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1处特工皇妃 > 第127章:燕楚同归

第127章:燕楚同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七七五年九月初八的清晨,南丘平原上,刮着很强的风,一望无际的枯草随风拂动着,像是一片金色的海洋,天地间一片苍茫,极目望去,只有一棵枯树遥遥的立在视线的尽头,南丘境内的第一大高峰壑奇峰只露出一条灰色的线条,在被浓雾笼罩着的朝阳下,像是一只沉睡中的狮子。

    李策披着一件明黄色的披风,身后跟着皇家依仗,少见的流露出几分皇室的尊严。他坐在马背上,鬓角的头发被风吹的有点凌乱,发丝不断的扫着他的脸,有些痒,男人不耐烦的用手拂了一把,指着紧跟在他后面的皇室亲卫道:“你们几个,去去去,骑着马去那边站着,给我挡着风。”

    陆允溪皱着眉苦着脸道:“殿下,燕北的大军就在前面看着呢。”

    “那又怎么样?”

    李策眉梢一扬,仍旧是那副惫懒的语气:“燕北的大军看不看着跟我让你们去那边站着有什么关系?”

    铁由的伤势还没全好,肩膀上还绑着纱布,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看似愚鲁实则敏锐的神经线条,禁卫军总统领不耐烦的翻着白眼,粗声说道:“殿下,燕世子可就在前面呢,你可悠着点来。”

    陆允溪接口道:“咱们可是偷偷来的,就这么点人,人家一人吃一口都不够分的。”

    “真是奇怪,你们说什么呢?我不过是让你站的靠边点,不要让南蛮的风吹伤我的皮肤,跟燕世子有什么关系?”

    孙棣煞风景的轻哼:“您是让我们不要打扰你谈情说爱才是真格的吧。”

    “啊?什么?你们竟然是这样想的?我看起来像是那么不顾大局的人吗?”

    几人的眼光同时望过来,那眼神里很明确的写到:非常像。

    “殿下,楚姑娘过来了。”

    一名亲卫突然伸手叫道,李策一听,连忙转过头来说道:“快走快走!再不走的回去一律罚俸半年。”

    话音刚落,身边顿时干净的连个鬼影都不剩。楚乔快马奔来,吁的一声勒住马缰,疑惑的问道:“他们干什么去了?急匆匆的。”

    “他们吃坏了肚子,在找茅厕。”

    楚乔一笑,说道:“李策,这一次多谢你。”

    李策眉梢一挑,狐狸般狭长的眼睛有着淡淡的光芒:“谢我什么?”

    “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谢你不趁人之危,谢你在这个时候保持中立不对燕北落井下石。”

    李策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眉山的事,应该是我要谢谢你,我们虽然有所准备,但是若不是你,士兵很有可能哗变。一旦他们走上叛变的道路,举起战旗,仲彭就会掌握兵权,那时候就算我赶来,也很难控制已经决定背水一战的军队,这事有关卞唐生死,所以与你无关。至于和燕北的战事,你更不必记挂在坏,目前看来,开战对卞唐并无好处,就算没有你我也不会傻了吧唧的给大夏当打手,哈哈,况且我向来是一个崇尚和平的人,战场上血肉横飞,没的弄脏了我的袍子。”

    楚乔呵呵一笑,也不辩白,说道:“好吧,就算你我互不相欠,将来战场相遇也不必手下留情。”

    “那可不行。”某人顿时变脸,掰着手指头数到:“你在我那住了那么长时间,吃我的,住我的,穿我的,玩我的,不但连着赶走了两个我的准媳妇,还害得我和我的夫人们感情不和,这里面的财产损失不计其数,经济损失费,精神损失费,夫妻不睦费,家庭破裂费等等,我们可是要一条一条的算个明白。大家都是成年人,我看你做事也算是光明磊落,想必也不会赖账,等将来我会遣人去燕北一趟将清单交给你,你们燕北也不富裕,这样吧,就罚你们,五年内在战场上看到我的旗帜立马掉头就走。燕洵那家伙那么凶,我可不敢跟他碰面,万一他要是咬我呢?”

    “砰”的一声,楚乔挥拳就打在李策的肩膀上,男人怪叫道:“啊!乔乔,你就不能换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吗?”

    楚乔嘴角牵起,温暖的笑,她知道,李策这样说就表示五年之内卞唐绝不会迫于大夏的压力对燕北用兵。而五年之后,燕北必定已经建立起自己牢固的势力,那时候,就算是大夏,也很难有绝对的把握对燕北发动进攻了。

    她的鼻子有些酸,声音也有些发闷,却还是笑着说道:“美得你,你不妨开一个清单出来,折合成现金白银,看看我欠你多少。”

    “哎,”李策叹了口气,微微垂下头,但是眼梢却向上挑着,眼尾光芒隐喻,静静的看着她:“之前说的还是小头,主要是你让我忘不掉你,而你又不能留在我身边让我能经常看到你,以后这漫漫岁月,脉脉时光,我这绵绵无尽期的思念之苦,可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一阵大风吹来,嗖的一声卷起地上的大片枯黄草屑,男人衣带飘飘,眉眼如水,面色竟带着几丝落寞和孤寂。他牵起嘴角淡淡一笑,笑容无奈且苦涩,微微摇头,似乎在自嘲一般,唇角的弧度挽起一汪清寂,好似山巅的积雪,冰冷且寂寞。

    楚乔顿时就愣住了,眼神如钢水遇冷,登时凝结,想说什么,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哈哈!”

    李策突然一手指着楚乔,一手捂着肚子笑的险些从马背上翻下去:“看你那表情,乔乔,你真以为我像诸葛玥那家伙一样昏了头吗?”

    楚乔被他戏耍,顿时大怒,挥拳就要去打他。李策灵敏的一躲,得意的说道:“每次都让你得手,那我这个太子当得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混蛋!”

    李策笑道:“你也不能太自信了,燕洵那家伙是倒霉,打小就跟你一起混,可能感觉全天下除了你就没别的女人了。诸葛玥那小子更傻,我估计他可能一生见惯千依百顺的美艳熟女,冷不丁你这么一朵干巴巴的狗尾巴草蹦出来他就惊为天人当你是宝儿了。你难道以为我会跟他们俩一个德行,哈哈!”

    楚乔怒道:“你还说?”

    “不说了不说了,乔乔,我问你一件事,很重要,你必须老实回答我。”李策变脸比翻书还快,立马肃容说道。

    见他严肃,楚乔也沉声说道:“你问吧,能说的我一定知无不言。”

    “你说的啊。”

    “是我说的,你问吧。”

    “那个、那个,我想问……”李策神秘兮兮的左右看了一下,然后皱着眉说道:“我想问……”

    “你到底想问什么?”见他探头过来,楚乔暗暗纳闷,李策从来没这样过,到底是什么事,难道他想问燕北的军事计划?抑或是下一战的行动方略?

    “我想问……”李策嘴角微微一扯,突然大声说道:“我想问燕洵是不是还是个雏儿!”

    “李策!你找死!”

    “哎?不说就不说,用得着翻脸吗?”

    “我看你今天是诚心想要挨揍!”

    “啊!乔乔,冷静点冷静点,我没恶意的!啊!孙棣!铁由护驾!护驾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响起,大唐最尊贵的声音在旷野上传的老远,可惜,他的随从们没有一个靠过来。在孙棣的带领下,一群帝国最精锐的卫队蹲在一处土坡的下风处,正在热烈的进行着一些法律上不允许的勾当。

    “来来来,下注下注,我赌殿下不敢还手,我押十两。”

    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以为然道:“殿下不至于这么水吧,被女人打,多丢面子,我赌殿下会翻脸,我跟你十两。”

    众人的目光顿时同情的望着他,陆允溪问道:“你是新来的吧?以前不是帝都人?”

    “是啊,”那名年轻的士兵满脸正义的光辉,一看就是帝国忠诚的战士,年轻的眼睛充满活力的说道:“我是北蜀军第三十军第五大队第七纵队的小队长,因为没有参加叛军并且及时向上汇报了情报而被殿下提拔,诸位大人以后要多多关照啊。”

    “没问题,既然穿着一样的制服,以后就是兄弟。”铁由爽朗的说道:“为了支持你,我决定赌殿下不敢还手,这样你若是赢了就可以多赢一点。”

    “是啊,帝都花销大啊,兄弟,我们也支持你。”

    禁卫军们纷纷将银子放在孙棣的一方,口中大义凌然的表示,我们简直是白送你钱啊,小子,好好干吧,为这个团结的队伍贡献出你的力量吧!

    北风呼啸,荒原洒金,清晨的风很凉,掀起两人的披风,有着嗖嗖的冷意。

    “好了,我就不送你了,一路顺风。”

    楚乔点了点头,说道:“你也小心点,我总觉得这几次事件没那么简单,卞唐朝廷不稳,有人隐藏的更深,还有,你们的那些老臣并不应该是表面上表现出的那么昏庸,你要多加提防。”

    “你放心吧,谁敢惹我,我就抄他们的家,抢他们的媳妇。”

    楚乔一笑:“没半句正经的。”

    李策咧着被揍的发青的唇角,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生活本来就太多烦恼了,一天再总是正经八北的绷着脸,岂不是太无趣了,乔乔,我也得劝劝你,有些事情不必太过执着,得过且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学会变通和自我安慰,你活的太累,就是因为老喜欢把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扛自己肩上。你要时刻记住,你是一个女人,天底下除了你的信仰你的信念,还有很多重要的事。”

    李策很少这样说话,楚乔不自觉的顺着他的话问道:“什么重要的事?”

    李策掰着手指说道:“比如逛逛街啊、买买衣服啊、摆弄摆弄胭脂水粉啊,没事听听曲、化化妆,漫漫长夜,找点有益身心健康的娱乐活动,趁早制造点生命出来丰富人生,哎?你干什么,我可是很正经的跟你说这些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楚乔啐道。

    李策笑道:“这还不得怪你,咱们都道别十多次了,你还不走,就赖在这听我扯皮,怎么?舍不得我啊?”

    “去你的!我是、我就喜欢在这多站一会,多看一眼卞唐的山水,不行吗?”

    “行,怎么能不行呢?你就好好看吧。”李策笑眯眯的,像是一只狐狸一样,挑衅的看着楚乔,竟然闭了嘴,不再说话。

    楚乔咬了咬下唇,眉头越皱越紧。

    “卞唐的空气真好。”

    “是吗?听说燕北终年积雪,空气更纯净。”

    “你决定要娶大夏公主了吗?”

    “随便吧,两国还要商量,我已经交给下面的人去办了,鉴于前几次屡生事端,我们这一次决定遍请两国有名的风水大师好好考察风水,测算两国国运,从大夏公主上八辈母族的坟地八卦开始推测,一直到我们俩的生辰八字,然后集体投票表决,估计没个三年五载商讨不完。等商讨完了,那公主也该过了待嫁之龄了。”

    “你太损了,耽误人家公主嫁人。”

    “怎么能这么说,我也是为了两国的繁荣昌盛考虑。”

    “赵淳儿哪去了?”

    “不知道,大夏把她接走了,但是没有回真煌,可能被发配了吧。”

    “你之前受的伤好了吗?没大碍吧?”

    “没什么大碍,若是你刚才不揍我那一顿的话,可能好的还会更快一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