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1处特工皇妃 > 第114章:夏末温情

第114章:夏末温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甘子香、苏合香、沐松香、青霍香、丁兰香各一钱,鸡骨香、白檀香、乌茴香、金袖香一钱半,蔻芷香、舌兰香、酿溪香两钱,柏蕙香、琉璃香……”

    小宫女秋穗在一旁絮絮叨叨的念叨着随行要带的东西,太医特意为楚乔配置的香料和药物方子,都被她小心的收起来贴身放着。门外还有一车一车的绫罗丝绸,贵重皮毛,珍贵的玩物器具等等,应有尽有,好似搬家一样。

    昨晚对李策说了要离开的打算,李策也并没有多做阻拦,只说要太医今日再诊一次,然后配齐药物,才可上路。太医院的老大夫们今天来了大半,医正杜老先生仔细叮咛了半晌,并将楚乔今后需要留意的事情都记在纸上,要秋穗收好,忙活了半日,这才离开。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毒已经深入许久,想要根治也并不简单,需要细细的调养和小心的伺候,以温和的药剂潜移默化的驱除。李策在宫里挑了几个没有亲族的宫女跟着楚乔一起去燕北,并派出五十名侍卫一路护送,由李策的侍卫头子铁由率领,拿着李策的金牌开道。

    “姑娘,燕北很冷吗?”

    从早上知道要跟着楚乔一起去燕北,小丫鬟秋穗就处在一种异常兴奋的状态。这个自小就在宫里长大,父母亲族都已不在了的女孩不停的找机会询问楚乔,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对旅程的期待和盼望。

    “很冷吧,那里每年有六七个月都在下雪,比这里冷多了。”

    “是吗?”秋穗一愣,眼睛睁得大大的,连忙说道:“那可得多带几张皮子。”

    说罢,她又急忙转身去收拾东西,不一会,不但多拿了许多皮子,还顺带收拾出了大大小小的一堆手炉和火盆。

    楚乔见了不由得一笑,说道:“够了,这么多东西,别说去燕北了,就算是去北极都绰绰有余了。”

    “北极?”小丫鬟奇怪的说道:“北极是哪啊?”

    “北极是一个比燕北还冷的地方,”楚乔笑着说道:“那里常年都被大雪覆盖,冷的能冻掉你的鼻子。”

    “啊!”秋穗一愣,一把捂住鼻子,好像鼻子真的要掉下来一般,然后感叹道:“姑娘见识真广,什么都知道。”

    楚乔眉眼弯弯,轻轻牵起嘴角:“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此地距燕北万里迢迢,到了燕北之后,你也算是读了万卷书了,到时候就可以报名去考秀才。”

    屋子里的丫鬟们齐齐笑出声来,秋穗脸蛋红红的,扭捏的握着手里的皮子,不好意思的说道:“姑娘就会拿奴婢逗趣。”

    这时,屋外突然有人到访,蝉儿连忙跑出去,不一会就迎进来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内侍,内侍手里拿着一只浮尘,白面无须,恭敬有礼的说道:“楚姑娘,太子殿下请您去呢。”

    “找我?”楚乔扬眉道:“不知道殿下找我何事?”

    “奴才也不晓得。”

    楚乔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一个果盆,递给秋穗,说道:“我去一下。”

    秋穗连忙起身:“奴婢跟姑娘一起去吧。”

    “不必了,我去去就回。”

    此时午日正中,风和日丽,疏影幽斜,偌大的御花园里寂寂无人,楚乔穿了一身嫩绿色的软纱裙,轻柔的纱纺好似棉絮,一层又一层轻柔的垂下,微风吹来,裙摆悠扬,淡若烟雾。步上青石桥,软底的绣鞋踏在不知道已经经历了几百个寒暑的石板上,两侧垂柳稀疏,浅金色的暖日阳光自枝桠间倾泻如水,在被晒得发烫的石桥上投下一片斑斑驳驳的支离破碎。楚乔的身影浅浅的映在上面,也被分成大大小小诸多的影子,一块又一块,拼凑不得。

    “公公,我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回姑娘的话,太子殿下正在玉水阁,我们正是要往那个方向去。”

    楚乔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卞唐毕竟是传承千年的东陆古国,这座金吾宫占地之广,修建之精远不是大夏的圣金宫可以比拟。她虽住了这几日,所见也不过百之一二。一路穿花拂柳,远远的只见一座精致的水阁立于一方湖心小岛之上,两旁白梨轻飘,那座青碧色的宫殿好似隐没在重重梨染之间,看也看不分明。

    一方小舟驶来,内侍弯腰搭手,沉声说道:“姑娘,上船吧。”

    楚乔点了点头,轻盈抬腿,就稳稳的站在船头。撑船的是一名妙龄少女,穿着一身湖绿色的轻衫,挽着裤脚,露出两截白生生的小腿,长相十分清秀,不时的拿眼梢偷偷的打量着楚乔。

    船靠岸了,楚乔先内侍一步跳上岸,只见岸边立着几名年轻的侍卫,见楚乔两人到来,众人的眼神顿时齐刷刷的望了过来,然后两名侍卫走上前来,也不说话,只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内侍并没有跟上前来,楚乔转身之间只见老太监长吁了一口气,从衣襟中拿出一块锦帕,然后轻轻的擦拭额角。

    “殿下在哪?”

    楚乔微微侧头,对其中一名侍卫说道。

    那名侍卫语气木然的说道:“就在前面。”

    楚乔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是哪里人?听口音不是唐京本地的。”

    那名侍卫说道:“我是北方边军,徐大将军麾下。”

    “没想到卞唐的禁军里还有北方边军,我真是孤陋寡闻了。”

    “卞唐的兵制编制和大夏不同,各地戍边的边军都有出色的将士进驻禁军。”另一名略显年轻的侍卫开口解释道。

    “哦?”楚乔转过头来,淡笑着说道:“这位侍卫大哥对大夏的军队编制很了解啊。”

    那人面色一变,尴尬一笑,说道:“略知一二。”

    “姑娘,快走吧,殿下等急了。”

    楚乔点了点头,突然哎呀一声,停下了脚步,懊恼的说道:“殿下早上忘在我那里的斗篷我忘拿了。”

    那两人一愣,年纪稍大的那个连忙说道:“没关系,我们待会派人去取。”

    “那怎么好意思麻烦,还是我跑一趟吧。”

    年轻的侍卫顿时急道:“不必了,刚刚铁侍卫已经回太子殿取过了,姑娘还是先去见殿下吧。”

    “哦,这样啊,那就好。”楚乔展颜一笑,然后笑眯眯的跟在两人的身后,向着那座隐没在重重梨花之下的宫殿走去。

    一阵风猛的吹来,掠过身后的一株老梨树,花瓣飞落,轻飘飘的落向女子纤瘦的双肩。

    就在这时,一阵疾风陡然划过,浅绿色的身影在瞬间跃起,只听“砰”的一声,楚乔一脚重重踢在一名侍卫的后腰上,身体随之向后弹去,正好撞在跟在后面的侍卫身上,少女曲手成爪,猛的一错,“咔嚓”一声腕骨断裂,紧随其后的转肘侧踢,原本娇俏俏的女子,顿时化身为嗜血的罗刹,电光石火间,几个起落就已经落在了五丈开外,拔足向着小舟狂奔而去!

    “唰唰”声顿时响起,几名侍卫一把抽出佩刀,狂奔大叫道:“抓住她!”

    楚乔冷笑一声,如果刚才还因为不清楚对方的身份而手下留情,那么现在就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她一震手臂,绑在上臂的匕首顿时滑落。

    寒光闪现,楚乔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整个人腾空飞起,一脚踢在迎面而来的男人的前胸,那人惨喝一声,狂跌而去。楚乔却仍旧保持着奔跑的姿势,继续大步的向小船跑去。

    “抓住她!”

    远远近近十多名侍卫迅速飞奔,向着楚乔包围而来。人人手持利器,丝毫不做半点掩饰。

    战刀闪现,带着嗜血的味道,一名年约三十多岁的老兵冲上前来,刀法利落,出手狠辣。楚乔眉梢一挑,身子顺着刀身华丽的一侧,刀带着风自上而下,唰的一声割断了随风飘起的丝带,楚乔面色不变,身子顿时好似泥鳅一般滑溜的就贴上去,身手灵活行云流水,小腿膝撞,以暗劲制敌,手上的匕首顿时抵在男人的咽喉处。

    旋身,横踢,夺刀,抹喉!

    动作连贯,毫不拖泥带水,等她毫不迟疑的奔出五步开外的时候,那男人这才委顿在地,满眼的不可置信!

    名花迎风吐香,佳木欣欣向荣,这样美丽的景致之下,楚乔的动作好似舞蹈一般,厮杀到了她的手里似乎也成了艺术。

    跌落!翻飞!错骨!惨叫!

    楚乔出手不再容情,面对对方明显是要至她于死地的意图,她不再掩饰自己轻袍缓带之下隐藏着的杀气和利齿,咣当的金属落地声不绝于耳,楚乔双手分错,一把架住了两把战刀,身子顿时好似灵猫一般钻入,小腿狠辣前踢,正中男人的致命要害。

    潮水般的人群越涌越多,楚乔整个人腾身跃起,一把抓住一名侍卫的脑袋,膝盖飞点,一道血线顿时冲天而起!

    小船就在前面,那名年轻的船娘见到这样可怕的厮杀场面已经吓呆了眼,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眼见楚乔魔鬼一般的飞奔而来,顿时撑起船桨急匆匆就要离去。

    近了!就近了!

    楚乔猛然发力,三步前跨,一步狠狠的踢在男人的胯上,随后借力飞起,瞬时间好似一只大鸟一般横跨上空,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砰的一声稳稳的站在了船头之上!

    船娘傻傻的望着她,楚乔目光阴冷,浑身上下未沾一丝血迹,可是岸上却是一片狼藉。少女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转过身来,沉声说道:“开船!”

    船娘呆呆的望着她,哪里还敢有半点动作。

    “唰”的一声,一道寒光顿时闪现,楚乔一把将匕首稳稳的架在她的脖颈间,冷冷的说道:“开船。”

    小船顿时晃晃悠悠的驶去,越走越远,湖心小岛上的诸人左右奔跑,似乎在大叫着什么。

    楚乔初时不以为意,正要松一口气,可是就在这时,巨大的不安顿时从心底升起,几乎就在同时,楚乔毫无半点迟疑的顿时从船上跳了下去,与此同时,一声惊雷般的爆裂之声随之响起,那船娘惨叫一声,就见一块足足有二百多斤的巨石轰然砸下,小船顿时四分五裂,夹杂着船娘血肉模糊的尸体,一同在水面上来回飘荡。

    巨大的血腥气猛然袭来,楚乔几乎不用回头去看是什么武器,她紧咬着牙关,额头青筋崩显,如果刚才的厮杀还只是想要将她擒拿,那么此刻的袭击,就是不作他想的谋杀了。

    她的眼神,顿时显现出狼一般的凶芒!

    张臂,然后迅速的划水,两侧并无船只,她有信心在对方追赶上来之前游到对岸,只要上了岸,她就有把握活着逃出去!

    可是,就在她信誓旦旦的发誓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的时候,眼前突然现出一道黑影,楚乔一惊,随后只听哗啦啦声响顿时响起,身前身后一阵水泡乱冒,还来不及潜水躲避,楚乔只觉得身子一轻,似乎被什么兜住了一样,身体不由自主的上浮!

    渔网?被网住了?

    思考仅占用了零点零一秒,楚乔手腕轻翻,匕首瞬间横拉,几下就将渔网撕破,噗通一声,身体迅速下坠,轰隆,再一次坠入冰冷的湖水之中。

    然而,根本来不及有瞬间的庆幸,失重的感觉再次袭来,眼前一片颠倒,等她破水而出的时候,再一次被一只渔网紧紧的网住。

    “靠!”

    楚乔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正想再用匕首割破渔网的时候,几道锐利的寒芒登时对准了她的脑袋,抬头一看,从不远的柳树之下,几只小船齐刷刷的驶上前来,船上的侍卫铠甲齐备,人手一只近距离弩箭,箭头幽蓝,正死死的对着她。

    而湖岸两侧,各有大批人马埋伏在大树上,长长的绳子越过湖面,死死的套在她身上的渔网之上。

    看来,对方早就做过了万全的准备了。

    “放下你手中的武器!”

    小船上的侍卫高声喊道,手指扣动弩箭,楚乔知道,看对方刚才发动小型投石机的架势,只要她再敢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她丝毫不怀疑那些明显啐了毒的箭头会毫不犹豫的刺穿她的胸膛。

    于是,她识时务的松开了手,只听砰的一声,匕首没入水中,缓缓的沉入湖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