”

    男人突然哈哈大笑,似乎很为自己这番言辞为喜,然而那名被他夸赞的公子却一言未发,花园里只回荡着男人夸张的大笑,显得尴尬至极。

    笑了一会,见实在无人响应,男人干笑两声,就停了下来,随即好像猛然想起一事一样,猥琐的笑笑说道:“这边走,就要到了,就要到了,本官刚刚从贤阳城买回一名女奴,姿容无双,娇媚动人,已经梳洗打扮好了,嘿嘿,就等公子享用了。”

    原本行走的脚步突然一顿,正好走到楚乔的下方,女子顿时全身肌肉绷紧,握住手里的匕首,屏住呼吸,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一个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声音的主人似乎患了伤风,声音有些哑,还有厚重的鼻音,但却无损他那种慑人的气势。

    “贤阳城?”

    “是,”男人一笑:“嘿嘿,这公子也知道,你们大夏对奴隶的管制宽舒一些,价钱嘛,呵呵,也照卞唐便宜的多。前阵子书记局的崔司马去贤阳城办事,顺便给我捎来的,公子,您要不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