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民间山野怪谈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终离别

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终离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来了……
  
      一句我回来了,却不知道这里边到底经历了多少难事。↑,x.
  
      那是说回来就回来的吗?
  
      绝对不是。
  
      陈长生流泪了。
  
      她回来了。
  
      而她却消失了。
  
      “罢手吧。”
  
      地祖轻语,“没有那个必要了。”
  
      他看了一眼玉灵霜,就只有她还活着了,不过也就只是一个废人了,余生也只是懊悔中度过了。
  
      陈长生怔怔不语,地祖已经挥手,一道气流卷起玉灵霜迅速的冲向海岸。他自然是知道这人是谁的,不过已经没有在这的必要了,即便灵韵是她的弟子。
  
      灵韵的心情是最复杂的,地祖这样的做法,也避免了她的处境难堪。
  
      没有任何言语,没有任何谈话。
  
      就是这么安静的,安静的站着,看着,足够。
  
      良久,陈长生终于开口,“入这墟河,真的无法再出现吗?”
  
      地祖点头,“除非她是神。”
  
      陈长生沉默,怔怔的看着墟河发呆,看着小倩掉下去的那个位置。
  
      地祖又道:“不过,天地虽然无情,却万事留一线,也许,她还不曾绝灭,也许需要下一个千年,也许需要下一个轮回。”
  
      这只是一个也许。
  
      却听的陈长生眼神一亮,“有那个可能吗?”
  
      地祖思索了一番,随后点头,“有,只是几率很小,也许你这一世再也无法相见。也许,你进入轮回之后,因为因果的关系,你还能够再遇到她。”
  
      陈长生发呆了许久,重重叹了口气。
  
      “我以为我够强了,却还是这么无力。”
  
      地祖轻语,“不管力量有多么强大,也总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力量弱小者,同样有别人无法企及的能力,同样可以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陈长生茫然,这话是对的,他明白。
  
      他的目光只看向墟河的另外一侧,有山峦起伏。
  
      那是蓬莱仙岛,他此来的目的,蓬莱仙岛出现了。
  
      “那是蓬莱仙岛。”
  
      地祖轻语,“是苍茫大地的灵粹之地,是最具备灵性的地方。”
  
      陈长生自然知道,“我想过去。”
  
      地祖不解,“你需要去吗?”
  
      “需要的。”
  
      陈长生轻语,松开灵韵的玉手走了过去。灵韵与地祖都在后方跟着,很快他们看到了楼阁,从中而入。
  
      蓬莱仙岛,仙气逼人,真的是一处非常奇异的地方。
  
      这里,只有各种难以想象的天地灵物,没有任何动物,也没有人,更没有仙。
  
      这只是一个传说之地,是大地所孕育的特殊之地。
  
      陈长生见到了水仙花,很漂亮。
  
      陈长生摘下之后,又回到了墟河之上,站在小倩坠下的地方,将手中的水仙花缓缓放在上边,任其消失。
  
      “这一世,我寻不到你。”
  
      “下一个轮回,便是有千难万险,我也要找到你。”
  
      “哪怕几率再小,我也会尝试。”
  
      “你一定要等我,等我找到你的那一天。”
  
      陈长生轻语,泪水不断滴落入墟河中。河水荡漾,仿佛是在回应着他的话。
  
      灵韵握住陈长生的手,她知道,陈长生的心肯定都在滴血,那种滋味是很难受的,她明白的。
  
      数天后,地祖再度开口,“你有什么打算?”
  
      陈长生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这令地祖蹙眉,“算了吧,没有那个必要了。人世间强者凋零,剩下的那些人,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没有必要做的太绝了。”
  
      陈长生沉默,良久才道:“我准备带走我的师父,师弟还有祖师爷。”
  
      “去一个,再也和这个世间无关的地方了。”
  
      杀戮,的确没有什么必要了。
  
      朝廷,就让他存在着吧。
  
      “好,我陪你走一遭,回头去我哪里吧,比较安静。”
  
      地祖颔首。
  
      陈长生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地祖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寻到师父很简单,在听到那些事情之后,两人也是悲恸不已,小倩那么好的女孩,就这么走了……
  
      陈长生沉默,他现在越来越沉默了,因为心太痛了,也太失望了。
  
      他带着所有人到了玄武派,见到了对他怒目的潘凤,也自到了潘天武的坟前吊唁。
  
      自始至终,还是只有他一个人说过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
  
      陈长生轻语,不想再停留,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一切都会随着他的离开而消失吧?
  
      潘玉龙消瘦了许多,精神萎靡。
  
      陈长生看了他一眼,相顾无言,曾经的兄弟,还是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陈长生心底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喂。”
  
      忽地,潘玉龙扬声。
  
      陈长生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潘玉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