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末锦绣 > 第九百七十三章 疯狂

第九百七十三章 疯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章六千字,懒得分了!)
  
  在门外伺候的李承恩听到屋中有动静,刚开始以为皇帝想要玩一些花活,毕竟以前也经常这么玩。但是越听声音越不对,怎么最后二人动起手来。
  
  和皇帝动手可是大罪,李承恩赶紧带着小太监冲了进去,可是进去发现马如云已经死了。
  
  朱宏三正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李承恩上前试了试马如云的鼻息然后说道:“皇爷,已经没气了!”
  
  朱宏三面目狰狞的骂道:“这个贱货死了最好,不识抬举!将这个贱货尸体拉出去剁碎了喂狗!”
  
  李承恩不敢反对,带着小太监将马如云的尸体抬出去按照皇帝的吩咐办理。
  
  亲手掐死神似马小芳的马如云,朱宏三精神都已经有些不正常,看着马如云的尸体被抬出去,朱宏三嘴里说道:“小芳,你看到了吗?当年你们马家不同意你和朕的婚事,现在你看清他们的嘴脸了吧!朕已经是皇帝了,他们还看不起朕,还以为朕是流氓,屁事不懂,国家大事都要靠他们!以前朕念着当年你的情分,对你大哥二哥多有忍让,现在就不要怨朕手狠了!”
  
  朱宏三说完高喊一声来人!外面战战兢兢的走进来一个小太监,朱宏三对这个小太监说道:“传旨,马济远女儿马如云行刺朕,已经被朕正法!马济远儿子马如风、马绍光参与谋逆,马济远教子无方,现将马济远按钦犯押送至京城严加审问!”
  
  昨天朱宏三下旨将马济远带到北京审问,但是马济远毕竟是阁老,所以朱宏三还是给马济远留了体面,并没有让人给马济远带枷,可是这份圣旨就不同了,钦犯是最重的一项罪名,除了带枷外还要站囚笼,这对一个知识分子出身的人来说可是绝大的羞辱。
  
  朱宏三圣旨一下马上在朝中掀起大风波,有明一代虽然皇帝喜欢打大臣的屁股,但是这种带枷站囚笼招摇过市的羞辱还真没有过,跟别说这个人是皇帝当年的四大谋士之一。
  
  朝中所有大臣以冯自用为首,马上上书皇帝,让朱宏三收回成命。不过虽然所有大臣都站在冯自用一边,但是也有人在边上看热闹,这个就是佟养甲。
  
  佟养甲得知皇帝这么对待马济远后欣喜若狂,这就代表占据朝廷二十多年的马家势力终于被皇帝陛下所厌,也就代表着佟养甲很有可能上台当首辅。
  
  不过佟养甲毕竟是老狐狸,现在事情不明还不能冒然行事,佟养甲派出了自己一方的一个七品御史,先上书皇帝弹劾马明远,说马明远是辽宁巡抚郭欢的座师,这次郭欢党附太子作乱,必定有马明远的指示。
  
  佟养甲一开始只是想试验一下皇帝的态度,那知道皇帝抓住这件事大骂马明远,说马明远禽兽不如,同时命东厂将马明远抄了家,马明远本人也有幸进入诏狱,等候马济远来后一起审理。
  
  皇帝的态度就是一切,佟养甲看到马家确实失去了皇帝的信任马上派出所有手下弹劾马家一党,皇帝对佟养甲一党的奏折也有求必应,只要弹劾那个官员马上下狱,一时间锦衣卫诏狱人满为患,大部分都是朝中马家一党的官员。
  
  在北京官场纷乱不已的时候,神武十五年二月二十日,从南京锦衣卫镇抚司传来的消息,马济远根本没有皇帝操心,马济远在接到皇帝圣旨后马上上吊自杀,算省了皇帝的一番心思。
  
  可是朱宏三接到这个消息暴跳如雷,马济远你为什么死?你死了不久代表朕不对吗?好!你以为你死了就没事了?朕让你死了也不得安生!
  
  朱宏三马上下圣旨将马济远枭首示众,同时皇帝还不解气将马济远改为狗姓,马济远你没了朕你就是一条狗!接下来朱宏三将宫中的皇贵妃马如烟赐死,马济远的养父马国安掘坟暴尸!
  
  朱宏三除了这些还有最狠的手段,马济远的儿子还剩马绍光一个,马济远的孙子还剩几个,朱宏三将马绍光凌迟处死,几个孙子阉割后改为狗姓发配辽东为奴。
  
  马济远的遭遇传到锦衣卫诏狱,当马明远听到自己的哥哥死后被改为狗姓后放声大哭:“父亲,没想到当年你说的全对了!”
  
  当年马明远的老子马国祥在郴州城外要死的时候,拉着马明远和马济远的手让他们在辅佐朱宏三成功后千万不要贪恋权位。当年马国祥就说过,朱宏三此人手狠心黑,为成大事不折手段,这种人跟着一起共患难没问题,但是绝对不可能一起共富贵,所以马国祥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在事后一定要飘然而去。
  
  但是马明远功名心太重,他还要当张居正那样的名臣,怎能看着到手的权利而不要呢?至于马济远,根本就没看得起朱宏三,根本不相信朱宏三能卸磨杀驴,所以兄弟二人将老子的谆谆教导完全当成了耳边风。
  
  马国祥已经死了将近三十年,但是这时马明远才想起父亲当年说的话,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怎么办呢?
  
  神武十五年二月二十五日,朱宏三正是昭告天下废太子,同时也代表着朱宏三正式对控制朝政十多年的马家一党开始下狠手。
  
  在太子被废的第二天,身为次辅的佟养甲首先对马明远开炮,这次佟养甲没有假手他人而是亲自上场,弹劾马明远大罪小罪一共是十八条。除了老调重弹的把持朝政、侵占皇陵以外,又加上了党附戾太子谋逆。
  
  谋逆这可是掉脑袋的大罪名,关键郭欢全国都知道是马明远的弟子,并且在马明远的家中还收出了与郭欢来往的信件,表明马明远知道太子准备借着秦王造反这件事趁机夺位。
  
  有了这些实打实的罪名,再加上皇帝已经不在保护马明远,接下来就很简单,除了皇帝下旨将马明远正式定为钦犯以外,还有就是朝中上下掀起了倒马浪潮。
  
  从三月初开始到九月份,半年的时间中抓获马明远的党羽三千多人,当然这里面有马明远的家人、部属、同学、好友、同年等等,还有一些跟马家有一点联系的人家也被当成钦犯抓了起来。
  
  其中最为典型的是一个北京城郊的菜农,大概这个菜农这一辈子都没想到自己还能和马明远这种高官有联系,但是因为这个菜农给马家送了半年的蔬菜,就被当成马党抓了起来,判了个斩监候,其他林林总总共有一千多无辜路人被抓。
  
  九月末朝廷圣旨下来,马明远有功劳被赐死,算是皇帝给了一点面子,其他马明远的独子马绍骏、成年孙子三人、未成年孙子二人都被处死,马明远的女儿因为身份贵重,毕竟是皇后马小芳的亲侄女,朱宏三将马明远的女儿都赐死,其他女眷发卖教坊司。
  
  其他马明远的党羽多被处死,家属不是充军就是流放,这其中马明远的头号党羽陈子龙下场最好,大概朱宏三想到当年和陈子龙的情谊,只是将陈子龙削官为民,回到原籍由地方官监视居住。
  
  马明远接到赐死的圣旨后长叹一声,对来传旨的小太监说道:“这位公公,老夫临死前还有一个愿望,我想见见佟养甲可好?”
  
  这种大事小太监那敢定,赶紧回到宫里禀告朱宏三。
  
  朱宏三听到也很纳闷,马明远和佟养甲斗了一生最后为什么想要见他?不过朱宏三也想知道为什么,所以命佟养甲去见见马明远。
  
  佟养甲接到圣旨也很纳闷,他也不知道马明远为什么要见自己,难道临死前想要在羞辱自己一下?佟养甲原本不想去的,但是皇帝的圣旨下来他也没办法,只好跟着传旨的太监来到锦衣卫的诏狱。
  
  见到马明远佟养甲也下了一跳,锦衣卫为了逼供谁是同党对马明远使用了酷刑。马明远的十指指甲已经拔掉,身上被上了刷洗没有一片好肉。佟养甲虽然知道锦衣卫对马明远用刑,但是看到马明远这个惨样心中还是有触动的。
  
  佟养甲有手帕捂着鼻子问道:“马明远,你都要死了为何要见老夫?”
  
  马明远惨笑一声,漏出被拔掉牙齿的牙床,说道:“佟养甲,你我斗了一辈子,现在你看到老夫这样是不是很解气?”
  
  “嘿嘿,这是当然,想当年你构建罪名迫害老夫,当时你可想到现在吗?”
  
  马明远叹了口气说道:“佟养甲,你我虽然不对付,但都是文人意气之争!现在你赢了老夫也没什么好说了,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可否听老夫说一句话?”
  
  现在马明远的党羽被扫除一空,朝中在无人为马明远说话,佟养甲感觉自己也不会中了马明远什么计策,听听也没什么。
  
  “好,看在老夫和你共事二十多年的面子上,你说吧!”
  
  “佟养甲,老夫估计你下一步就要对付冯自用了吧!冯自用不是你的对手,你很快就能当上首辅!老夫说的是你要记住你是文官之首,千万不要让陛下再起杀戮,现在国家刚定,实在经不起折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