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1处特工皇妃 > 第171章:再次重逢

第171章:再次重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帐篷被掀起一角,骤然涌进的除了炫目的阳光还有烤腊肉的香气,菁菁皱着眉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显然还没有完全醒来。清晨的微风中带着一丝清爽的香甜,顿时驱散了帐篷里浓浓的药气。

    楚乔没有抬头,单手支着额头,另一手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只黑色的玛瑙棋子,不断的敲击在白玉棋盘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频繁且单调,隐隐有一些闷烦。但是她却恍若未觉,棋盘上经纬纵横,满盘错落,她却迟疑着,久久不能落子。

    “小姐,大家都准备好了。”

    多吉站在门口,沉声说道。

    楚乔眉心微微蹙成一个川字,多吉的声音静静的回荡在空气里,她却迟迟没有反应。就在多吉以为她没听到要再说一遍的时候,她却突然将满盘棋推散,转过头来沉声说道:“跟大家说,从今天开始,我们要日夜兼程的赶路,做好准备吧。”

    楚乔等人是在昨天离开学府城的,现在的他们,正在赶往唐京的路上。

    半个月前,卞唐大儒沈默白的独子沈浚突然登门造访,点明要见楚回。

    楚林是多吉的东陆名字,是他自己取的,姓了楚乔的姓,名为回回山的回。

    沈浚来见多吉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多吉在学府城这一年来博学之名早已远播,然而随后发生的事,却让楚乔警惕了起来。

    据多吉说,当沈浚看到了他最近正在誊写的济世之道之后十分重视,竟然连夜写信给他的父亲,而远在眉山任职的沈默白在第三天就回到了学府城,并将多吉一连三日强留在府中,口气中,隐隐有想要招纳他之意。

    原本这一切并没什么,一个爱才的老人喜欢一个有才华的后辈想要对之提携一二也不算什么奇闻。然而就在半月之后,沈默白为多吉引见了一人,楚乔才终于认识到了危机的所在。

    年纪轻轻,气度雍容,身份神秘,连沈默白这样的学者也对之恭敬有礼,再加上多吉为她形容的形貌谈吐,她不得不隐约想起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来。回想起近期听到的一些风闻,楚乔越发感到了一丝山雨欲来的紧张,三天过后,她决定北上,务必要见李策一面,方能解心中担忧。

    队伍在第二日来到了琇岭,一路上高涧溪流,草木繁盛,青松茫茫,若不是心境不适,定是一路休憩好游。

    然而第三天傍晚的一场暴雨,却阻断了楚乔等人的行程。

    山路难行,淤泥凹陷,第四天下午,好不容易走到了晴衡河,却发现暴雨之后大水将唯一的桥梁冲断了,一只似乎也要过河队伍正在抢修,不过人数毕竟只有三十多人,到底进度缓慢。

    如今摆在眼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回头绕道,取道怀宋,这样最起码要耽误十多天的时间。要么,就是等桥修好之后再过河了。

    楚乔给雇来的马夫护卫每人加了十株银子,这些老实巴交的人顿时欢天喜地的加入到了前方修筑桥梁的队伍之中。

    不一会,多吉走到马车旁说道:“小姐,对方派人来谢我们。”

    楚乔见对方也没有亲自前来说话的意思,也乐得清闲,淡淡点头道:“你去回,就说大家同路而行,都要过河,不必道谢。”

    天色很快就暗下来了,天边雷声隆隆,天气异常闷热,楚乔微微撩起车窗的帘子,只见西方乌云密布,恐怕再不多时,又会是一场大雨。

    梅香带着几名下人煮好了肉粥,楚乔见渡口那一边的队伍一片安静,所有的下人都在修桥,只有一辆简朴的青布马车静静的停在一株苍松之下。傍晚的红光之下,马车好似被染上一层红晕,微风过处,帘卷微翻,一只皓白的刺金长靴露出一角锦绣,沉静淡漠,俨然是大贵之人。

    梅香叫上自家护卫,招呼大家吃粥。楚乔见了,就吩咐她将多余的粥送去给对面的那些人。不想梅香回来的时候,手里却抱着一大包油纸包,打开之后,全是上好的糕点酥饼,还有两大块干牛肉。

    “还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梅香笑眯眯的拿起一块糕点,凑到鼻间闻一闻,说道:“好像是白水关鱼福记的千层酥,小姐,你闻闻,和我们店里从白水进的货像不像?”

    楚乔皱着眉接过,看了一会,静静说道:“不是一样的,我们买的是中档的糕点,没有这么酥脆。这样的糕点是经不起长途跋涉的运送的,没法做生意,想必对方也只是买来路上吃的。”

    梅香听了微微乍舌,虽然这些年衣食无忧,但是毕竟是苦出身,她喃喃道:“这么贵的点心都送人,真是财大气粗。”

    菁菁这几日生了场小病,总是病恹恹的睡着,这会闻到香味睁开眼睛,也没看清楚是什么,就对梅香叫道:“梅姐姐,我要吃。”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伙人来历不明,还是小心些。梅香,把这些东西找个地方扔了吧,都别吃。”

    梅香微微一愣,可是随即马上点头道:“小姐说的是。”

    打了半晌的雷,大风也呼号了许久,可是入夜时分却又销声匿迹了。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木桥终于修筑好了。

    那伙人似乎也急着赶路,过来一个人和多吉打了声招呼,就当先离去。

    楚乔也不愿再耽误时间,那伙人过河之后,也带着人马过河。

    然而走到渡口的时候,却见之前梅香送过来装肉粥的瓷盆被放在一方篙草之中,里面肉粥完好,竟是一口没动。几只野鼠蹲在盆边,正在大快朵颐。

    楚乔放下车窗的帘子,静静靠在软垫上,眉心缓缓的皱了起来。

    午夜时分,总算出了山区来到一片平坦的草原,向导说此地是悠悠垣,出了这里,就是夕照山,翻过此山,前面就是西南方的第一大城秋风城了。由秋风城中转,往东是唐京,往北是白水关,过了白水关,就是大夏的土地了。

    几日以来一直在山涧野地里跋涉,此刻看到平原,众人心里豁然开朗。

    平原上历来如此,远远的看着一棵树,看起来不远,可是真要走过去,却要跑马跑上一整天。

    在悠悠垣上整整走了两天,总算到了所谓的夕照山。

    此山名字极美,景色也绝佳。只见几座连绵的山峰耸立对持,松柏青翠,繁花穿插,一条白色的瀑布由山顶倾泻而下,形成一条白练,水雾升腾,犹如仙境。

    因为比邻秋风城,此地的山路极为开阔,可并行两辆马车仍不嫌挤。

    夕阳西下,落日火红,洒下一片艳色,松柏雨林一片红晕,繁花似锦,鸟语花香,绝佳之景美不胜收,果然不愧夕照二字。

    当天晚上,楚乔下令在一处山谷安营扎寨。下人们听了集体欢呼一声,几日来不眠不休的赶路,果然已让众人神色俱疲了。

    然而还未睡着,野狼的嚎叫声却忽远忽近的传来,声音凄厉,叫的人毛骨悚然。

    菁菁害怕的小脸苍白,缩在帐篷里,靠在梅香的怀里死死的闭着眼,却怎么也睡不着。

    楚乔也不免有些担心,西南一代饿狼凶狠早有耳闻,如今他们人数稀少,还大多都是些雇来的寻常护卫和车夫,队伍中又有女子孩子,一旦遭遇狼群,后果不堪设想。她叫来多吉和平安,吩咐了几句,交代大家做好准备,这才稍微放下点心来。

    然而到了后半夜,狼声更盛,间中还有男人的呼喝声。

    楚乔出了门,披好风衣,吩咐平安带着几人看守营地,带着多吉和十多名护卫就往声音的发源处而去。

    不过是转过一个坡,一股腥臭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众人小心一看,只见一处低洼的山谷之中,大约有上百只野狼正在攻击一队人马,那伙人人数虽不足,但是身手矫健,劈砍挪腾间威势凛凛,行动彪悍,一看就不是好相与之辈。狼群凶悍,白牙森森,仗着成群结队,也丝毫不惧。

    鲜血飞溅,恶臭扑鼻,惨叫声不绝于耳,令人脊背发寒。

    “小姐?”

    多吉皱起眉来,沉声说道:“狼群众多,若是这伙人不敌,我们也独木难支。”

    楚乔点了点头,说道:“大家准备。”

    一众护卫车夫也是常年在外行走的江湖人,虽然不敌正规军队,但是胆子却是极大。拉开弓箭,摆好架势,多吉面色冷酷,沉声说道:“放!”

    一排排燃着松油的火箭齐刷刷激射而出,霎时间,狼群背后遭袭,十多头野狼顿时惨叫倒地。

    狼群大怒,掉转头来向他们冲来,势如电闪,迅速惊人,几个起落就已到了身前。

    多吉手疾眼快,提起一桶桐油,哗的一声泼在前面,火把一扔,一道火墙顿时在山前燃起,火舌高达三丈。几只饿狼停不下猛冲之势,一头撞在火中,顿时发出刺耳的惨叫声来。

    狼群畏火,登时阵脚大乱,那伙人马见有人帮忙,气势更盛,为首的几人大喝一声冲上来,刀劈厉砍,乘胜追击。

    那群饿狼果然凶悍,如此恶战了一个多时辰,才仓皇退去。临行前几声示威怒吼,隐隐有报仇之意。

    遍地狼尸,一地腥臭。

    山谷下一人高声呼道:“上面是哪位朋友相助,我家主人多谢诸位仗义出手!”

    多吉闻言微微一愣,探头看去,却因树木阻隔、夜黑如墨而看不清楚,只是高声叫道:“可是曹大哥吗?我们是在晴衡河边遇见过。”

    对方沉默片刻,突然大笑道:“原来是吉小哥,我现在有些不便,稍后定来拜谢吉小哥大恩。”

    多吉忙说道:“曹大哥不必多礼,不知可是受伤了吗?有没有金疮药?”

    “小小伤势,不足挂齿,小哥费心了。”

    楚乔听出对方语气里已经带出一丝警惕来,轻轻拉了拉多吉的衣袖,朝着自己的营地示意一下。

    多吉会意,忙说道:“那小弟先走了,曹大哥保重。”

    回到营地的时候,平安正急得上蹿下跳,见了楚乔连忙跑上来问道:“姐姐,可受伤了吗?”

    “没事。”楚乔摇了摇头,对多吉等人说道:“今晚大家睡觉多留点神,火把整晚燃着,准备好火箭和硫磺桐油。狼群瑕疵必报,小心它们来寻仇。”

    众人点了点头,楚乔回了帐篷,见菁菁已经睡下了。

    梅香为她脱下披风,轻声说道:“让多吉去就行了,小姐干嘛要亲自去呢?”

    楚乔摇了摇头,眉心紧锁,轻声说道:“我这几天总是心绪不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小姐是为唐皇陛下担心了吧,你放心吧,唐皇那么精明一个人,哪里会让宵小之辈轻易得逞。”

    楚乔柔柔的叹了口气,双手捧住梅香递过来的一杯参茶,热气袅袅,却怎么也暖不了她冰凉的双手。

    “但愿如此吧。”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刚刚山谷下的那队人马,一颗心不知为何竟有一些担忧。不由自主的说道:“梅香,上次从杏林堂买回的金疮药还有吗?”

    梅香顿时一愣,着急的问道:“谁受伤了?小姐你受伤了吗?”

    “没,”楚乔连忙摇头,说道:“谁也没受伤。”

    她有些懊恼的躺在毡子上,梅香心有余悸的上下看着她,似乎怀疑她在骗自己一样。

    这是怎么了?

    楚乔微微皱起眉来。

    第二天一早,楚乔等人刚刚走了没多远,就见前方一队人马正静静的停在那里,显然就是昨晚的那群人。

    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和多吉说了几句话,客气一番,就走到楚乔的马车前,行礼道:“我家主人多谢小姐的援手之恩,本不该无礼唐突,但是受人恩惠需当铭记在心,是以大胆请问小姐名讳,还请小姐见谅。”

    楚乔微微皱起眉来,沉声说道:“路见不平,本该援手相助,不必多礼。”

    那人闻言微微一愣,又再说道:“还不知道小姐芳名。”

    “你这人好生奇怪,你家主人只派了你前来,明显是不想自表身份,为何要强问我的出身?大家萍水相逢,互相警惕防备也很正常,既然互不信任并且各有要事在身,何不马上赶路,在此多言,不觉得无聊吗?”

    那人顿时目瞪口呆,没想到会被楚乔这般抢白,愣愣的退下去之后。

    不一会,前方的队伍就疾行离去。

    菁菁乍舌道:“姐姐真厉害!”

    楚乔叹了口气靠在软垫上。

    什么厉害,只是不愿意和他们浪费时间罢了,越拖一日她的心情越是焦虑,而对面的这伙人也给她一种压抑的危机感,她明显感觉到对方绝不是普通人,在这种时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要小心谨慎的好。

    然而,走了不到半日,又一突发事件中止了他们的脚步,这时候,就连迟钝如平安,也察觉到一丝不妥了。

    一处稍显狭窄的山路上,几棵大树和一堆淤泥乱石横在路面,足足有半人多高,阻断了道路的前行。一切都很明显,很可能是几日前的那场大雨造成的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然而,多次的巧合之后,却没人愿意相信这个简单的理由了。

    那队人马站在前面,虎视眈眈的看着姗姗来迟的楚乔等人,毫不掩饰眼底的敌意。

    而多吉和平安等人也疑惑的皱起眉来,手自然的垂在一侧,可是指腹却缓缓摩挲着剑柄刀把。

    天蓝云白,飞鸟鸣啼,太阳暖暖的照着下方,在这样晴朗的天气下,气氛诡异,剑拔弩张,没有人去清理路上的乱石淤泥,反而虎视眈眈的对视着,久久没有人上前一步。

    “真是巧啊。”

    姓曹的男人冷笑一声,缓缓说道。

    平安眉梢一挑,却被多吉一把拉住。年轻人剑眉微蹙,淡淡笑道:“果然很巧,几日来屡次和曹大哥患难与共,连我这个不信天命的人,都不得不说一句天意难测。”

    “依我看,不是什么天意,怕是有的人存心弄鬼吧。”

    平安顿时怒道:“你说谁?”

    曹大哥冷然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画下道来吧!”

    “我看你才不像好人!”

    平安怒喝一声,唰的一声抽出刀来,寒光闪烁,他上前一步,就要动手。

    对方一看,顿时出刀,就在这时,只见一道银光骤然亮起,叮的一声打在平安的剑柄上。宝剑龙吟,咣的一声落在地上,一个清厉的女声淡淡说道:“平安,不得鲁莽。”

    好似一池冷水骤然注入沸腾的热水之中一样,气氛霎时平息下来。

    全场一片安静,连人的呼吸都几乎清晰可闻。

    微风簌簌,扫过众人的眉眼,远处青松摇曳,碧浪万顷,鸟儿在半空中盘旋飞舞,叽叽喳喳的鸣叫。

    “噗。”

    一个细微的声音突然传来,似乎是靴子踩在石子上的沙沙声,风吹起青布车帘,曹姓男子等人顿时惊讶叫道:“主人?”

    那人一言不发,径直向着楚乔的马车走来。

    多吉眉梢一挑,顿时喝道:“站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