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1处特工皇妃 > 第096章:浴房春潮

第096章:浴房春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房门被打了松香,开门间有好闻的松香味随着外面清凉的夜风吹了进来,那名公子显然换了一件衣服,宽襟窄袖的乌金长袍,衣衫的下摆处是一双藏青色的靴子,靴子表面有暗青的蟒龙图文,这图纹做的极尽精细,又以同色暗纹为掩,乍一打眼平淡无奇含蓄内敛,甚至不仔细看根本很难发觉。然而细细打量,却隐隐有一丝狰狞的豪气凸显而出。

    室内灯火幽暗,只在南北两角点了两盏宫灯,宫灯以粉红色灯罩罩住,室内整个笼罩在一片暧昧的灯影之下。一名一身桃红色罗纱宽胸裙的女子跪在地上,见人进来,深深的叩首,垂下头去,十分恭顺,从上面看去,只能看到一截天鹅般优美洁白的脖颈。

    田城守面色仍旧有些发白,但还是强自镇定的说道:“公子,您先歇息,本官先下去了。”

    公子点头,沉声说道:“多谢田大人盛情。”

    田城守点头哈腰的奉承几声,临走前对着跪在地上的女子说道:“要好好服侍公子,知道吗?”

    女子连忙压低身子,越发恭谦小心,一副柔顺的样子,声音细柔的说道:“是。”

    她的声音很好听,温柔如水,谦卑温顺,只是好像是刚刚睡醒一般,带着点微重的鼻音。那名公子没在意,田城守显然也没有放在心上,和公子打了声招呼,就退了出去,并小心的关上了门。

    脚步声渐渐离去,但是听得出,房间的外面,还有最少二十人的护卫在小心的守着,而且个个身手了得,不是寻常之辈。

    灯火摇曳,室内一片朦胧,房间的正面,是一张大的离谱的大床,之所以说它大,是因为那简直不是一张床,像是一块高出地面的地席,即便并肩躺上五六个人想必也不会觉得拥挤。上面铺着猩红的锦缎,软被高枕,红绡华曼,大床的前面是一串璀璨的东珠幕帘,外罩红纱纱帘,室内本无风,可是不知为何那些纱帘却无风自舞,轻飘飘的摇动着,在暖色系的灯火之下,流泻出水一样的奢华暧昧。

    乌金长袍的公子淡然撩起纱帘,坐在大床上,身子随意的向后一歪,看着仍旧跪在门口的女子,声音平淡的说道:“还不过来?”

    他的声音很低沉,间中还带着浓厚的鼻音,似乎是受了风寒,呼吸都略显沉重了些。

    女子闻言蚊蝇般的“嗯”了一声,然后跪在地上,竟然就这样低着头跪行而来,走到公子身旁,伸出一双素白的小手,抬起年轻公子的一只腿,放在小脚塌上,然后轻柔的为他脱下靴子,然后,继续脱另外一只。

    “砰”的一声突然传来,年轻公子一脚踢在女子的肩膀上,力道并不大,但却将她的手踢开,女子一愣,身子顿时瑟瑟发抖,一下伏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来。

    年轻公子坐在床上,皱眉向女子看去,面容阴沉,似乎有些愤怒,有些失望,可是隐隐的,却又夹杂着一丝莫名其妙的庆幸。

    不必再看了,男人缓缓抬起头来,眼望着屋顶。

    本就过于异想天开,若是她,怎会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人擒住?即便在伤重下被擒事后也定会逃走?更谈何这样温顺恭谦的伺候别人,小心翼翼的一声不吭?

    倒是刚才的那个女刺客,最后那个冷冽的声音,还有那灵敏高超的搏击身手……

    此时此刻,他几乎可以有八成的把握肯定那个人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懊恼,淋了一场大雨,竟淋坏了自己的脑子吗?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派出手下的追踪高手和城守府的侍卫一起去捉拿刺客,这个心理很玄妙,让他一时都有些抓不住自己的心意,是不想多生事端,是因为那两成不确定的犹疑,抑或是,不希望她落到别人的手上?

    不去多想了,他一下站起身来,大步走向屏风后的浴池,边走边解开自己的外袍,随手扔在地上,只穿着棉白的内衫,满头墨发散开,不羁的散在身后,面孔白皙,嘴唇殷红,眼神邪魅,整个人都透着一丝俊美的邪气。

    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

    年轻公子这样想着,我只是想将自己的东西拿回来而已。

    灯火摇曳,年轻公子已经脱下内衫,露出健美的臂膀,光着上身,就走进了屏风后的另一个房间,打开房门,顿时蒸汽四溢,暖意袭人。

    楚乔一直低着头,始终没有抬头看男人一眼,是的,这名一身桃红色轻纱的女子就是楚乔。刚刚外面聚集了大批城守府的士兵,就算她对自己再有信心,也清楚的知道即便是自己拿着一把ak607冲锋枪,也没可能从这么多人的包围中活着冲出去。不说即便冲出房间,还有偌大的城守府,还有整个坞彭城的防御系统,外面还有那么多架着弓箭满府追拿刺客的侍卫,就说那名刚刚和自己在回廊顶交手的男子,就绝对不好对付。

    仓促之下,她只能出此下策,将那名昏迷的女子藏起来,换上她的衣服,然后以图蒙混过关。果然,让她赌对了,田城守被她成功的蒙骗过去,而眼前的这个身手了得的男人,很显然的对她没什么兴趣。

    楚乔嘴角一牵,心下志得意满,最好这名道貌岸然屡次坏自己好事的男人不好女色,大骂自己一顿将她赶出去,这样她就可以从外面那几十名护卫的包围中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

    “你,过来。”

    乐极生悲,就在楚乔暗自开心的时候,澡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给我擦背。”

    楚乔的表情瞬时间变得十分丰富,她皱着眉,考虑着要不要现在悄悄摸进去,然后趁他不备一刀结果了他。但是里面男人随后说出的一句话却让她的动作霎时间轻松起来。

    “然后你就可以出去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楚乔顿时乐滋滋的站起身来,以一个女奴应有的谦卑和恭顺迈着碎步迅速的跟了上去。

    刚一打开澡房的门,一股热气顿时扑面而来,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蒸汽,令人睁目如盲,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楚乔皱着眉头,就要进去,就听里面男人沉声说道:“脱了鞋子。”

    果然,一股温热的感觉从脚下传来,鞋子已经湿了大半。楚乔连忙收回脚来,脱下**的鞋子,光着脚丫就走了进去。

    这座澡房建的极大,比外面的卧房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从外面看来,根本不会想到一扇屏风之后竟然有这么大的空间。澡房的正中,是一个足以媲美游泳池的大浴池,浴池的三面墙壁上各有四个白玉雕刻的美女石像,这些石像无不衣衫半裸,姿势诱人,眼神撩惑,热气腾腾的水正是从这十二个石像之后喷涌而出,流进浴池,然后从浴池边蔓延而出,顺着地面向四周的水槽流去,再顺着管道流出澡房。

    楚乔估计,若是以人工来烧水,很难支持这样消耗,况且水温极高,以现在的工艺技术,可能水还没流进来就已经凉了,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蒸汽冒出来。显然,这座城守府定是建在一座地下温泉之上,这位田城守也是个能享乐的人,派人打通了地下,引泉水而上,花重金建造了这么一座奢侈的人造温泉。那些输送温泉的管道都是铜铁而铸,用炭火烧的发红,水刚一流进来就嘶的一声冒出巨大的白气。

    澡房的四周,或明或暗的点着几盏宫灯,却无不是幽幽暗暗,灯火微弱。澡房的墙壁上,刻着一些浮雕,楚乔仔细看去,竟都是一些妖媚女子的画像,并且统一的都没穿衣服,只是以各种撩人的姿势含羞答答的捂住几个关键部位,却显得更加诱人。

    也不知道是房间里温度太高,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楚乔脸蛋一红,顿时垂下眼帘,不敢再看。

    浴池的上方,有一方高高的平台,下面炉火熊熊,炙烤着上面的一方暖炕,暖炕上有一整块的白熊皮草,两侧还摆放着一些水果酒肉,楚乔只看一眼,就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有了这火炕,即便是在这样的澡房之内,那些皮草也不会潮湿,这样,很方便男人们在泡澡之后,和这些千娇百媚的小女奴做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激烈运动。

    “你死了吗?”

    低沉的嗓音缓缓传来,即便带着浓重的鼻音,还是遮不住那声音里所带的强大煞气。

    楚乔冷冷的翻了个白眼,擦背,看我不擦下你一层皮!

    随后,光着脚就走了进去。

    越接近浴池,蒸汽越大,越看不清东西。等到完全走到浴池边缘的时候,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

    楚乔摸索着向前,脚下试探着,到处都是水雾,让她不知道是否到了浴池的边缘,突然只听“噗”的一声,楚乔一个踉跄,脚下一滑,身子顿时失去平衡,向着池子就栽了下去,原本一个横步分踏势就能够站稳,但是考虑到池子里的是一个连自己都占不到便宜的搏击高手,她只能满脸苦涩的任自己向巨大的水池跌倒而去,而不敢做任何举动。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修长的手顿时伸出,一把托住了楚乔的腰,一股大力传来,两个利落的推扶,就让楚乔半跪在浴池边。

    “我只是叫你来为我擦背,别搞那么多事。”

    低沉的声音在雾气腾腾的澡房里缓缓响起,男人的声音十分冷酷,带着几丝毫不掩饰的不屑。显然,他已经认定刚刚楚乔的举动是一种变相的献媚了。

    楚乔深吸一口气,抑制住心里的怒火,摸索着跪在水池边,左右看了一会,却根本看不到擦背的毛巾在哪里。她的额头微微冒出汗来,眉头也缓缓的皱了起来。

    一阵呼啦啦的水声传来,尽管楚乔看不到,但是仍旧可以感觉的到前面男人已经回过头来。水雾朦胧中,楚乔甚至能感觉的到对方那锐利兼且不耐的眼神,因为在打斗结束的时候自己曾说过话,为防对方从她的声音里将她认出来,她故意改变声线,声音尖细柔软,兼且带着几丝小心翼翼的谄媚,说道:“奴婢,先为公子推拿按摩一番如何?”

    前面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去,似乎已经默许。

    楚乔撸起袖子,伸出一双素白的小手,就为年轻公子按摩了起来。

    一个优秀的特工,必须能在不同的环境下完美的诠释出各种不同的身份来,尤其是一名女特工,在工作的需要下,难免会有一些色相上的牺牲。对于推拿按摩之术,楚乔在现代就曾受到过专业的训练,这么多年没用,竟然也没有荒废。很快的,她有别于这个时代的专业手法就赢得了面前男人的满意,最起码,通过男人逐渐放松的肌肉,楚乔知道,他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了。

    尽管看不到脸孔,可是不可否认的,这男人的身材很好。或者,这不能用一个“很”字来代表。他的肌肉十分结实,却并不像一般的武夫那样狰狞纠结,而是拥有完美的线条,流畅并且健美,一分不多,一寸不少,既有文人的儒雅之气,更有男人的阳刚之美。只看上身,就可知这男人身材极高,宽肩、窄腰、长腿,没有半寸多余的脂肪,显见平时经常运动锻炼,而对于这一点,楚乔现在仍旧隐隐作痛的肩膀足以证明此人武艺的精湛。

    用旁边的水舀舀起热水,顺着男人的肩膀浇了下去,水流沿着男人的背阔肌缓缓流下,没入热气腾腾的池水之中。楚乔嫩白的手指在他身上卖力的推拿,她不同于一般的女子,手腕上力道十足,认穴准确,手法也十分专业。只听男人缓缓深吸一口气,然后微微向后仰头,竟然就这样靠在楚乔的大腿上,似乎打算睡上一觉。

    楚乔眉头紧锁,却无可奈何,她深知这男人身手不凡,即便自己全力以对,也未必有全身而退的机会。而就算自己趁他不备杀了他,也很难逃出门外那些侍卫的围攻。更何况今天晚上她的任务是营救采嗪,现在连那女人被关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她也不想节外生枝。按耐下心中的怒火,她按住男人的肩膀,缓缓推拿。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是满头大汗,竟比打上一回合七合拳还要疲累。

    “啪”的一声,一滴香汗从额头滑落,竟然打在男人的鼻梁上。年轻公子眼也没睁,淡淡的说道:“把衣服脱了。”

    “啊?”楚乔顿时一愣,却猛然知道自己失态,连忙收敛情绪说道:“公子,想做什么?”

    “你现在是巴不得我对你做什么吧。”年轻公子轻笑一声,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嘲讽和冰冷:“可惜我现在没这个兴致,我只是没见过什么人在澡房里穿着衣服的,好意提醒你一下,免得你热死。”

    “多谢公子好意,奴婢不热。”

    尽管明知道这话是撒谎,但是想起田城守的话,年轻公子还是不以为意的没说什么,继续沉默不再说话。毕竟,还是个未开苞的清官,虽然有点小手段,面皮却还嫩了点。

    楚乔面色很难看,此处水汽大,双目如盲,也不必再装模作样。这男人简直欺人太甚,想起刚刚在回廊顶上被摸的那一把,楚乔顿时嘴角冷笑一下,眉梢一挑,计上心来,手指顺着他的肩膀缓缓向下,指尖如蝶,嘶嘶划下,带着几丝**的味道,一点点的划过男人的肩膀、脖颈、健硕的胸肌、然后上下画着圈。

    男人嘴角轻轻轻笑,却并没有出声,显然也默许了这样的挑逗。

    楚乔压低声音,声音娇媚的说道:“公子,这是前云穴,最是缓解疲劳的穴位了。”说罢,五指成拳,以指关节骤然狠狠的撞在他的胸口。

    不出所料,男子顿时闷哼一声,身子整个弓起,再无刚才的慵懒之气。

    楚乔故作惊慌,连忙垂头跪下,惊慌失措的说道:“是奴婢下手重了吗?”

    男人闷哼几声,急促的喘息,过了好久,方才哑着声音挺爷们的说道:“没你的事。”

    然后气喘吁吁的坐回池边,沉声说道:“死丫头,下手还真狠。”

    “公子是在说我吗?”

    “不是你。”

    楚乔自然知道他在说谁,因为那个地方,正是刚刚打斗中他挨了自己一拳的部位。只是听他说话的口气有些奇怪,好似认识自己一般。楚乔缓缓皱起眉头,一双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你是田大人前几天从贤阳城买来的?”

    男人兴致忽来,竟大开恩德的想要同她聊聊天。

    看来柜子里面的那个女人是刚从贤阳城买来的,倒是跟自己颇有缘分。楚乔仍旧以那个甜的发腻的声音说道:“回公子的话,奴婢是。”

    “恩,”男人继续问道:“从哪家买来的?”

    贤阳城的奴隶贩子楚乔只认识一个,顿时说道:“西市的木老板。”

    “西市?”此言一出,浴池里的男人顿时来了兴致,整个人转了过来,沉声问道:“那你见没见过一个女子,哦,不对,是一名少年,大约就和你这么高,相貌很是俊秀,武艺也很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