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霸婚:独宠萌妻 > 五百一十章 大结局

五百一十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薛墨忽的觉得今天这事也不完全算坏事,至少老婆不跟他冷战了。
  “阿墨。”晚晚忽然说。
  “嗯?”
  “没什么。”
  晚晚心里叹了口气,她此时对苏未冉里的复杂的感情只能跟盛烟说,根本不知道如何和薛墨说。
  薛墨也算是最直接的当事人之一。
  三个人的事情,如何问?问得的答案也不一定能让她满意。
  言语回答也永远比不上现实行动的答案。
  薛墨派人全国搜查言梦柔,在言梦柔没找到之前,他根本不放心言晚晚离开他的视线,《芭莎挑战》的录制自然终止。
  薛墨行事果断强势,直接派了rk集团的公关经理带着违约金和导演谈,节目不录了,还不能有任何不好的言语牵扯到言晚晚身上。
  言晚晚退出,盛烟本来也想退出,被言晚晚好说歹说才给圈住。
  盛烟不在乎外界的评价,但是晚晚还是不希望有任何网络暴力针对自己的闺蜜。
  这次的节目让不少网友对盛烟圈粉,也让很多人看到盛烟的实力,曾经对她摄影作品获奖的质疑声越来越少。盛烟这时候退出不像她有“惊吓过度,安全不能得到保障”等理由在,反而会受到无数人的诟病——那些整天无事跳脚的键盘侠,那些眼红盛烟即使没有盛家依旧被人吹捧仰望的人,都会趁机将盛烟往死摁。
  晚晚了解盛烟,这个节目对盛烟来说就跟玩儿似的,多录一期,盛烟不会有压力。盛烟选择退出不过是担心她罢了。
  “唐少跟烟儿一起回节目组?”晚晚询问。
  “我不回去!”唐权立刻拒绝,“苏未冉是我朋友,我在这里等我朋友醒来。”
  “唐少你怂不怂,不想穿女装,找这么多借口。”盛烟毫不留情的拆穿唐权的小心思。
  唐权面无表情的看这个记仇又毒舌的女人:“”
  算了,陈梓木说得没错:少跟盛烟说话,生活会快了很多!
  “三少,我有话跟您说。”唐权看向薛墨,“单独。可以吗?”
  晚晚本以为他是担心苏未冉安危才来的,没想到是为了薛墨。
  休息室。
  一墙之隔,门闭隔声。
  薛墨慵懒的靠着墙壁,没有坐下,意思就是让唐权有话快说。
  他忙着回到言晚晚身边,现在这情况不把人放在视线里就不踏实。
  “三少,我今晚钱包掉了,去监控室看监控找钱包,结果看到……”唐权顿了顿,不是很想接受这个事实,“看到未冉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走。”
  薛墨眯了眯眼,今晚,往外,这两个词很敏感。
  “几点?”
  “大概是十点左右。”
  唐权是个学渣,但是其他能力很强,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说不重要的话。
  薛墨说:“继续。”
  “当时……当时未冉的表情看起来很怪,有些慌张,急促。我听说未冉是因为看到言晚晚出门才跟上去的,可是我看监控……言晚晚离开酒店之后,未冉才出的门。”
  时间根本对不上。
  苏未冉在说谎。
  薛墨眸光发寒,宛如一把利剑射向唐权,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手刃。
  “三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胡说八道!”唐权吓得举起双手,他也没有胡说八道的原因不是?
  过了半响,薛墨的目光收回,却是周身冷气四溢,吓人得很。
  “你确定?”薛墨问。
  “我如果没确定,哪里敢来跟您说啊!”唐权说完,自顾自的嘟囔,“就算偏帮,我也该偏袒苏未冉,好歹是老朋友来了。”
  然而,这个老朋友的行为一次又一次的让他感到震惊和疑惑,仿佛背后藏着巨大的黑暗。
  这样的认识让唐权感到可怕,选择说出这次的疑点,也是在将苏未冉推远。
  “阿墨,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薛墨看了言晚晚半响,“没事。”
  唐权自知没有薛墨这么好的演技和心理素质,如果言晚晚多追问他几次,他铁定是要露馅把刚才的事情给说出来。
  “言……嫂子,我先走了。”唐权想起出来之前薛墨警告他要“好好”称呼言晚晚,赶紧改了口。
  晚晚意外的挑眉,“你不等苏未冉醒来?”
  好歹是朋友,从上次聚会的情况来看,两个人的关系应该还挺不错的。
  “不了。”唐权摇头,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未冉。
  他虽然不知道今晚这事的真相,但是身在豪门见惯了阴私,他不愿意去探究昔日好友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说谎,但是直觉她初衷不好。
  唐权宁愿对苏未冉避而不见。
  相比起来,言晚晚这个嫂嫂的确还不错。
  一一道别后,最后只剩下薛墨言晚晚两人,米西可和童桐被言晚晚安排去了医院旁边的酒店休息。
  “晚晚,去睡?”薛墨轻轻揉了下言晚晚的头,低声问。
  晚晚摇头:“不困。”
  苏未冉没醒来,她心里放不下。
  不仅是苏未冉,还有她的身世——这件事她也没有告诉薛墨,打算先自己查。
  薛墨陪着言晚晚坐在病房外,好在这是vip住院部,病房外不是冷硬的铁质板凳,而是柔软的沙发。
  两个人并排坐着,晚晚透过玻璃紧紧的看着病房里的苏未冉,感觉有些茫然。
  “晚晚,别担心,她会没事。今晚这也不是你的责任。”薛墨搂着言晚晚,让她的头靠着自己的肩头。
  这不是言晚晚的责任,薛墨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因为归根究底,是苏未冉要求将言梦柔给放出来。
  南宫以骁步伐急促的回到的车里,全身紧绷,眸光如炼,仿佛碰到了什么紧急而恐惧的事情。
  下属从未见过南宫以骁这个模样,询问他发生了什么。
  “给我联系个权威的心理医生,立刻!”
  “是。”
  苏未冉失血过多,一个晚上没有醒来。
  临近天明,言晚晚去洗手间洗了脸,想了想,再出去买了早点。
  医生说,苏未冉白天应该就会醒。薛墨进入病房内等待苏未冉。
  晚晚提着早点回来,走到病房外,脚步忽的一顿,静默的看着里面。
  病床上的女人似乎遇到了梦魇,不停的摇头,嘴唇在动,似乎还在说着什么。
  薛墨察觉动静,放下手里的笔记本电脑,走向苏未冉。
  几乎是在薛墨起身的那一瞬间,晚晚辨认出苏未冉在说什么——她在喊三个字:三哥哥。
  “三……哥哥……”
  “三哥哥……”
  薛墨走进才听清苏未冉的话,他喊了苏未冉两声,苏未冉宛如从梦中惊醒,惊恐的睁大眼。
  “醒了?”
  薛墨话音未落,床上的女人忽的伸出双手,楼主薛墨的腰,整个人埋进薛墨的怀里。
  晚晚眯了眯眼,提着早点口袋的手指收紧,感觉麻绳把皮肤搁得疼。
  两病房的门没有关严实,传来苏未冉的哭腔——
  “三哥哥,我好怕,我以为我要死了呜呜呜……”
  “不会,医生说你的伤没有伤到要害,修养一个月就能好。”是薛墨的声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