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符 > 第二十卷 第六章

第二十卷 第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十卷第六章
  
      第六章梦想再次开始
  
      到了碧水城的时候,陈雷的坐骑换上了彩色的线条,在二千天海神域征魔将领的护卫下,以缓慢的匀进入碧水城,城门边碧水城的城主,一众官员,银圣龙魔武学院老院长等等诸多碧水城名人绅士,都在两旁恭候。
  
      高坐在昂扬威猛的彩色的线条之上,眼望着碧水城街道两旁夹道欢迎的人群,陈雷在人们的眼中看到莫名的敬畏和疯狂的热忱,街道边一望无尽的人群的都是那样的似乎迷失了自我。
  
      他不由想起了曾经的梦想,曾经他不就梦想着骑着高大大马,所有看到他的人,全都是敬仰的目光,而现在他办到了,可是却感到很平淡,就像是淡淡的白开水一样,忽然间他也明白了,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目标的实现,在没有实现梦想的时候,心里是那样的渴望,可到现在,心里最渴望的又变了另一种新的渴望,而现在享受的一切,却早已习惯和习惯性的无视。
  
      事实上在天海神域的时候,陈雷就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敬仰或是畏惧,大审判官几乎握着神域所有人的生死大权,特别是一个强势的大审判官,即便是淡淡的微笑,也让手下人浑身颤栗,不是吗?
  
      现在既便是在硕河一手遮天的曾悟天,在他面前也一样要奴颜婢膝,当陈雷以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语气,告诉他碧水城行政区必须划分给他父亲当领地的时候,曾悟天甚至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也许曾悟天已经知道说与不说都是一个样,也没有必要,而陈雷也根本没去管曾悟天的感受,他只是告诉他一个不可动摇的决定,或者说是现在神域当权者的意志。
  
      但此时,陈雷却也明白,自己仍然是自己,一切好像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来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到现在看,变得轻而易举,这一切只因为他站在了规则的高端,手握着规则之剑,自己的一喜一怒,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天下的命运,只是这其实不是他个人有这么厉害,而是借助了人类规则、秩序的威力,就像教皇安德森的预言那样,其实大预言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世人习惯的故有观念,这种观念是很难改变的,既便要改变,也只能用时间的法码,自然的规律慢慢地引导,而为一个可以左右人类命运的上位者,那一只引导之手尤其重要,可以让人类跟着堕入深渊,也可以引导着人们走向光明,说穿了那只是一匹头马的作用。
  
      只是陈雷现,到现在自己仍然有少年的心性,他不习惯去左右人们的观念和信仰,最热衷的还是一如从前的那种自由的向往,和朋友亲人间的那种自内心地的微笑,所以他一进入碧水城的时候,特意地命令大队人马去了原来夜魔酒吧的那条街。
  
      可是当陈雷来到那条街时,现那间酒吧早已改头换面,不复存在,现在那个位置变成了一家服饰店,而站在店门里面的全都是碧水城本地的姑娘。
  
      陈雷的心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失落和寂寥。
  
      林语和易书书带着坐骑靠了过来,林语轻声道:“那一次我请你跳舞的时候,你可是笨得要命。”
  
      易书书接话:“是啊,现在还不知道碧水城有没让我们喜欢的地方。”
  
      陈雷看着林语和易书书那一个秀美一个精致的容颜,虽然心里空落落的,但从她们的身上感到一阵温暖,只是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强笑道:“我们会有新的据点的,到时我要好好的跟老师跳个舞,书书要陪我喝酒。”
  
      “嗯。”“好的。”两女几乎都是同声温柔回应。这让陈雷心里又多了一分温馨,但他还是想念那个银魔女,毕竟那是他的女人,而且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淡忘?
  
      大队人马在街上晃了一圈之后,又来到银圣龙魔武学院,此时银圣龙魔武学院早已装扮一新,就等到大审判官的荣归和视察。陈雷带着林语、易书书、尖角队的其他人以及陪同的老院长等人,步行着进入银圣龙魔武学院,一进入大门的时候,陈雷就笑道:“其实所谓银圣龙的轮回传说,只因为这里在很早的时候,盘据着几条异龙,后来天地巨变,几条银龙深藏地下,一直到它们死去,但是它们的能量和信息却留了下来,并衍化和培养出大片的千幻树,如今我感到这里的银龙气息,仍然很浓厚,下一个百年,肯定还能培育出一个更强于我的人物。”
  
      淡淡的一句话,却是让老院长等等一干陪同的人,呆立在原地,这就是银圣龙的秘密吗?怪不得这里叫银圣龙魔武学院,但是陈雷说的又是真的吗?
  
      不过,现在陈雷身为神域的副域主,而且日后很可能会成为新的域皇,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就算是假的,只怕也会成为真的。
  
      当下老院长等人又是震惊又是感慨,恍若漆黑的世界忽然出现一道光,而后整个世界一片光明,新奇的天地在顷刻间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原来是这样?
  
      虽然陈雷只是一句话,但他们知道马上这个消息只怕就会传遍整个世界,而下一个百年之后,银圣龙又必将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
  
      ……
  
      半个月后,陈雷的父亲陈格带着陈氏家族一干老少重回家乡,接管碧水城,成为硕河国最大的领主,但陈格对皇位不感兴趣,只是硕河国原皇朝,仍然加地崩溃,事实上有陈雷这个副域主的存在,硕河萧氏皇朝的威信荡然无存,即便陈格没有当皇帝的兴趣,但是不管是军队将领还是朝中的大臣,已经心生异心,一边倒地急着投靠和巴结陈家父子,这样实际上陈格掌管了硕河国的政权,萧氏皇朝名存实亡。
  
      二年后,陈雷的手下吕剑佛成为新的硕河国皇帝,陈仓翼和牛二一文一武地辅佐新皇,成为吕剑佛最信任和最当红的两大重臣。当然原硕河国有一半老臣,继续地担任重要的职务,曾悟天还是龙巡院的院主,只不过难以像以前那样只手遮天。毕竟吕剑佛和牛二他们都太年青,如果没有老人的辅助,很难顺利地开创新皇朝的宏伟基业。
  
      而二年后的陈雷也在与迦里兰的争斗中胜出,以二十三岁之龄,登上天海神域域皇之位,实现他对易书书等人的诺言,这个皇位可比一般的皇位的份量要重的多。这二年里,梅根也不可能真的能够不折不扣地执行教皇的暗杀令。要怪的话,只怪教皇选错了人,在一开始的时候,梅根就已经把教皇的图谋告诉了陈雷。
  
      但梅根这也是无奈的选择,事实上陈雷早已提防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结局,想要避免这样的结果,那也只能与教皇分庭抗礼,各掌一半天下。所以他早早地结束了梅根的圣女贞洁,把她变成了自己的女人,使得梅根无法不背叛教皇,只能死心踏地的为自己的男人争夺天下。
  
      三年之后,这一天陈雷带着一干亲信好友悄悄地来到父亲新的领地:碧水城,并就在银圣龙魔武学院不公开地将完成他与易书书的婚礼。
  
      郁水寒来了,郁动也来了,甚至郁水寒的对头云都幻城的副宗主吕长见也来了,自然陈雷的另一位恩师潘道明也紧急赶来,同时来的人还有已经是光明众帝国新皇的比尔大帝,硕河国的新皇吕剑佛,比尔、吕剑佛等都亦是轻装简行地潜入碧水城,就像是搞特务一样。他们这也是没办法,因为陈大域皇,对于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客人是不欢迎的,不然他如果公开在天海神域与易书书完婚的话,也不知道会如何轰动天下,不知会来多少客人,只怕以神域之大,也容纳不下那么多的贵客。要知道如今的域皇,因为以平易近人和仁慈闻名,朋友和敬仰他的大人物可是多如过江之鲫,几乎遍布了三个大6的每一个角落,在陈雷的调和及斡旋之下,人类世界的各国也迎来少有的相对和平和稳定的新世纪,各国之间的一切重大纷争,有他这个域皇出面的话,没有不能化解的。
  
      但是他与易书书的婚礼,他只想最低调的举行,因为他觉的,这主要是他与易书书的大事,除了不能不请的客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可以免了,因此,既便是比尔也只能悄悄地潜到碧水城,来参加陈雷与易书书的这个婚礼。
  
      而婚礼的礼堂就设在银圣龙的藏书楼,当陈雷向易书书提出要把婚礼的礼堂设在藏书楼的时候,易书书可是一下子就羞红了脸,轻声地问道:“你是在那时就喜欢上了我吗?”
  
      陈雷轻搂着易书书纤柳般的腰肢,很诚实地道:“是,妳知道吗?那一次当妳那只鞋儿垂下碰到我的头顶的时候,我就喜欢之极,妳那白色的皮靴玲珑巧,就像妳的人一样地精致,我就想,肯定穿着它的人,更是美丽可人,妳那轻轻的一脚,就像是点开我心灵之门的圣光……那时,妳是那样的顽皮、骄傲和漫不过经心。”
  
      易书书羞难自禁,但是又有点不敢相信:“就这样简单?那为什么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你都没来找我,如果我不去找你的话,你是不是就会忘了我呢?”
  
      陈雷紧盯着她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儿,现在他是肆无忌惮,马上就要新婚了,当然是想要怎么看就怎么看,直把她的脸儿看得愈加地通红,但是却最终弱弱地与他对视着,一时两人心灵交融,都感到甜到化水般的幸福。
  
      陈雷道:“不会忘,但也许我们俩越走越远,我们的初次相逢是一次最轻微的触碰,那时估计妳也没把我当回事对吧,我们能有今天,那是我跟妳有缘……嗯,我们能走到今天,我还要谢谢妳……”
  
      虽然陈雷还有一些话没说出来,但易书书早已听出来了,他是说谢谢她的宽容,但是她这也是没办法,从一开始林语、方笑笑这些人就在他的身边,而且要么是她尊敬的人,要么就是她的好友,造成她不想分享也只能分享这份爱,如果她要闹的话,那伤害不仅仅是自己,还有他还有好友和老师,那样的话,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不过,总的来说,易书书还是感到了陈雷对自己的尊重和最强烈的爱意,不然今天这个婚礼就不会是跟她一个人举行,而且陈雷也跟她说了,今后名义上的妻子,只有她一个,至于林语、方笑笑她们,只能在没有名份的情况下,和她一起守着他。
  
      但易书书也知道陈雷的心性,他是不怎么在意这些的,提出举行这个婚礼还全是为了她着想,在他的心里,也许心灵的相许和一辈子的相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形式上的东西,他从来都看得很淡。
  
      也因此,今晚的伴娘会有两个:林语、方笑笑,至于曾雅、公孙涵嫣、席思琳,安照他的话来说,还没有做好接纳的准备,也许还要经过一段暧昧的日子,才能确定她们事实上的名份和事实上成为他的女人,陈雷说,不管什么事,都能只能到水到渠成的那一天,那样的话,才不会让他感到不自然和别扭。既便是早早成为他女人的梅根,这个时候也只能在一边看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